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花开的时候
初二 记叙文 3597字 198人浏览 伊人5788089

等待花开的日子当生命的乐章在岁月的涟漪中荡漾开来,我们难以抓住时间稍众即逝的脚步。当现实中有着太多的羁畔,我们艰难或难以迈出一步,也许回忆会带来丝丝温暖,让我们拥有等待花开的勇气。常练抬头看着办主任正在讲解习题,略微有些无聊;眼睛向右一扫,只见高考倒计时上写着“现在离高考结束仅有30天”,又添几分焦虑;又看了看前排李芷美的位子依旧是空的,就又增了几分悲思。就不禁写了曹组的一首《忆少年》。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念过眼、光阴难再得。想前欢、尽成陈迹。登临恨无语,把阑干暗拍。寄诗思人刚写成,就听到铃声“叮铃叮铃”,下课后同学们睡觉的睡觉,上厕所的上厕所,各干各的事。正在常练发呆时,“嘿嘿,我来看你写了什么?”常练一惊,那张纸便被人拿走了,便想争抢,口中叫道:“显年,别闹了。”显年笑道:“你这么着急,是写给谁的情书,快快从实招来。”两个人的声音激起了前排的女生徐布颜的注意:“王显年,我们看,别管他。”常练无语,只能作罢。两人看后,显年说:“这是你写的吗,写的挺好的。”常练笑道:“怎么样?我的文采不错吧。”布颜用手敲了二人一人一下,两人不解道:“干嘛打我?”她先指着常练:“你这家伙就知道骗人,还文采好。”又转向显年:“你这个笨蛋,平时不读书,这是宋人的一首词。”这是铃声响了,众人都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显年摸着自己的头,笑了笑。看见常练正在看着布颜的旁边,那个属于李芷美的位子,淡淡说道:“你···想她了。”常练一惊,未看显年,轻叹一声。南中初会常练住在安徽的一个小县——南陵县。本县的南陵一中虽是县级高中,却因为教学质量高,享誉盛名,是省级示范高中,连续十几年位列皖南八校之首。无形中南中成为南陵学子心中的圣地。常练考进南中,有着几许兴奋,更多的是一种满足和骄傲。还记得第一次去学校办完入学手续,常练便想一个人去看看校园,这个自己将度过三年的地方。他不知道,这一看竟使自己牵挂了三年。常练看了看学校周围满是郁郁葱葱,充满了古韵国风,不禁喜上眉梢。看着手中空着的饮料瓶,就扔向旁边的垃圾桶,谁知未扔进,常练摇摇头,便向前走去,准备去捡起来。这时一个身着白衣,一袭长发的少女捡起扔向桶内,常练走过去笑道:“谢谢”。姑娘点点头,“下次小心点”说完便走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常练。接着常练便开始了自己的高中生活。令他欣喜的是他的前排是他的初中同学徐布颜。两人初中成绩在班上差不多,关系自然较好。常练的同桌叫王显年,性格活泼,幽默风趣。常练本来也是能说会道,二人相处倒也融洽。更巧的是,布颜的同桌便是那个白衣少女,叫做李芷美。还记得第一天到班上,常练和周围的人打了声招呼。后来,李芷美进来坐在了常练的前面。常练看见她穿着那件白衣,自然认了出来。边说:“嗨,你还记得我吗?”显年听了,惊道:“我靠,兄弟,你也太能搭讪了。”李芷美看了看,想了想,笑了起来:“你就是那天那个乱丢瓶子的那个人。”一语出,布颜和显年都相视大笑,常练尴尬的低着头,不知为何,竟有几分高兴。后来随着相处,渐渐知道,李芷美话并不是很多,成绩较好,她一直在练习笛子。有时讲话有点古人的味道,经常说话时来几句古诗。由于四人位子相邻,渐渐就成了好朋友。校会之缘“你听说了吗,明天十一,举办校运动会。”一大早,显年便兴高采烈的告诉常练。常练笑道:“举办不举办又和我没关系。”显年忙道:“怎么没关系,那可是全校美女都去,可有眼福。要是不幸获奖了,那可就···”说完便大笑。布颜回过头“那就怎么样,满脑子的坏思想。”看到两人斗嘴,常练也不说什么,毕竟司空见惯。常练对李芷美说:“你去看吗?”芷美说:“每个人都要参加开幕式。”常练对显年问道“你真去?”“是呀,那还有假。”“那你参加哪几个项目?”显年转向两位女生:“你们觉得我应该参加什么好?”布颜笑道:“你还是参加相扑比较好”显年说道:“让你提供意见,你竟然还不忘损我。”李芷美慢慢道:“我觉得你还是跑步比较好。”“这话才说到点子上。不像某些人。一点常识都没有。”布颜怒道:“你说谁没常识。”“谁没常识我就说谁”“好了,别吵了。显年我觉得你的身体素质较好,但比不上那些体育特长生,你应该跑200米和800米,那样应该挺好的。”显年拍了拍常练的肩膀:“好兄弟,和我想的

