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浦东新区二模作文
初一 散文 7795字 984人浏览 lyl200609

1 【2014年浦东新区二模作文】

27、阅读以下材料,按要求作文。

有人说,你是谁,便遇见谁。

也有人说,遇见谁,你便是谁。

这两句话带给你怎样的启迪和思考?请写一篇800字左右的文章,题目自拟,文体不限(不要写成诗歌)

【名师点睛】

对于材料作文,考生写作时应全面理解材料,真正吃透材料,总结出材料的主旨,紧扣材料,从材料的主旨出发,选好角度,确立一个具有相当新意、深意的观点,才能胜出。在平时复习中要注意积累各类型材料作文的特点及审题立意的方法,熟练掌握并使用“主旨领悟法”“关键把握法”“由果溯因法”“舍次求主法”“寓意揭示法”“细节切入法”“多向发散法”等审题立意、提炼观点的技巧。本则材料可使用“寓意揭示法”审题立意。首先要分析清楚“你”、“谁”两个词语的含义,进而分析出“你是谁,便遇见谁”和“遇见谁,你便是谁”的内涵,这样就可以确定材料是在探讨内因与外因、主体与客体的关系,然后再结合课上所学内因与外因的关系,主体与客体的关系,就可以确定作文立意了。

文体上看,本题要求除诗歌外文体不限,考生可以根据自己平时复习的情况选择自己擅长的文体来写,注意记叙文要以情动人,议论文要观点鲜明,论据典型,论证有力。

首先,要辨析两个核心概念,“你”——从内因的角度出发行为主体、特指;“谁”——从外因的角度出发,相对于“你”的“他者”,即可特指某人,也可泛指某类人。其次,要理解两句话的含义。“你是谁,便遇见谁”,即内因决定外因,强调行为主体的身份地位、道德修养、理想抱负、价值观念、思想抱负等,对“与谁同道”的决定作用。“遇见谁,你便是谁”,即外因对内因所起的积极与消极的作用,强调他者对行为主体的影响作用。再者,把握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第一句强调的是内因的决定作用,第二句强调的是外因的影响作用,但不能过分的夸大外因、外物的作用。以辩证的眼光来看,两者是对立统一的,“你是谁”决定了“遇见谁”,“遇见谁”又促进了“你是谁”.

种子与阳光(68分)

人生好比一朵花。是它的种子决定了这是一树飘扬的繁樱还是一朵墙角暗芳的夜来香;然而若没有阳光的哺育,春雨的润泽,它一辈子或许都不会生根发芽。如果幸运得多,遇见春阳与甘露,那么它会绽放得更加灿烂。

人们说的都没有错。“你是谁”即为人的本质,是蕴藏在种子里的品种;而“遇见谁”则是外部条件,是阳光和雨露。你脚下踏着的路昭示着一路将会遇见的人,然而“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人也无法在两个时刻作为同样的一人。遇见了,无论经历的是欢声笑语亦或是憎恶泪水,分别之后,你就总会汲取些什么,而有别于原先无知的懵懂的自己。

一切都要回到那颗种子说起。初心决定着你是谁,你要走怎样的路。梵高在心中埋下一颗色彩的种子,罗丹在心中埋下一颗线条的种子,尼采在心中埋下一颗唤醒的种子„„正是有了种子的扎根,才会绽放这样一位天才的后印象派大师,这样一位敢于把真实赤裸裸呈现于世人的艺术家,这样一位敢于用“雷霆与火焰”向人类说话的神我论者。先驱者往往怀着探索的种子,才会选择一条光荣的荆棘路,才会遇见最黑暗的夜和最美的黎明。

种子发芽,雨水、阳光的到席便尤其重要了。中国诗文化的种子从《诗经》中发芽,倘若没有魏晋古体诗的浸润,汉乐府的四六尝试,唐代诗语言最灿烂的话又怎么会绽放呢?然而于其生长中,却总是有不断的创新和失败罢了。

这样想来,或许只有艰难的环境才更能促成人生的绚烂吧?

杜甫在“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的凄苦中才极致地表现了文学的人道主义关怀。倘若没有那场安史之乱呢?他是否还是那位能看到路边冻死骨的“诗圣”?

