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微光
初三 记叙文 1061字 1177人浏览 没戏篮板

那一抹微光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多少愁? 恰似一江春向东流。 这是李煜,一个亡国之君发出的感慨。曾经何等的富贵何等的奢华,天天身边都有美人陪伴,可现在却成为人家的阶下囚,被封为了个违命侯。曾经每天游山玩水,吟诗作对,欣赏着小周后的霓裳舞曲,可如今却只能小院独徘徊。曾经的月光是何等的优雅,令人如此沉迷,可现在那。一轮寂静,再无往日的喧嚣,一切显得死气沉沉。他只能发出一声声感慨,黎明前的一抹微光,何时才能来。

辛弃疾,一位笔和刀两者并用的人,一位以武起事却最终以文为业的人。他曾经手提利剑单人独马追贼两日,第三天提回一颗叛将人头,并率领万人南下归宋。可是最终却只剩下一支羊毫软笔,留下一声声悲壮的呐喊,一句句遗憾的叹息。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一种杀气凛然,迅雷之势跃然在纸上。这种金戈之作恐怕出他此外,再无一人。他本是以身许国心系国家的汉子,但他被迫脱离战场。想屈原仰问苍天,想共工怒触不周山,他只能热泪横流。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正是他真实的写照。历史的风云,民族的仇恨,知识的积累,情感的浇筑,爱与恨的搏击,无处发泄,只得全部融入在他的诗词当中,他多么想血洒大漠,马革裹尸,可这一切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无情的现实,像一个无尽的深渊,把他牢牢的吸在江东。大宋的明天将会如何,我究竟还能做些什么,那一抹希望的微光,何时才能来。

中国古代把隐士分为三种: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毅然采菊东篱隐于南山,算是小隐;柳永一生出入歌馆青楼,徘徊在烟花相柳之地,算是中阴。而东方朔,却在宫廷之中用自己的幽默和机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可谓是大隐。皇上屡次赐给他绸绢,他都是肩挑手提地拿走。他专用这些赐来的钱财绸绢,娶长安城中年轻漂亮的女子为妻。大多娶过来一年光景便抛弃了,再娶一个,皇上所赏赐的钱财完全用在女人身上。看似一个疯子的人,其实却是一位心系天下,关心国家大事的人。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武帝始终把他当俳优看待,没有得到重用。“尊之则为将,卑之则为虏;抗之则在青云之上,抑之则在深渊之下;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这是他在《答客难》中留下的叹惋之词。他临终之前还劝诫武帝,希望他远离巧言谄媚的人,斥退他们的谗言。东方朔死后据说成了仙,在玉皇大帝的灵霄殿里也有一号,就是这位鼎鼎大名的智圣。尽管他最后还是得不到重用,但是他最终还是能有一个好的归属,那一抹白色的微光终于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