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骄纵的天下
高中 其它 4325字 73人浏览 一心堂主

我和我骄纵的天下(1) 至少在十年、十五年、二十年以后,至少在我穿着春衣或秋衫孤单的行走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的时候,至少在我将头倚在车窗玻璃上,分不清上面流过的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时候,至少在我笑的时候,至少在我哭的时候,在我抬头低头的时候。 至少在我整理那些散落在心口,簇拥在笔尖下的感受的时候,我还可以在手机上打着微笑的符号对你低吟:想想我们的过去吧…… ————前言 秋秋 秋秋不喜欢秋天,也不知是为什么,他总是牵着我的手走在有树影的大街小巷,微微皱起秀美的眉头问我:姐姐啊,什么时候到冬天啊! 秋秋干净的脸和干净的眼神在冬天的银装素裹下显得特别安宁。而秋秋总是坐在雪地的尽头,用中指和食指触着雪,干净的笑着。那个时候我就忧伤的觉得,秋秋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秋秋有世界上最单纯的心灵,我总是这么觉得,于是我对他言听计从。秋秋总会抬起眼睛望着我,然后,风吹过来,吹起他新新的发脚,然后他轻轻的叫:姐姐,姐姐。 我在明媚的阳光下,恍惚的觉得,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透明的小兽物,轻轻叫嚣。 莫默 莫默总说,‘莫默’是‘不要沉默’的意思,但他依然我行我素的沉默着,即使站在十字街口,也能觉得安静如天堂。 莫默却病态的疯狂热爱着秋天,她总是将手放在我的口袋里,或用小指勾住我的衣角,奔跑到满目疮痍的大树下,然后满脸满脸散发着光亮的幸福。她开心的仰起头去,感受一点一点蔓延开来的,枯槁的味道。 莫默曾睁大着眼睛对我说:秋天是死亡的季节,但我闻不出一丝的忧伤,那些在秋风中落拓旋转的秋叶,多美啊!秋天过后,又是冬天,掩埋了一冬的死寂后,又是一个鸟语花香…… 当时,我不能理解,她是贴近死亡抑或是远离死亡,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 我是不爱秋天的,但在莫默的哀求下,仍是与倔强的她前往秋意最浓的地方,然后手握着手,安静的坐在秋天萧瑟的风里。 小孩 小孩已经不小了,她已经学会独自站在风中,感受抬头低头间的温暖。和小孩一起,我能拥有像夏日最明媚的阳光一样的笑。 小孩喜欢一切可爱却不及的东西,比如热带雨林,比如她一辈子也许都不会穿的背带裤,比如在未来不知某个角落的一只小狗,或是彩虹隐匿时留下的痕迹。 有的时候,小孩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于是她就来问我,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别想那么多了。 我很宠溺她,不知为什么,我喜欢像秋秋一样干净的人,也喜欢像小孩一样单纯的女生。 因为在他们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 夏树 夏树喜爱夏天,他用低沉却有力的声音对我说:夏天是没有准确定义的,我喜欢离夏天最近的季节,像落落说的那样,那儿有流动的颜色,温暖的风信子的碎屑,透明的阳光,平缓而舒畅的节奏,带上了消失在记忆深处的美好,带上了微微泛红的玫瑰,多么美好。 夏树很高,每当他低头对我说话的时候,他凌乱的发梢打下的阴影就全部打在我的衬衣上,然后随着若有似无的薄雾,悄悄飘走。 至今为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他了,不知道他在哪里。这个城市那么大,怎么会那么大,常会在坐公车时感慨,也许,我们就这样离散在岁月的风里,回过头去,都看不到曾经快乐过的痕迹。 夏树有微微泛黄的头发,它们在夏天热烈的阳光下总是被渲染成金子般闪亮,亮的晃我的脸。然后夏树就说:怎么样,闪耀吧。 我不能确定未来,但我能确定现在,确定过去,没有一个人比夏树再给过我那么多的快乐了,我总是爱站在夏日的阳光下,用手扶住帽檐,跳着喊他:夏树,夏树!然后和他一起走入夏天的风,夏天的光,夏天的雨和夏天的一切,然后就到了秋天。