我想,他依旧会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却不会有如同现在的惊人动魄之作。从岩缝中破顶而出的苍松愈加

2 雄起苍劲;在冰雪中傲然绽放的梅愈加冷傲凄美。温室的气候培养千篇一律的娇贵,只有在风霜雨雪中磨砺过的花才饱含生之热情。

现代人却往往贪欲太甚,补习磨平了自己的心性,而眼巴巴盼望多遇见些权势之人。伸长了枝干往空气混浊的暖气棚里探头探脑,最后也只微微开出皱纹满面的枯花。

要谨记于心得便是相信我就是我,在命中无数次巧合的遇见之时,接受苦难也接受阳光,避开污浊不染淤泥。请攀紧冬日的阳光,让种子开出风姿绰约的花。

以“咖啡豆”方式(65)

你是谁,便遇见了谁。遇见谁,你便是谁。

是你创造了你周围的环境,还是周围的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你?

土豆、鸡蛋、咖啡豆,同样放在沸水中煮。几分钟后,土豆从原本的硬邦邦变成了软塌塌;鸡蛋的外壳还是硬的,可内里很软,惟有咖啡豆容于沸水中,将着一锅水变成芳香四溢的咖啡。土豆、鸡蛋都为周围的环境所影响,他们要变成谁取决于他们遇见谁。而咖啡豆则不同,他仍按照他所生活的方式是他自己决定自己遇见谁,并影响周围。

你早就有了选择。按照咖啡豆的方式活着,尽管艰难,因为你应该是独特的你,而不是仿照你遇见的谁所打造就的你。生命的基因排列纷繁复杂,每一个我们都不相同,每一个我们都在不同的角落散发不同的光芒,或微弱或明亮。徐霞客打破中国传统对文人的界定,用双脚丈量大地,而不是成为拘泥书本的一介书生。现代舞之母邓肯,不为塑型衣所缚,不为芭蕾舞的一招一式所束缚,尽情的用生命舞蹈,他的深厚,古典芭蕾之门合上,现代舞开始辉煌。

独特的你活出了你的样子,并且改造原来的世界。

若不是在鸦片战争打响时,林则徐不同于当时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先声,近代中国也不能在救亡图存的道路上迈出艰难的一步。若不是在马关条约签定时,梁启超区别于势力强大的顽固派声音,近代中国又怎能甩掉洋务运动时的愚昧走向思想文化政治制度的革新?他们都是在茫茫人海中善于发出自己声音的那一个,没有停滞于所遇见的周围人所发出的同一种声音。他们是近代中国的领航者,他们改变着近代中国,改变着他们所处的时代,停止了徘徊无助。因为按照咖啡豆的方式活,将一锅水煮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改变了原本改变自己的哪个世界。

当然,这并不是说你一定要倾进所能改变周遭的一切,为不能改变的怅惘失落。只是这一个你必须有你独特的姿态,不被周围

物质化,成为他人的模本。你有你的声音,发出你的呐喊,足矣。

你是谁,便遇见谁,以咖啡豆的方式活,将自己 的芳香传递的远一些,更远一些

不失本心(60)

孩童是最能明白“自我”的。“我”就是“自己”,与他人毫无关系。

长大了就不一样了。人是社会的人,离开他人就生活不下去,于是随渐“人以群分”。

有人说:“你是谁,便遇见谁”;也有人说:“遇见谁,你便是谁”。其实并不是不“遇”,只是我们不“见”罢了。

“边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统治者们难道不知道这些情况吗?非也,只是知道后视而不见。士卒的生死与我何干?只要宝座仍在,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心这些人的,只有同在战场上的将士。

大街上人来人往,能够一眼看见的是不是只有闺中密友?其余的人之“遇”其实毫无意义。

看见谁,你就是谁。

孩子看见了自己,成为了自我;商人看见了利益,成为追名逐利之人;哲人看见了学识,成为一代大家;政治家看见了权力,成为操弄权术之人„„

然而我们本应是自我的。“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何以丧之?

