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要有好由头 精品
初一 议论文 5047字 2871人浏览 ant198637

1 议论文要有好“由头” 记叙文要有好“口子” 本版发表的优秀议论文,多有一个好的“由头”,如第一篇“逗小虫”,骆冬青教授在简评中指出:作者文心雕“虫”,却雕出了夭矫飞动的“龙”。

何谓“由头”?就是由此说开去的一个“引子”,一个“话瓣儿”。好的“由头”,均有益于议论文的生发。鲁迅先生的代表性杂文,基本上都有一个精彩的“由头”,如《最艺术的国家》的开头说:“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贵,是在于两面光,或谓之‘中庸’——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性,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斯言一出,下面揭露“中庸”的虚伪性就顺流而下,势如破竹了。

好的“由头”从生活中来,如前面提及的“男人扮女人”和“逗小虫”。要想捕捉它,必须做生活的有心人。勤于观察,勤于思考。也可以从阅读中来,一些有内涵的趣闻轶事,常常能够提炼出好的“由头”来。

为什么要强调这个问题?因为如今高考作文中的公理、常理、大道理太多了,读来令人疲倦。如果有个比较漂亮的“由头”,抢先“亮”一“亮”,阅卷人的眼球也会随之“亮”一“亮”,你再说那些公理、常理、大道理,就不会太犯嫌了,况且,一旦有了好“由头”,你以下的行文议论,便容易触类旁通、有所拓展了。

本版发表的优秀记叙文,多有一个好的、小小的“口子”,如第三篇写“农民工乘绿皮车”。近年来,高考作文中写“农民工”,写“农民工子女”的相当多,但往往笼统地从大而空的“面”上下手,说他们如何辛苦,如何纯朴,如何高尚,如何无助,等等,读来大同小异。这一篇“绿皮火车”就不同了,它透过小小的“绿皮火车”的窗口,看到了农民工心底的“忧”和心底的“爱”,生动而又鲜活,单一而又杂多。诚可谓一枚小小的银针,刺到了最灵通、最敏感的“穴位”上,令生活的“大象”全身发麻,全身注电!黑格尔希望文艺家能用“小虫”去追赶、甚至超越生活的“大象”,道理就在这里。高考生固然不是“作家”,无须提这么高的要求,但学会从一个小小的“口子”打进去,继而扩大战果,挖掘、开拓,还是颇有必要的。

——何永康

下附满分作文一篇:

忧与爱

独处斗室,掩卷遐思,倏尔一阵栀子花的幽香送入鼻中。临窗而望,夕阳的余晖含笑笼在一片栀子花丛上,笼得清风微醺似醉,不自觉,已庭院深深了。

一只逗号般大小的虫子带着花香歇在我已合上的发黄的扉页上,生命如它,那样渺小而又脆弱,让人在担忧之际多了一丝玩弄的念头。被工作恼得焦头烂额的我颇有兴致地拨弄笔尖,一次次挡住它想要前行的路,它便随我转变着方向,反复至精疲力竭,迷失了南北东西,静静地呆在书上。

如此,咱便失去了兴致。不过是被捉弄一下罢了,却如此放弃自己的目标,这样的生存状态真令人担忧。恍然大悟般,是啊,人不也是一样吗?宇宙之大,观人亦如观虫,渺小而可卑。人们面对着宇宙的捉弄、灾难,灰心丧气,坐以待毙,自缚牢笼,与虫子又有何不同?如此丧失了理想与方向,在灾难面前一次次地迷失,这种生存状态岂不更令人担忧? 再看小虫,突然有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同样置身于茫茫天地间,竟有着同样的可悲之处,陡然心生怜爱之情,将它用笔尖挑起,轻轻放在栀子花叶上。幽幽的香气仿佛给它重注了活力,小家伙很快藏到浓绿万枝中。一阵微风吹过,将一朵栀子花吹到我的鼻下,白色的蝶儿在花上歇了片刻,歇到我的肩膀上。此刻,花、蝶、我融为一体,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怀之美!仿佛是为了感谢我对虫子的爱,“平等”在心空放彩,是我此刻最大荣光。

2 人生天地间,有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过分相信个人与思想的力量,生命的天平竟然慢慢倾斜。人类只有学会对万事万物抱以爱的哲学,平等相待,才会对精神的藩篱成功突围,获得一种最真实的感动。

拔人于苦,谓之慈。授人以乐,谓之悲。“慈悲”一词,便是人间至道。同样,设身处地去担忧别人的生存状态,并毫不吝啬地施以平等之爱,获得的将是生命的尊重与敬仰;而不放弃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则是将亲人对自己的忧心转化为对亲人的挚爱与回报。感谢一只意外爬上我书页的小虫,竟帮我理清了忧与爱的哲学!

