再也不见满天红蜻蜓
高一 散文 769字 856人浏览 aifengtime

终于搬家了。

天知道我有多想离开这儿,一层不变的灰蓝色瓦片像鱼鳞一样排在屋顶,淋着雨声在头上打着鼓点,那两扇坏掉的用油纸糊上的窗户,仿佛永远关不住一年四季的呼啸,角的茅房里不停晃动着的手电的微光总叫人悚然……

而这一切,终于在我越来越远的目光中,和着飞扬的沙土消失了。只是到今日我都不曾忘记,那天晚上的星光,摇曳得仿佛下一刻便会坠落一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新家没有沾脏裤脚的泥泞,平坦的公路直连到楼下,四层楼的高度跑上来也格外轻松。白白的瓷墙,炫亮的灯光,透过卧室的窗可以看到远处耸立的高楼和林荫道上的车流。曾经那么多的渴望,如今都在眼前了。

像蜗牛窝在自己的壳里,我不再喜欢出门,连对面的邻舍都不曾相识。

看着窗台上的芦荟慢慢地绿了,又淡掉,最终连它原本坚硬的荆棘也都柔软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儿的空气还是养不活它或改变了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趁着中午的静寂,独自悄悄前往那片故地。从没想过,再次回到这儿,带着的心情竟然是想念。抬头不是防盗窗栏的阻挡,无垠的碧蓝的天空像一张淡淡的晕染的背景布伸展在这四方的大院里。灰蓝色的瓦片上还闪耀着未褪去的雨水的光泽。风声在耳边叮咛,夹着弹珠清脆的碰撞声,门前两个孩子趴在地上专注瞄准对方弹珠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后面那棵树上挂着当年我们亲手做的秋千,一群小女孩在一起,“一下,两下,三下,到我了!”那稚气的声音听上去兴奋极了。

午后的空气,四处弥漫着慵懒与暖意,总觉得,这盆芦荟其实更适合生长在这里。

长长的屋檐顶不知什么什么时候染上晕彩,似火又夹着橙黄的云霞一点点在浮动,漫天的红蜻蜓飞旋在空中,刚才还在玩闹的人群争先恐后的叫着跑进蜻蜓丛中,太熟悉的场景了,熟悉的到现在我才震撼于它的美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向往山那边的世界,我追求另一片天空下的生活,当眼里只有远方的光辉时,脚下的风景都是黯淡的,沐浴此刻,晚风拨动着发梢,赠我一场漫天落尽的珍贵。

高一:胡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