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的境界
初三 散文 2660字 173人浏览 想怎地怎地

写作的境界

是久违的渴望,也是别样的惊悸:当面对浩淼无垠、水天一色、神秘莫测的蔚蓝色大海时,我们除了惊叹、震撼与敬畏外,更多的是对其博大精深的窥视欲和好奇感。于是,在观望、徘徊之时,我们以初识的青涩和矜持,与海浪嬉戏中接受轻吻,在退潮后捡拾几块贝壳海螺作为心爱的纪念。这可能就是我们初涉文坛时的第一种境界吧——生活境界的诱惑,让我们在新奇的探索中迈出蹒跚而稚嫩的脚步,领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情画意!

是弄潮儿的宣言,也是征服者的意志:当海面上狂风卷起千堆雪时,当波光粼粼的夜幕下海水温柔呢喃时,我们驾驭着一叶扁舟破风击浪左冲右突,或头枕海浪聆听大海的心语,于是,我们在生死搏斗中释放生命激情的活力,在亲密接触中破译自然与人类和谐的情感密码。这可能就是我们进入文坛的第二种境界吧——生命境界的昭示,使我们在社会文化语境下抒发个体情感体验的心灵回音,为自己的人生书写独具个性的“墓志铭”!

是天使的召唤,也是精灵的暗语:当海面上的风景已疲倦了我们的双眼,麻木了我们的新鲜感时,就做一个“蛙人”深潜大海的腹地探秘,揭开海底神秘的面纱,挖掘千年埋藏的宝物,打捞时代遗忘的记忆。这可能就是我们登上文坛的第三种境界吧——审美境界的感染,使我们以文体之美、结构之巧和诗性之真的写作姿态,对客观描述对象呈现出想象的奇特性、情感的丰富性和意蕴的多义性,以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和强大的艺术审美张力跻身于经典作品的行列!

对应于写作的生活境界、生命境界和审美境界,我们是否可以说,一株文学生态之树的萌芽、成长与成材,一般需要历经习作(或作文)、写作和创作三个阶段,在一步一步地探索、积累、深化和升华中接近或完成于文学意义的个人价值的实现。

生活境界是一种原始的山野、原生的酸果,是一种习作的初学启蒙阶段。一般体现于一个人的学生时代,在好奇中小心翼翼地接触,在模仿中跌跌撞撞地学步,在困惑中犹豫彷徨地坚持。这时的习作或者作文,是对生活的表现或记录,是对生活画面情景的描摹,是对客观对象或具象的被动、表面的接受与反映。艺术创作实践已经证明,临摹是走向创作的必经之路。任何一个文学大师,他必定会受到前人或他人作品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与熏陶,回避、排斥或跳跃这个阶段几乎是不可能的。幼稚与朴拙、浅薄与清新,大概是这一阶段习作的基本特点吧。

生命境界是一种对生活的观照、干预与选择,对生命价值的认知、觉醒与反思,对人生意义的探讨、质疑与拷问。它如同一枚熟透的苹果,其光合作用已使它告别酸涩的成长过程而步入奉献营养与美味的殿堂。处于这种情况,是一种写作的自觉阶段,一种毫无功利的人性写作,一种欲吐而后快的情感表达,一种对生活真义的艺术再现。从目前的社会语境来看,这类以兴趣和爱好写作的人群占很大的比例,如网络写手在各网站的文学栏目频繁亮相;个人博客、日志的开设使文学写作成为个体生命记忆的符号和袒露胸怀表情达意的平台;网络写作的随意性和开放性,发表的便捷性和及时性,为业余作者的大军中不断涌现出作家

阵容提供了历史的机遇和现实的可能。这种自觉的写作,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对少数精英作者传统的纸质写作与发表垄断的颠覆与开拓,是听从于内心指令和理性呼唤的响应与实践,是文学功能与影响力超越历史惠及后世的社会意识和集体狂欢,是文化生产力的大解放和精神能源的大释放。无疑,业余作者(文学爱好者)或准作家、作家的日益增多,是构建和谐社会推进人的全面发展之所需,是现代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真诚而从容,率性而自主,大概是这一阶段写作的基本特点吧。

审美境界是一种较高层次的创作阶段,是对自然、社会和个体的感性审视与理性反思的艺术反映,是不断否定自我超越他人的文学实践,是对历史事件人物的诗性描述与现代生活情趣的冷峻观照,是精神诉求与哲理追问的有机结合,是文本表意语言符号与社会文化本质、个人情感特质的契合融入,是诗性想象的感召力与人文关怀的感染力的真实凸显。众所周知,经典作品无一不是审美境界的最高体现:不管是屈子宏篇长诗《离骚》的浪漫之光芒,还是周敦颐微小品文《陋室铭》的自励之警策;不管是曹雪芹解读浸染“一把辛酸泪”的红楼梦醒的禅语,还是东坡先生“大江东去”的人生慨叹,他们的人格形象随着文学审美形象的建构、复活、提升而得到永生。可见,文学作品的篇幅并不是衡量审美境界的标尺,而个人的生活历练、内心体验、艺术涵养、诗性智慧与率真性情才是进入审美境界的“通行证”。实践证明,业余作者与天才作家之间没有天然的鸿沟。在文学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数量的累积可以渐变为质量的飞跃,作品的价值依赖时间老人的评判,时尚时髦时兴的作品未必能行走长远。内敛而厚重,精致而自由,大概是这一阶段创作的基本特点吧。

三种境界的划分与描述,只是一种逻辑上的界定与解读而已。它在实践中往往是以三维立体交织的方式出现在文学作品的内容表达与体裁选择、人物塑造与情节演绎中:作者或作家可能对某一种文体很擅长,并且佳作迭出游刃有余,而在某一种文体的创作上却是生涩稚嫩捉襟见肘;可能在自己所熟悉的题材上写出独具特色和神韵的文字,也可能在较生疏冷僻的领地开辟新的创作之路,如历史题材小说、科幻小说和武侠小说等等。这样,他的文学之舟可能有时会顺水激浪过千山,有时可能会触礁搁浅空叹息。即使历史上的大作家也不会篇篇文章妙笔生花,其违心的败笔或应酬之作有时也会在文学审美境界的长廊里留下反面的教材和真挚的告诫。作家也不是万能的真主,理想的追求与现实的差距总是激励着我们在煎熬中前行,在困顿中超越,在磨砺中涅槃——让心智、激情和才华抵达生命的极致、走进审美的殿堂!

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曾经将人生的境界分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说明了人的觉解程度对精神境界的提升有着重要的作用;而我们对文学境界的理解或剖析,只是一种自我的警示和超拔而已。如果说生活境界是一种旁观者的形象,生命境界是一种参与者的形象,那么,审美境界就是一种圣人入世的形象了。尽管这种类比很是蹩脚,但是它至少说明了一种清醒而理性的写作者对于文学价值追求的意义所在。

对于我来说,目前的状况可能只是处于第二境界,并且还带有第一境界的痕迹,或者说,正在第一境界和第二境界的转型期内。而升华为第三境界,还需要假于时日与定力的锻造,假于鼓励和批评的摔打。但不管怎样,在网络或博客上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责任田,是一种人生的约定,也是一种文学的使命。用阅读滋润视野与情怀,用思想喂养孤独与饥饿,用写作点亮心灯与人生,是我的不悔的精神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