望着窗外的栀子花丛,以及头顶上最玄学的星空,不禁感慨万千。若不能怀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小心着花开花落的浪漫,将“关忧”置于“关爱”之中,如此浩渺神秘的宇宙,人类又将怎样生活得诗意惬意?

【简评】作者文心雕“虫”,却雕出了夭矫飞动的“龙”,或潜于渊,或飞于天,纵横曲折,无不如意。文中,以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件起兴,妙在刻画入微、精思入微、体察入微,遂使文章生发出无穷感慨,既有道家的“齐物”,佛家的“慈悲”,又自有顿悟而来的“忧与爱的哲学”的灵光。由于注目于“最玄学的天空”,所以,最卑微的生灵也“关忧”“关爱”,也成为蕴含浩渺宇宙情怀的终极关切。(骆冬青)

作文要有好由头

作文要有好由头,要写文章的人对此问题重要性,都很清楚,只是怎样才算好由头,如何去找好由头,又让很多人迷茫不已。牵扯出来的又有若干小问题,对此笔者有一点粗浅思考,现写出来,作引玉之用。

由头是什么

作文要有好由头,那么“由头”是什么?“由头”就是由此说开去的一个“引子”,一个“话头”。“由头”是引发议论的一个话题,但非正题,为议论性文体所用。这里的议论性文体,不只是规范性的议论文,也包括议论性散文、杂文等。作文要有好由头,言说“由头”,其文体方向已经非常明确地指向了议论性文体。所以,作文要有好由头,基本是针对议论性文体而言,是议论性文章写作要有好由头。

怎样才算好由头

好文章要有“吉祥三宝”——“凤头”、“猪肚”、“豹尾”。好的“由头”即是“凤头”,有神来一笔之味。好“由头”里有生命的机趣、生活的沉想、智慧的火光。它是思想的瞬间写意,是智者的诗意顿悟。

好“由头”不单用于行文开头以引正题,亦可用于行文中间与结尾以过渡与回转。在行文论证中不时回指“由头”,能使文章起承转合自然严巧,又使内容深沉严肃而不失灵动活泼。鲁迅《春末闲谈》里的“细腰蜂”,《拒绝平庸》里的“风沙渡”“写微博”都在开头、中间、结尾纡回流走。何永康教授如是说——

以“由头”开篇,“由头”必须精彩:一要令人眼睛一亮,让人产生阅读的兴趣;二要短小精悍,以最经济、最漂亮的文字叙述最有用的信息。以“由头”开篇,要对“由头”进行分析,找准一个“小”、“深”、“新”的角度,以此立论,布局全文;忌讳就事论事,文章的主体部分应“放得开”——有所发散,有所生发,文末还应“收得拢”。

好的议论性文体,都有一个好由头,比如鲁迅先生代表性杂文,基本都有一个精彩“由头”,如《春末闲谈》,开篇交代一个特定时空——“正是北京(一九二五年)春末”。作者以故乡盛夏细腰蜂捕捉青虫的“闲趣”为“由头”铺展开,闲谈细腰蜂毒针的神奇功能,联想到“圣君,贤臣,圣贤,圣贤之徒”尽力施行的“各种麻痹术”,再联系现实中“治人者”

3 的“治之之道”,于闲话漫笔之中,对旧时统治者精神控制术手段及其失败作了辛辣讽刺。这个“细腰蜂”由头不只飞在开头,也穿行在文中各处,使得文章摇曳生姿。

再如2011年江苏高考作文《拒绝平庸》有两篇满分作文,由头选得也相当好。一篇以赴考途中不经意看到的小餐馆招牌“风沙渡”为由头,联系现实人生,阐述拒绝平庸、不做平庸之人的重要性必要性。另一篇满分作文是以“评述自己在“用微博”方面拒绝平庸之举”为由头,用苏东坡、林纾等人拒绝平庸的典型事例阐明“要拒绝平庸,就要不甘于平凡,不沦于庸常,以发自内心真情和思考来踏出自己的路”的事理。文章起笔不凡,切入巧妙。此二文成功与“风沙渡”“用微博”等“由头”选得好不无关系。

好“由头”在哪里

好的“由头”从生活中来。鲁迅《春末闲谈》里的“细腰蜂”,《拒绝平庸》里的“风沙渡”“写微博”都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谁都能看到,感受到。我们要学会捕捉这些生活中的精彩由头。要捕捉到精彩由头,就必须做生活的有心人。要热爱生活,热爱人生。也要乐于观察,勤于思考。

好的“由头”也可从阅读中来。做一个有心人,在阅读中搜集一些有内涵的趣闻轶事,常常能够提炼出好的“由头”来。比如苏格拉底的“打雷之后必会倾盆大雨”、季羡林“为陌生大学生照看行李”的趣闻,就是相当有内涵的,可以做为由头来论述“肚量”“胸怀”“修养”“容忍”“淡定”“超脱”“平易”等等命题。