3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太史公两千年钱的一叹贯穿古今。我们看见了利益,那让人日思夜想的魔力般的东西。不能否认利益的重要性,它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质,是奠定我们生命的基石。

但人不应成为利的化身。启蒙思想家为了“人权”而向“神权”发起挑战;马丁路德金为了种族歧视几近向整个美国社会挑战;中世纪末西欧科学家们为了真理向教会发起挑战„„为了什么?为了自由,为了平等,为了真理!当他们的声音响彻大地,整个地球都为之震动。

此之谓不失本心。

他们从人群中看见了自己。

总是有人抱怨命运的不公,也有人抱怨诱惑太多。看见了诱惑就不管一切扑上去,为下等;看见了却能保持自我,为中等;看见了扑上去,却依然保持自我,为上等。没有人能够脱离社会,归隐更近乎一种逃避。在满眼灯红酒绿之中泰然处之,谓之神。

希望有一天,人们能够坦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我遇见了许多,但我依然是我自己。

赤兮黑兮自在我53分

人本是群居动物,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是一个与他人相联系的综合体,而并非孑然一身的个体。古语有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其实,“赤”与“黑”取决于你自己,再取决于你所遇见的人。

识见决定高低,高度决定视野。这是对“你是谁便遇见谁”“遇见谁你便是谁”两句的最佳诠释。正如歌中所唱“我有我本色,何必看他人颜色”,人之本色是自己所决定的,你所学习的知识,你所收获的思考,你所探见的风景决定了你的内涵;其次,因为你的风格不同会吸引不同的人,在与之交往的过程中,你们交汇思想,冲撞融合,或共同进步或一损俱损。

我们总感叹于马克思和恩格斯战胜时间、空间甚至生死的友谊,却未曾思考是彼此思想的高度让他们遇见并携手并进。只有提升自我灵魂的价值,才有机会遇见更加高贵的灵魂。

沈从文先生也是这样。当年轻的他带着满腔热血来到北京追寻文艺之梦受到打击时,他没有忘记自己是谁——他写了一封信给当时颇有名望的郁达夫,述尽自己的梦想与经历。郁达夫没有让一个“文艺青年”的才华被埋没,慷慨解囊,给了当时的沈从文最需要的物质与精神上的支持。我想,没有遇见郁达夫,也许就难有后来被誉为“中国农村最美风情画”的大文豪沈从文;但若非沈从文出类拔萃的才华与孤投一掷的勇气,是无法遇见郁达夫这样慧眼识骏马的伯乐的。

本雅明曾从心理学和教育学的角度这样谈人际交往“:一棵树对另一棵树的撼动,一朵云对另一朵云的推动,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震撼。”诚然,你所遇见的人,会不可避免的对你产生影响和震动,你会被改变,甚至到忘记你是谁。

但孔老夫子的圣言却早已道破在与人交往中我们所最应该做的事:“见贤思齐焉,见不贤则内自省也”。你所遇见的人所拥有的改变你的能力,是你所赋予给他的。我们不能忘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的教诲,学习他人之长,虚心进步;却更不能没有“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格,遇见了“墨者”更要做到不忘自己是谁,“任尔斜风细雨,我自坐拥王城”。

提升自我吧,去遇见高尚的品格和个性的灵魂;认识自我吧,在所遇之人上博其善者改变自我。只须记住:“赤兮黑兮自在我”。

安于心 58分

有人说,遇见谁,你便是谁。实之不然。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外界的人与事只是事物发展的外因,只能加快或延缓事物的发展,并不影响其内在。

即使面对着楚国使者的来临,并可以去担任楚国的宰相,但庄子不愿成为祠堂上高高在上的乌龟。多少人劝他涉事从政,帮助当政者管理国家社稷,而庄子却持竿不顾,选择“曳尾于涂中”一生过着清贫的生活。

4 庄子如同一棵树,守卫着心灵的月亮,若他在遇见楚国相位之时欣然接受,如同将他连根拔起,种在污秽的泥土直至枯萎。

因此,遇见谁,并不能决定你是谁。安于心,无论遇见谁,你还是你。

也有人说,你是谁,便遇见谁。古人有云:“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唯有安于心,才能造就更好的你,并能遇见正确的人带你走上正确的旅途。

内心的从容与淡定,即使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的居里夫人,她“安于心”,不被外界的事物所干扰,从而遇上了她的丈夫,并携手不辞辛苦地钻研,共同创造了科学史上的辉煌,推动社会的发展。

海伦凯勒,她的生活中只有黑暗,同时被病魔折磨她的心志。而她不被外界的事物所影响,安于心,使她淡定面对人生,从而遇见了正确的导师,教她学习。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风靡全球,给无数人带来鼓舞。

