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说再见
初三 散文 2085字 596人浏览 凌云飞渡056

难说再见

——忆雪花山马叔

2008年5月份我离开了雪花山,离开了我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离开了一起共事两年零三个月的爱我的所有同事,比起“共事”这两个字,我更喜欢“生活”!

难说再见,心情沮丧!依稀记得坐着小李子的车走过从宿舍到山下再到邹平车站并不远的一段路的眼泪哗然!那泪水是不舍,更是一种心底的依恋!

难说再见,因为有些人一旦说了再见就真的不见了或者就真的难再见了!五年了,五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和大家一起的欢欢乐乐!还好,有网络、有电话,雪花山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在关注着我们的成长,我也在经常到雪花山网站的家里坐坐、踩踩!那应该是一种情愫吧,那是家的温馨和亲切一直在吸引着我!只有走过的我们、相处过的我们才有的一种体会!

难说再见!2013年5月12日11:09:32刘清汉大哥的QQ 签名中的一句话“马叔一路走好!”,再次勾起了我对雪花山的回忆,勾起了我在雪花山生活两年多时间与马叔一起的点点滴滴!马叔,多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我随即拿起电话,打给了和我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过的姐姐卢翠华的电话,确切的知道马叔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去了一个没有痛苦、疾病的另一个世界!这一次,是我离开雪花山五年多的时间里的再一次落泪!马叔,一路走好!

难说再见!时间推移到2010年的3月19日,临沂华盛江泉城,

全国新版星级标准的培训会议!下午到了酒店进了房间,我第一件事翻开了会议指南,找到了雪花山的参加人员刘凡所住的房间,随即把电话打过去,一个熟悉的声音,破口大骂并下达了马上到其房间的指示,这是小李哥的声音,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熟悉与亲切!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两步并作一步冲进了该房间!除了见到了他们,我见到了马叔!除了相拥,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通大骂,马叔还是那样的不说话,看着我在笑!清楚的记得,我跟马叔说了这样一句话“在这里能够见到马叔,我是真的很高兴”!在雪花山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是雪花山给了我事业起飞的平台,是雪花山的所有的同事,给在异地工作的我们一种家的感觉!我们畅谈了许久,没有丝毫的拘束,那是家人团聚的欣喜!

马叔和小李哥不是参加培训的,随即去了江苏考察绿植!临行时,马叔又一次与我相拥、握手,并让我有时间到雪花山去玩!我也对马叔说了我们平生之间的最后一句话“改天,一定去雪花山再看您”!这个承诺始终未能实现!我没能再见到马叔!如今的我们已是阴阳两隔!只能在心底默默地说一句“马叔,一路走好”!

时间推移到2006年3月份,雪花山大酒店,我们实习!

时间推移到2006年6月份,雪花山大酒店,我们入职,真正成为雪花山的一员!真正成为办公室的一员!真正认识了马叔、小李哥、韩哥、张哥、仲哥、背心宝宝还有我一直认为高高在上的阿莲姐姐!当然还有我职业生涯中最最重要的主任、老大、大刚!从此我们过上了上班是同事,下班是兄弟姐妹的两年生活!

清楚的记得,走在下山的路上坐班车的情形;清楚的记得,坐在班车上看到的路边的小毛驴;清楚的记得,大雨天我们在山下的树林里一起吃狗肉的情形;清楚的记得,山下的小厨房做的白菜炒鸡蛋的味道;清楚的记得,电力宾馆阿莲宿舍的涮羊肉……

更记得,在宿舍里和马叔一起吸烟、喝酒、看电视;甚至于坐在一旁看马叔和一帮我们同龄的员工在打扑克的情形;更记得,马叔还不断地给小李子、小辉子介绍对象的样子……

时间推移到2008年5月份,我也到了结婚的年龄,父母之命不可违,不得已,我离职了回到了德州!在雪花山的日子在这天真的永远的成了回忆……

唉~~,五年了!五年来,我何曾不是在时时刻刻想念大家!每次参加会议,我都会第一时间翻看会议指南,找找我的家里人……

离开后的五年,我清楚的记得,在临沂见到过的马叔、小李哥、刘凡等,在青岛见过的大刚、小李哥,在济南见过的大刚等等……

难说再见!马叔在我生命中的记忆无法抹杀,雪花山的所有一切将一直伴在我们左右!那是我们一辈子的财富!

花事繁多的五月,看尽丁香的娇娆,目睹过梧桐的平实之后,漫山的洋槐树这时应该呈现出了一片白色的花海吧……

闻着槐香,仿佛闻到山上的气息,总是怎么闻怎么香,总也闻不够。徜徉在这花香的世界里,行走在一个人的路上,眼前又呈现了一起爬山摘槐花的情形……

闻着槐香,随手从路边的树上摘下一串槐花,忍不住放进嘴里咀

嚼。清淡的香气依然沁人心脾,可是这些曾经让我久盼着开花的槐花,却再也不能让我找到久远的那种期盼和喜悦了。空气中弥漫的槐香,有一些亲切,有一些熟悉,也有一些放不下的、对时光流逝的伤感……

记忆中他随着时光隐退,被时光带去了另一世界。年年的花开,和每个人的生老病死一样,都是自然的规律。而遵从自然的规律,接受人生自然的过程,却要承受如此多的痛。在面对大自然的四季时,我们可以笑看花开花落,静候春去秋来。可是,在面对人生的四季,亲人的离散时,有谁能做到真正的坦然和从容呢……

槐香弥漫,让人沉醉不已。香气在空中飞扬,而许多记忆都在槐香中慢慢褪色。远离了尘世的马叔,再也闻不到槐香的味道了。槐香深处,时光渐行渐远,明年的槐花开时,这槐香又会飘到哪儿呢……

王焕成2013年5月23日16:00于德州贵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