一旦有了好“由头”,后面的行文议论,便容易触类旁通、有所拓展了。

提取细枝末节为“由头”

人事物象的场景总体上说是庸碌琐碎芜杂的,而所有的精华又都藏于庸碌琐碎芜杂中,就如居里夫人所提炼出的一克镭,那种惊世的光芒原只深藏于小山一样的沥青残渣中。虽庸碌无常却又不时闪现。我们要做的,便是从庸碌琐细芜杂中提炼那有着镭一样特质的细枝末节,来呈示真实、亲切、自然的生命内蕴。比如严冬坚守于枝头的孤叶,那一份执着,那一份顽强,无须多言,自能无数次触动有心人无限温柔的心弦。

捡拾启人深思的物象为“由头”

客观事物、自然现象中常常隐含着人生哲理。比如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比如小雾般稳停半空的蜂虫,寂寞如空屋的蝉蜕,压弯草叶轰然坠地的晨露,荒凉小径边的断石残碑,灿烂照耀坎坷的落日,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的落叶„„以此作为“由头”,可以直入物象的本质,让人顿生的生命震颤。请看苏州实验中学黄兆辉同学考场作文《乐取于人以为善》“由头”——“雨后的空气只是借得草木的几缕芬芳,便让你嗅得一身清凉。夜空的明月只是借得太阳的几束光芒,便让万物镀上一层清辉。”扣住题旨,直陈寓意,一语惊醒梦中人。

择取牵动人心的社会热点为“由头”

如果能从当前社会的一个热点、一种潮流切入,往往能使全篇充满生气。官员腐败问题,政府作风问题,国际反华问题,领土主权问题,食品安全问题,房价平抑问题,物价平抑问题,能源问题,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等等,都在牵动社会人心,都是我们应该关注与思考的问题。择取这样的社会热点问题为“由头”,能显示作者“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和强烈的社会忧患意识,也能显示“任侠傲使气”豪迈作风,使文章言语有力,气势沛然,增强说服力与感染力。比如苏州实验中学吴丹青的《分寸》一文,开篇以社会热点人物、体育明星“林书豪”瞬间成名为由头,顺势展开与深入,层层论述与批驳,颇有见地。

撷选经典的片断为“由头”

经典一般都积淀着民族特质、人生哲理、生命态度。能成为经典,都要经受时间的淘洗,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为世人皆知,有代表性,有深刻意蕴。

我们写议论文,事实论据越典型就越有力,做到经典就更有力。能选择经典的人事物象的某一点为“由头”切入,角度合适,立论就能新奇,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4 请看苏州实验中学周缘同学的考场作文《分寸》的“由头”——“庄子曾假托孔子之口说过,‘古之人外化而内不化,今之人内化而外不化。’把握‘化与不化’的分寸,是我们处事的哲学。”这样的“由头”对于作者的立论起到了水到渠成的铺垫效果。

引述美丽的神话传说为“由头”

这种方法开头特点是,运用最简洁的语言叙述故事,然后很自然地引出主旨。2005年全国卷满分作文《愚公移山吃官司》,以“愚公移山”神话故事为由头,有古典气息,又有现代元素,让人赞叹。愚公移山而成被告――出人意料,而种种罪状又感觉在情理之中。再如2006年辽宁满分作文《肩膀》这样写——“当盘古用肩膀扛起蓝天时,他肩负的责任是„„他用生命成就肩负的责任。当女娲用肩膀担起五色石时,她肩负起了„„的责任。„„她用美丽成就肩负的责任。当大禹一次次用肩膀担起泥沙时,他肩负的责任„„他用无私成就肩负的责任。”以三个神话为由头从三个侧面阐释用什么来成就责任,紧扣“肩膀”,强调为个人、集体、民族、国家,要敢于担负责任的主题。古老的神话传说巧妙地化作由头,非常切合题意。

落笔于耳目一新的“广而告之”为“由头”

苏大附中学生顾艳的考场作文《分寸》以与友人驻足品赏情趣别致的旗袍店为“由头”,你看旗袍店那“广而告之”前半章——“拈花于布色,浅笑裁剪成衣裳,不仅仅是衣

裳,还有摇曳在目光中的自信。”再看“广而告之”后半章——“营业时间:上午九点至下午四点。特殊天气、特殊心情除外。”这样的旗袍店经营的旗袍已经升华是一种惬意,是一种闲适,是一种自在,也是一种温厚。作者由这样的“广而告之”辞,引发出“真实与虚无”、“突破与依附”、“此岸与彼岸”之间对人生“纯美的”诗性“空间”的分寸把握。

由头还有很多,我们要善于归纳,不断总结,在借鉴模仿中反复实践,在熟能生巧中创出新意,提升我们的高考作文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