你是谁,便遇见谁。

唯有安于心,才能创造出最好的自己,遇见那些对的人。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据,只有我们自己的心才能决定自己是谁。

三毛曾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态。一半在尘土中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从不悲伤,从不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安于心,做一棵树,不要让外界的名利侵蚀你的树根,不因他人的误导换一片土地,不因狂风暴雨的袭击而轻易倒下。从而遇上繁茂的丛林,芬芳的鲜花,没有污染的净土„„

杨绛曾说:“直到人生的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从容与淡定,曾一直期望得到外界的认可,却发现: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世界时自己的,你是谁,便遇见谁。无论曾经有多少飞蛾扑火,在任何时候都应握紧手中那一把余温尚在的灰烬,那便是——安于心。

安于心,成就更好的自己,并遇见对的人。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66分)

有一条涓涓流动的小溪,我看到一片叶子,一片脆弱的叶子随着溪水顺流而下;而我又看到一条鱼,一条顽强的鱼正奋力与溪水抗博,逆流而上。溪水一直不停滴流。

世界何其美妙,我们会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有人说,遇见谁,你便是谁,我们遇强则强,遇弱则也会变弱?为什么我们自己的命运是掌握在那些毫不了解的人身上呢?正如那片叶,溪水向东流,它便向东飘去,毫无自主感,这样被掌握了人生,没有个体的独立性,幸而我们不是叶,我们是那条可以奋力逆流而上的鱼。

我们是谁,便遇见谁。

想起那位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所说:“掌控故事的不是声音,而是耳朵。”的确,我们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体味到了什么,是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倘若我们内心足够强大,一切纷繁杂乱经过自己内心的净化过滤便就也会化为春天的那一缕阳光,温暖了自己。

《出神》的作者刘天昭,生于这样一个快时代,她没有加快自己的脚步,反而刻意放慢自己的步伐,去感受,去用自己的内心来感受这个世界。于是,她看到的是自己,那个内心温柔细腻的自己,她在别人忽略的过往中活出了自己惊心动魄的一生。

我们是谁,那是何其重要,我们只有明白了自己,知道自己的本心,才会追逐它,而不是被时代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忘了自己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出发。《月亮与六便士》中的主人公查理斯,他看到了自己的本心,在过了30年混沌的日子后,他突然明白,自己的内心是一直追求艺术的,于是他放弃一切,眼中只剩下的是艺术的光辉,他来到塔西提岛,他遇到了艺术,于是他绽放了自己。

现在社会要求创造力,新思维,而这些是来源于我们个体的独特个性,我们是一个个唯一的自己,不是其他的复制的别人,古希腊哲人曾说:“我们受教育是为了摆脱现实的奴役,不是为了适应社会,我们要成就独特的自己。

5 我们是谁,便会遇见谁,我们到那条逆流的鱼,是因为我本身也不被溪流冲刷,因为我内心一直只是挣扎,挣扎着活出内心的自我。

窗前有不断的水流落下来,是屋檐上的水,一滴一滴,时间也就这么流逝,而不变的,是我们,我们那强大的,坚守本心的意愿,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我们还是我们。

辛波斯卡说:“人们看着那条河,以及河对岸。还有那条逆流而上的小船。

把握自己,何求他人 66分

大仲马曾经有言:“世上任何才华横溢之人都懂得惺惺相惜。”才人和市斤小民即便有生活交集,但却终究形同陌路。而中国古人有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可见遇见谁也可以携助于个人成长。

然而,我们似乎难以预见,难以把控自己能遇见谁? 我们的出生、家庭,似在生命的起初就早已定格。然则,决定自己是谁就更应该牢牢握在手中。生命本没有名字,人人生而平等,既然如此,后天改造便至关重要,而不是强求客观因素。