一样。”芷美说:“那你要加油。”显年对布颜说:“怎么,你不帮我加油。”布颜笑了笑:“那你可要小心别进医院。”显年却笑说:“成你吉言。”布颜一时懵了:“你没事吧。”常练芷美笑说:“这家伙被骂傻了。”显年也跟着笑了。运动会上人山人海,有着组织该运动会的领导老师,有有着加油呐喊的同学,有关看热闹的家长,但无疑真正的焦点便是赛场上的选手,但那些提供食物,传递饮料,打听消息的志愿者也是值得肯定的。常练,布颜,芷美等人便属于这一群体。常练递过一瓶水给正在热身的显年。“布颜,芷美,她们人呢?”常练回答:“芷美不太舒服,布颜扶她去休息,马上就来。”显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后又有了一丝兴奋。“显年,到你上了,你要加油。”“放心吧,个就是一个传说。”“各就各位”随着裁判的声音响起,每个人都站在起跑线上,显年却四处张望,仿佛在寻找什么。“算了,她不回来了。”显年暗道。裁判的枪声响起,800米决赛便开始,选手迈开了矫健的步伐。旁边一个同学对常练说:“不好,显年起跑不利呀。”常练不语。一会儿一个声音传来“怎么样了?”是布颜。“不妙呀,还有150米,选手们快冲刺了。一共8个人,显年排第七。”这时常练向旁边一些同学说:“我们一起为显年加油》”“显年,加油。”此起彼伏的声音,显年向这边望去,看见车常练,看见布颜,嘴角闪过一丝微笑。“我不能输”他咬着牙,一鼓作气,连超三人,还有50米,周围加油声更盛,20米,10米,最后显年成为第三名。常练和几个人赶快接住显年,有人递水,有人扶着他。“好样的”“真不错”这时布颜走过来,笑了笑:“你这次还真的像个男子汉。”“你还好吗?”芷美回过头,是常练。“你不看比赛吗?”“精彩的节目都差不多玩了。倒是你,一个人,不想去看看吗?”“我不太喜欢这种热闹的场景。要不,我吹首曲子给你听。”说完,芷美拿出一支碧绿湘妃笛,轻轻吹出朵朵音符,手指轻舞,仿佛仙子飞天,仿佛精灵吟唱。也许,生活就像这样该有多好。放下繁杂的学业,不管校规世俗的限制,随心而作,率性而为,。但不能,一切事物都有其自身的规则,我们无法逃脱。一曲毕,芷美甜甜的问:“我吹的怎么样?”“很美。只是这首曲子不曾听过,想必不是流行歌曲,应是古典歌曲。这笛声虽美,却仿佛带有丝丝伤感,曲声随妙,却夹杂着点点挣扎,但是,一曲之中大多数循规蹈矩,似乎难以逃脱曲子的束缚。”听了他的话,芷美一惊:“你知道我为何学音乐吗?”“想必不是你喜欢这样吧。”“我父亲是个音乐老师,他希望我考入中央音乐学院。虽然我不愿,我只有强迫自己去爱。每天中午我都会到学校练半个小时的笛子。虽然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可我想过自己真心喜欢的。”说完她慢慢走出教室。常练没有跟上去,“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忽然一陈风过一张纸滑落,上面刻有眉清目秀的字迹。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这次的校运动会圆满结束,显年800米第三,200米第五。他们所在的16班高一年级第二,全年级第八。显年也因此获得了奖赏,听说和别班的好几个女的有点不一般,这倒不提。常练和芷美对室内闻笛声一事绝口不提。别人倒也不在意。只是后来常练中午基本都到学校来睡觉,说自己可以多看会书。七十校庆又是一天中午,常练对芷美说:“我听显年说下个月是南中七十校庆,你参加吗。”芷美点点头:“去呀,这段时间我渐渐领悟了音乐,不再那么多的抱怨,我想我会表演好的。谢谢你。”“谢我,为什么?”芷美只是笑笑,不再言语。南中始建于1939年,比建国还早10年,更加反映了,南中的悠久历史。七十年的校庆自然是大办特办,请来了县市级的领导,也请了有名声的各届校友。由于座位有限,高三任务繁重,于是只有高二前去。随着表演的进行,大家的热情被逐渐点燃。原本常练左边是显年,右边是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再右边是布颜。布颜和那个女生说了几句,过了一会儿,二人变换了一下。常练问道:“你怎么坐过来了?”布颜笑道:“这里视野好。”这时,显年和常练小声嘀咕了几句。一会儿,他们二人也换了过来。布颜不解道:“你怎么过来了?”显年也笑道:“这里视野也好。”常练忙说:“好了,快到李芷美了。”“对,看在芷美的

正如牡丹在冬天无法开的绚烂,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芬芳开在花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