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戴上了厚厚的眼镜,背着重重的书包坐在车上,车开动了,对面有车开过,我在疲倦的眼里似乎看到了一个夏树,安静的坐着,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穿过所有季节,以及所有个没有我的夏天。 我的手机响了,是夏树的声音,虽然变了很多,但我依然能清晰的认出来,夏树说:你好吗?这几年我和爸爸在苏州,我们很好。你知道我为什么等在今天才给你打电话吗?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夏树在那头听不见我的声音,急切的说:今天,是你14岁的生日,从今天起,你不再是小孩子了。 我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来…… 我和我骄纵的天下(2) 在时间的凤尾蝶翩翩飞走后,我们还留下了回忆,在落地窗户关闭之前,我们还有时间一次又一次地去整理受伤的回忆。 ———— 前言 黑板 从小到大,都是看着黑板长大的,心里从未有什么不舍,但有的时候上课发呆,回过神来,黑板上已密密写满了一个个公式一套套方法。太阳光懒散地从外面照进来,反射在黑板上形成大块大块的金黄,然后就有大片向日葵开在我的脑海,风吹过之后,空气中弥散开淡淡的阳光香味。 有的时候我在想,等我走了以后,毕业了以后,再回来的那一天,再走到我曾待过的每一间教室,再坐上我原来的座位,再等到黑板上重现大块大块的金色的时候。 那个时候,黑板的模样会不会早已溃散在我的记忆当中? 操场 操场在阳光明媚的午后,迎来它的美好。那个时候,有干燥的阳光,有温暖的风,有沉浮的绿荫,被太阳扩大了光影。还有人,一群一群男生、女生,穿着一样的校服,梳着一样的发型,拿着一样长的英文词条,嘴里说着什么。然后就有如夏天般明朗的笑。流动在空气中,幻化成一个个悸动不安的小精灵,温暖得让人眷恋。 有的时候我在想,等我走了以后,毕业了以后,再回来的那一天,重走一遍我留下的脚印,重新站在沙坑前找里面的小石块,重新双手扶在单杠上慵懒地广播里放出的歌,重新看到那些曾经的一个个小精灵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脸上的玫瑰花是不是早已褪去,只留下我苍白而孤单的回忆? 宿舍 我的宿舍很大,五个人一起住,于是每晚熄了灯以后,都有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也有人开着手机,借着光看一会儿书,或是穿了拖鞋,猫着腰躲过生活老师,去厕所看书。剩下的人,就在黑暗中听听歌,发发短信,然后有一搭没搭地说一会儿话,然后就笑,笑意充斥了整个房间后,温度也随之上升了一点。 我们五个人不是同年级的,却都待对方很好,回到宿舍就像回到了家。每个自休过了以后,我都会盘着腿坐在床上,靠着被子,一边看书一边吃梅子。我的床是最靠近门的,所以也最冷。在寒冷的冬天,上面的空调也总是吹不到我这儿,每天醒来,腿上全是被冰敷过的紫色,动也不能动。但我依旧感激这一切。这将成为我记忆里永恒的春天。 我在宿舍只住了一个学期,初三上半学期。然后到了下个学期开学时,我去那儿搬东西。那时是中午,很安静,没有一个人。我收拾好被子,叠好放在袋子里,然后坐在床板上,坐上去还是和原来一样,有“吱吱”的声音,然后我就看见在阳光中,沉默了一假的灰尘,慢慢升腾。 我搬着很大的包裹从宿舍出来,到了门口时,我实在拎不动,于是放下来喘气。我猛地回过头去,恍惚中我仿佛看见,整幢大楼都在疾速地向后移动。 我仿佛没了力气,蹲坐下来,用力地闭上眼睛。我知道,我搬不动的不只是东西而已,还有满满的回忆。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眼皮酸疼。 我和我骄纵的天下(3)之年年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而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前言 我对年年深刻的记忆以及深深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喜欢的极限,那当然不是爱情,而且那不仅是友情,那可能是亲情,不,比亲情再浓一点儿。