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1]
初二 散文 1574字 36人浏览 姝瑶小妹

春天里

春, 是最美好的季节:野花发而幽香,侵入皮肤,体内的浊物消失殆尽。所有的毛孔被这久违的香所激活,嗅着花香雀跃欢呼。阳光放射灿烂,灼痛双目。那些往日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几圈的忧愁被酣畅淋漓的消灭,快乐在一瞬间重回身边。古树吐露新芽,在雨的洗涤下重新焕发生机,洗去了一切的疲惫与苍老。仿佛是久未饮水的行者乎逢甘露,老树张开他干涸的嘴唇,体验雨的丰沛。皲裂的皮肤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开始减缓愈合,他笑,仿佛重新找回当年的生机。

光。像是金色的铠甲披戴在身,荣耀般熠熠生彩。金黄色的液体在血液中汨汨流动,那是舒缓的阳光之神对灵魂的抚摸,令人无限醉溺和感慰并不可自拔。那些颓废与萎靡,失望与堕落,化作狰狞的烟雾在身上游走,仿佛照妖镜下的妖孽,寂灭并无所遁形。

绿。该去怎样形容这一种奇特的颜色?艺术上描写人对绿色的视觉感受是这样的:对于人的视觉最适应的色,对视觉无刺激是它的最大特点,使人们的视觉有种舒适感,是一种柔顺、温和饱满的色。这便是春特有的生机。新鲜的活力在阳光下跳跃,仿佛绿色的浓墨向大地泼洒,与天的深蓝相互交织,勾勒出花的海洋。一股脑的灌入脑海,沉醉如迷的呼吸。

破土而出。来自阳光的力量让土壤里饱满的种子也按捺不住,争着向上跳跃,仿佛只有阳光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连草也忍不住要展现她的风姿,在风的摇曳下舞出绿色的浪花,像水波泛起的涟漪一般将这绿意泼洒,将这丰沛的生机倾注于天之怀抱。

破茧成蝶。即使要经历切肤之痛,也抵挡不住阳光之于蝶的诱惑。像是暧昧的情人般温存。不,对蝶来说,花才是她的情人。她们翩跹过的地方,都是芳香。

像史铁生所说的,再将生命比作四季:若生命是春天的莺莺燕燕,则欢愉朝暮,灵动分秒;若生命是夏日的枯燥绵长,则阳光热烈,温度逼人;若生命是秋日的落败萧条,则万物凋谢,记忆死亡;若生命是冬日的奢华决绝,则凄神寒骨,枯燥冷涩。无疑,春彷如最恰当的比喻,喻这生的灿烂与激情。

我忽然又想起多年前简桢曾说过的话:我说人生啊,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也便足够了。这个诗意的女子用他诗意的思想舞蹈出华丽的文字,将人生的快慰书写的淋漓。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也就足够了。还有什么比春的柔弱于温润,诗意和芬芳更能掘金人的心之洞底,勾起多年前那沁人心脾的记忆和澎湃于心的那份悸动 ?

不知不觉中我们似是已经习惯于穿梭在生存的囚笼之中。为了成功而不择手段,为了盈利而尔虞我诈,为了钱财而相互欺骗,为了前途而反目成仇, 明争暗斗······心中的春天早因多年未经雨露而如风烛残年的老人般奄奄一息。在钢筋水泥的堆积和机器的轰鸣中被残忍的囚禁,在伪善的拥抱与道貌岸然的饭局中腐烂褪色。

春天里

“人要归于隐忍,活得如河流一般绵延而深沉。”河流是一段传奇,它的解冻是对禁锢的不满与宣泄。在阳光的指引下迈着大步流向远方,前往未知的欣喜亦或险恶。但我们总该学他的隐忍,尝试绵延。生命的轨迹亦踏着时光流转,仿佛牵着老牛的牧童不知不觉长大一般,转眼间我们已经走过只属于我们的新鲜的青春。这其中的人或事,嘈杂或安静,平淡与传奇,有几多是我们此生难以忘怀的烙印,又有几多在我们生命之河寂静流淌的年月里,不曾泛起哪怕一丝涟漪。或是我们历经过这生活剥蒜般的洗练,已对周遭之物麻木不仁。被束缚的灵动,以及机械化的思想。藤蔓一般攫入心房,令人压抑几欲窒息, 以至于烟消云散于这个荒唐的世界。

可曾想过在这美妙的阳光下抛却忙碌的心。携妻挈子,共享一杯下午茶,享受那春的清新带给我们的释然与豁达, 释放那多年来囚禁于心的灵动。怕是因了我们的敷衍与冷漠,曾经信誓旦旦言的那些承诺早已如泛黄的草芥一般埋葬于天的尽头。

忙碌的现代人,请将心融入这春天里,大口呼吸。你深深吸闻的香气,是春天的秘密, 你深深迷醉的绿色, 是春天的耳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