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蜡烛的滋味
初三 散文 1418字 23人浏览 郑星香qwerty

蜡烛的滋味

初三(9)班 赵佳悦

请你允许我,在这样的一个深夜,悄悄写下随笔。

我静静地起身,找到一截算新的蜡烛,帮它上火。摆在我眼前的,不只是这个本子,还是一节故事。

清亮的玉垣乌瓦,清澈的数不尽的门前小溪,又或城中流过的河流……那样喧嚣的集市,繁华的码头,河岸边家妇们卖力洗打着的衣服,各种嘈杂但却悠闲和睦,不失气氛的声音。

如稀世琥珀一般明亮的眼眸,眼帘中是无际的大江,安静地、乖乖地沉入睡眠。即使风暴中翻江倒海,猛得如海蛟山虎,今夜也像圈养的小兽一般,就如此陪伴在主人身边。岸上三三两两星星点点的船火,映不出远处的风景,正如这些微渺的百姓们,不会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

我模糊地想辨认,究竟是谁站在乌篷船头,虽面不带哀伤,却从心底发出一声声的悲叹。转头望回去,江边人家灯火已不多,夜间声渐私。

这夜的天空很黑,没有星星,空留月亮皎白一轮挂悬堂正中。如此的黑,竟让我恨不得点起数盏烛灯,哪怕是豆点灯光给我以微弱的光明也是好的。

我同叹者同坐。船并不大,一盏灯足矣,但他却燃亮了三盏。这一下子把小船内部照得通亮。我面前的人容貌清楚地展现出来:洁白光滑的皮肤,温润却又睿智的眼眸,自信却礼貌的笑靥„„再一看,竟还是个未及弱冠的半大孩子。说是孩子也不对,他的身材与成人也无异,就是皮肤五官稍显稚嫩。水灵灵的人。

他同我谈了不少,可惜我已然忘却。只感觉他十分有抱负,估计又是一位少年英雄。只是笑罢后,他的脸总是深沉凝重,令我不得看向他。于是我把目光转向三盏烛灯。看见火光一闪一闪的,仿佛在铜顶灯芯上不停跳舞。

我有听说过,这样的“转烛”同漫天飞翻的的枯草被一起称作“转烛飘蓬”,就是说时间过得其实很快很快,像呼啦呼啦的烛光和翻飞着的枯草。我一开始还不太相信,直到后来那次,去看桃花。

来到江南不看桃花是很吃亏的。那日,日头正艳,我与他人便约去赏桃。到了桃林才发现,一片片红红粉粉的、如海如浪一般的桃花,我真的无法以言语形容。只能说好美,好美,这才是世外桃源,这才是天上人间;这里才有琼楼玉宇,这里才有杯曲流觞。

可是又一次偶尔去看,竟被战火折磨得憔悴不堪。别说开花了,那土地里渗入的是人的血啊,这样的宝贝,桃林说她承受不起。想想都惋惜。

叹者说自己的旅途就要开始了,今日特约我出来船上作别。我心里有些惜别的难过,却道是正确的选择。于是默默低下头去,瞥见那蜡烛的烛油已过多了而翻涌出来滴在桌案上。 我看着它,沉沉开口:“有诗云:‘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你看,这滴出来的蜡油,像不像一个人流出的泪?”

嗒。嗒。滴声如泪,声声心肝。

我桌前的蜡烛也在滴油了。原本很长的蜡烛,此时已烧得所剩无几,也没了形状。蜡油在滴礶里任意流淌,又缓缓、缓缓地凝固。

四周的漆黑如汹涌的海水一般席卷而来,想要把我湮没在无穷无尽的孤独中。惟有这豆点烛光,继续伴我。

我在这样,在刻意的环境下,在被烛光渲染、侵蚀成古老暗黄色的纸上写下了这个小故事。我就这样,轻轻地看着本是蓝色字迹的墨水在这小小点光源下变得乌黑。每落一笔,十分清晰的影子就会同笔尖在纸上交鬓厮磨,难分难舍。

真好看。好看的马头墙,好看的少年,好看的桃花,以及好看的蜡烛。

也算是尝了一回,这蜡烛的滋味。

(指导老师:余 娟)

点评:

在明灭的烛光中,读完了你的文字,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觉着说上再美的语言也觉着笨拙、突兀,我便只能是在这氤氲的才气中,再次细细品味那蜡烛的滋味。

——阿毛

桃花好看,蜡烛好看,文笔更好看。

——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