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高一 散文 685字 1141人浏览 1z2cscxwwww

银杏叶由盈盈的绿纱扇渐变为随风翩飞的黄蝴蝶,散落了一地的蜀风蜀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种气息越蓄越醇厚,越使人依恋。

是盖碗茶里掩不住的幽幽清香。倚一把竹椅,摆一把方桌,轻晃着脚尖,细数着树隙间透过的微光。有时还会铺一席麻将,乐呵呵地围在一起,并美名其曰:“喝茶”,时而惊呼:“又放炮了”,“自摸”,“和了”。夸张的神态与奇葩的术语中,掩不了深厚的休闲底蕴。竹椅的嘎吱声,麻将与桌子的碰撞声,浓浓的四川特色口音,堂倌跑堂添水的脚步声,弥漫在街头巷尾,化作别具一格的娱乐风俗,不知不觉间,便把正午“搓”成了黄婚。

是“两袖清风”中道不尽的人情世故。相传“变脸”是古代人类在面对猛兽时,为了生存把自己的脸部用不同方式勾画出不同形态,以吓跑野兽。如今把不可见、不可感的抽象的情绪心理状态变为可见、可感的具体形象——脸谱。我曾惊叹于川剧演员潇洒挥袖之间,脸色大变。为看出破绽而紧紧端详着他的一颦一笑,可他精湛的技术让我把川剧视为魔术。仿佛每个人都是有“变脸”的技术,在不同的关系的人中展现不同的自我,有些社会关系也变脸似的。我不禁哼起“我们的关系多像积木啊,不堪一击却又千变万化,用尽了心思盖得多像家,下一秒钟也可能倒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杜甫草堂散不尽的历史风韵。风雨咆哮着,划破了夜幕的静谧,昏黄的灯光笼罩着淡雅墨香的砚台,杜甫提着笔,凝望着敲窗的春雨,朦胧中,透过一束明熠的微光,缀着晨露的春花攀上篱墙,羞答答地微笑,飒风牵着花种子的手臂,百花齐放。他不禁醉在这片花海中,似乎嗅到了花的醺香之味,笔锋轻:“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我踮起脚尖,想将余光掠过被封闭的草屋的书桌上的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