就是这种浓得化不开的千丝万缕把我和年年紧紧包裹在一起,分也分不开了。 年年比我小两岁,她有可爱的脸和娃娃一样的头发。年年的眼睛很大,每次我忧伤的时候,快乐的时候,或是年年自己快乐忧伤的时候,她的眼睛就有点淡淡放肆开来的光,拥挤在她的眼睛里,所以年年的眼睛根本不属于自己,那是一个独特的小生命,细细描画着所见到的一切。 年年有着与秋秋一样甜甜的声音,总是惊喜地喊出我的名字:“小末!小末姐姐!”我回过头去,外面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打湿了我的脸,然后就有大片阴影出现在我的身后。我歪过头去,笑了。 从小我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孩子,我特别喜爱安宁和自由。但是在我普通的生活圈内,我怎么样都找不到我要的东西,来零碎地组成我想要的世界。但是有了年年以后,我的天下都是温暖的气味,都到处流动着我和年年白天唱起的歌,晚上读过的诗,到处散发着棒棒糖的香气,就连午后慵懒的阳光打在书桌上时,都能找到时间带走的记忆的倒影。 无数次阳光打在手上,无数次牵手走过林荫道,无数次一起听蝉鸣,夜晚看星星,无数次一起吃饭一起喝水一起写作业,无数次坐在操场上摊开手掌细数琐碎而繁多的幸福,无数个回忆在无尽的回忆中慢慢酝酿,然后就慢慢变成了过往。 我也曾无数次地反复询问自己,那些生命中的过往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给我和年年,给我们又留下了什么?它到底在我们的脑海中留下了多少痕迹呢?让我们一想起来,就泪流满面,那些被我们安置在记忆最底层的过往,给了我多少勇气,让我在风雨交加的未来中,与年年牵手并肩更坚强地走下去。 可惜的是,那个埋葬了死寂的过往的地方,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在我即将毕业的时间里,我多次在午后散漫的阳光下坐在花台边,坐在操场上,就那样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或躺着,回忆起一切美好而温暖的过往。年年是不用补课的,而我却每天背上日见沉重的书包,去搏击我的未来。 我坐在操场的中央,背后有一根网球柱,我靠在上面,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眼里就浮现出年年那能让我安心的笑和温暖的语调,她总会舒缓地说:小末姐姐,一切都会好的。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年年,几乎信仰,因为我知道,她会待我像对待自己一样,就那样的亲切,如同一个人。所以我一直固执地认为,我的身体里,有年年的血液,在流动,在不停地循环,然后猛地停下来时,留给我一阵晕眩。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看见过年年了,她似乎很忙,我们很久没有联系。每一次在周日阳光明媚的午后上线聊天也都没有遇见她。年年,她仿佛没有了。或者,她从来没有存在过。 年年的头像开始闪动。 “姐姐,小末姐,你在吗? 嗯 我们最近期中考,好忙啊!你的一模怎么样 还好 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 嗯? 年年,我很想你” 年年很久很久没有说话,然后她说:“小末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如此想我,我也很想你,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两个人相互依赖习惯了,分开会怎么办,但是没有关系,我们看到自己,就像看到对方一样。你马上要中考了吧,加油啊小末姐,我会和你考同一所学校,再继续我们所有美好的年华,再十指紧扣着走过斑斓的岁月,然后一起坐在台阶上,看时光日渐苍老,你等着我。” “好,我等着你,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知己,是我的学妹——超级无敌的小美女年年。”我打下这些字以后,坐在电脑的这端,无声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