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雨蒙蒙 细说留学圈的爱恨情仇
五年级 记叙文 2386字 102人浏览 老死100

情深深雨蒙蒙 细说留学圈的爱恨情仇

留学生追起异性来可是张牙舞爪拳打脚踢,毫不保留地暴露原始的人性,七情我不敢说,六欲是够鲜明了。而且好兔尽吃窝边草,男士们通常只对中国女生有兴趣,本地女孩再怎么美丽,不是假定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便是怀疑她有爱滋病。

求爱故事的精彩程度随学校所在地又有差别。纽约和洛杉矶地区华洋杂处的学校繁多,留学生男女比例平均,中国佳丽没有五千也有三千,认识女生的机会一多,大家格斗起来比较斯文有礼。斯坦福在旧金山旁一个以前养马场的小镇,留学生绝大多数念工程,男女比例三比一,男生个个觉得是怀才不遇的弼马温。加上邻近在硅谷工作的单身男性工程师也来搅局,战况就更加血腥。在供需严重不均的情形下,谁也顾不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道理。另一个因素是天气,纽约到了冬季冰天冻地,留学生和他们的荷尔蒙都变得垂头丧气; 斯坦福四季如春,校园美丽得像伊甸园,到处都有蛇和苹果这类诱人的陷阱,所谓“饱暖思淫欲”„„

留学生求爱的故事从接机开始

暑假同学会在中国举办新生座谈,明里是帮新生了解学校,暗里是检阅军容筛选美女。九月开学前,同学会会长开始分封诸侯划定疆域,学长们则摩拳擦掌准备先驰得点。虽然在国内大学迎新,学长们也会抢着照顾漂亮学妹,但现实残酷的程度绝无法和留学生相比。窈窕淑女君子小人都好求,漂亮宝贝一下飞机便有三位壮丁抢着搬行李,平凡学妹在机场苦候却不见约定好了的学长的踪影。最不幸的是男同学,除非你长得像刘德华或马英九,否则学长会大义禀然地告诫你:“男子汉大丈夫,出国就是要学习独立! ”其表情比岳母刺字时还要严厉。唉,此等性别歧视,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迎新晚会是兵家必争之地

平常不出山的牛鬼蛇神这会儿通通复行视事,目的当然是探访民隐,看看学妹有没有贫血或偏头痛的毛病需要特别照应。当北美事务协调会的代表在台上精神讲话,台下是翻云覆雨的眉目传情,手势表情之繁多,恐怕连股票交易市场的营业员也要叹为观止。

一旦选中目标,学长便上前自我介绍:“婉君表妹你好,我是文华学长。”自称学长叫你学妹,先用资历压你。若是你吃软不吃硬,我们便开始温柔地关心你的生活起居,脸上自然是垂涎欲滴的表情。必要时还可来上一曲:“小小羊儿跟学长,有白有黑也有花,你们可曾吃饱啊? 天色已暗啦,星星也亮啦,小小羊儿跟学长,不要怕,不要怕,我把灯火点着啦„„呀嘿,呀嘿„„”迎新结束时必定是魂肠寸断依依不舍,要完电话后还一付霸王别姬的痛苦表情,恨只恨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迎新之后你会拿到通讯录,同学会功德圆满,此后就看个人各显本领。学长们此时依道行分成三大类。

第一类是苍蝇

戴眼镜,一六五到一七零,英语动词的现在式和过去式永远弄不清。苍蝇基本上没有什么野心或诡计,出发点只是想妈妈需要替代品,方法是忽隐又忽现何时才疲倦飞来飞去总飞在你身边。苍蝇既不叮人也不吸血,顶多只是发出嘶嘶的噪音。漂亮学妹一个礼拜可以接到十通以上认识或不认识的学长的电话,自愿当计程车司机。苍蝇的特色在于纠缠不清。“婉君表妹,这礼拜六我载你去超级市场买菜吧。”“谢谢文华学长,但我已跟刘德华学长约好了。”“没关系,那下礼拜六吧? ”

第二类是鲨鱼

鲨鱼闻血兴奋见色动情,虽然危险但大部分时间只是在学妹身旁游来游去,也许有时不小心露出色眯眯的眼神吓着了你,但只要你保持镇静,鲨鱼也就不敢太靠近。唉,爱如潮水,将鲨鱼紧紧包围。他们总是在舞会的墙壁旁四处游走,凄凄惨惨清清,被拒绝一次便觉得太阳也哭泣。他们遇到中意的学妹往往透过第三者传达情意。鲨鱼和苍蝇不同的是他们有点小聪明,被逼急了他们仍会去按学妹门铃,每天趁学妹在煮饭时准时地借麻油和味精。

第三类就是狼族

他们热情洋溢,神采飞扬,个个都是中华好儿郎。他们有车(至少是Honda

Accord) 、有钱(一晚上花40块唱KTV 不眨一下眼睛) 、有时间(刚通过博士资格考试) ,知道好吃好玩的地方在哪里。最重要的是他们处变不惊,攻守有据。小狼们大多集体行动,星期三一到便忍不住呼朋引伴:”同胞们起来,同胞们起来,快快迈向战场! ”每人负责约一名学妹,星期五晚上四五对一起出游,五权分立,互相制衡,学妹们大多能快快乐乐出门,“平平安安”地回家。老狼西化已深,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洗澡和吹头发,出门穿Polo 的马球衫,看得懂意大利餐厅的菜单,而且通常在修双学位。他们荤腥不忌,大小通吃,远交近攻,无往不利,交游范围不限期坦福,而是整个地区。他们约会从不拖泥带水,第一次送三打玫瑰带你上法国餐厅,第二次牵你的小手在无人之地看夜景,第三次就准备冲锋陷阵了。葡萄、美酒、夜光杯,独在异乡的小学妹碰到老狼很难全身而退,通常都在半夜一点左右沦陷。倘若抵死不从,老狼会当下鸣金收兵,把你载到公车站要你自己坐车回家,第二天在你答录机留些“我们无法沟通最好别再见面”之类的咒语。

老狼既无包袱也不滥情,你当然别指望他讲朋友道义。道行最高的是狼精,又称“二郎神”。他受斯坦福男性顶礼膜拜,但没有人真正见过他。传说此真人以前曾照顾过陆小芬学姐,如今流落在巴西某处雨林。

斯坦福的中国学生就是这样地慰藉着彼此寂寞的心灵。有人真的这样找到了终身伴侣,并且很快有了小孩。同学会通讯录上有妇产科医生的广告,就是这个道理。当然也有人由爱生恨势不两立,有风度者他朝两忘烟水里,不幸巧遇时故意把眼光移开; 没风度者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在狭小的留学生圈中散布毁谤对方的流言,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你! 最惨的是困在水中的苍蝇或悬在半空的鲨鱼,你追得要死要活,她永远不冷不热; 你心有千言万语,她永远是电话答录机; 你想要生死相许,她只要你帮她写报告做习题。如此斯文扫地,你还是

任劳任怨地熬下去。

嘿,我们都是异乡人了,西望中原,无涕可挥,那么还有什么比男欢女爱更有趣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