米兰昆德拉有言:“把自己的身子交给别人的眼光来评判,这便是不安与怀疑的来源。”芸芸众生之中,人难免迷失自我,难免怀疑与不安,这一切追根溯源,都是源于我们主观的妄薄之心。“遇见谁,你便是谁。”虽有随遇而安、乐观旷达之意,但探其本质,仍是“甘”于平庸,随波逐流之态。随波逐波,主观能动的丧失,也源于我们的慵懒之心。庸庸碌碌看似忙碌,实则是懒惰的本性。只是愿意接受身体的辛劳,而拒绝了脑心灵的耕耘。“遇见谁,你便是谁”这一说在当下,强调了客观环境,淡化了主观努力,试图成立“妄薄之心”“慵懒之心”的遮羞布。在当下积极进取的社会风气中,对我们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而言,此言确存在偏颇之处。

谁说没有伯乐,世间就难有千里马?少年王勃,才高八斗,毛遂自荐,写下了流芳千古的《滕王阁序》。是金子便能发光,是人才便能受到赏识。贵人相助不可能在庸才的头上降临,惺惺相惜的总是才子佳人。“你是谁,便遇见谁。”更强调主观。只有决定自己是谁,才能决定遇见谁。生命本是人世间复杂的多面体,上帝赋予我们的可能本不公平,只有通过自己辛勤的双手改造自己。身残志坚者把自己不完整的生命活得感天动地,贝多芬如是,左丘明如是,他们不强求能遇见谁,而只是执拗于自己是谁。

苏轼有词云:“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这大概是这两句话的一个概括。几经波折的他逐渐明白——“遇见谁”似乎是时运决定的,而书写生命的篇章,成就“我是谁”是完全取决于自己。子曰:“用则行之,舍则藏之。”在时运不济之时,“遇见谁,你便是谁”或许是一剂心灵良药,但绝不甘甜长久。只有自己的主观努力才是真正的良药。

正如卡夫卡所言:“真正的自由源于责任的担当。”只有勇敢面对,主观上的努力才能让我们内心自由,渐行渐远遇或不遇

有人说,你是谁,便遇见谁。也有人说,遇见谁,你便是谁。实则未必,也许这都能成为生活的规律,但绝不是生命的定律。

不是每一匹千里马都能遇见伯乐,受到赏识,大展宏图,又怎能说没有遇见伯乐,它便不是千里马了呢?他仍是的。

孔子弟子三千,他们都遇到了孔子这样一个良师,然而三千弟子真能如愿成为像孔子一样之圣人?如颜回贤者又有几何?

不难看出,并不是你是谁,便遇见谁,也不是遇见谁,你便是谁。最主要的是寻到那一方净土,做好自己,做对自己。

遇见良师益友不易,因此即使无法遇见,仍要独善其身。寻不到良师益友,你也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前人留下的著作之中能让你学到的种种,在生活阅历增加时逐渐领悟的种种,都能引领一个人未来的发展之路。没有遇见谁,并不能成为你没能成为谁的借口。如果你没有意愿,没有抱负,即使遇见了,仍会走向失败。

在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之后,也许,你并不会遇到与你志同道合的人,然而,此时坚持走自己的道路才是正确的。陶渊明成为归隐山林之居士,是坚持了自己;孟德尔推翻达尔文生物进化论,是坚持了自己„„遇到志同道合之人固然是好事,但若微斯人,仍要与己归。那是一种气节,一种勇敢。当跨越百年之后,这种

6 气节与勇敢会被永藏。

然而在如今这个追逐利益与权力的时代,人人都想有一个强大的“靠山”,迷失了自己,自己究竟是谁?已全然不知。

人们似乎都开始认为,“拼爹”、走关系是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遇见一个有权有势之人,必能助自己一臂之力,飞登青云梯,傲视群雄。未免让人呵呵。

久而久之,社会便成了一个大染缸,进去走一遭,出来全是黑的,又是谁说着透过黑暗能看见耀眼的繁星?的确,人们现在是能看到明星,那是遥远的历史文明的光芒,但不觉得那光正在变暗吗?

顾城说:“一个人应活的是自己,并真实。”一个人向往的世界不应该将权利作为首当其冲,不是想着要成为谁,就一定要遇见谁,也不是想着我成为谁了,就一定能遇见一样的人,而是做自己,做真实的自己。

自然,当你独善其身时,眼界会发展转变,你会拥有一种魅力,去吸引和你一样的人,也许还能改变身边的人。

生命不能执着于遇或不遇,而是应将完整真实的自己展现,再去遇或被遇,你才能更好地完善自己而或感染他人。

遇与不遇,二者皆有益处,先善己身,而后思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