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温暖
初一 记叙文 879字 3947人浏览 zfy千寻七

还记得在我七岁那年的一个下午,那时候六、七岁的孩童们都喜欢玩一种叫做气垫船的东西,而那时步行街的街口刚巧有一家气垫船……

那时的我不懂事,正所谓“七八岁讨人嫌”嘛,而那时我正是那样一个孩子,每当父母带我去步行街,一到那个气垫船,我的脚就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一次上,而父母觉得气垫船不安全,就不让我玩,每次我都和父母生闷气。我也不说话。

终于父母“妥协”了,交过钱后,我便兴高采烈的跳到了气垫船上,我发现很多孩子都爬到龙头上去再往下跳,我觉得那一定很刺激,于是我也爬到了龙头上,倒计时三……二……一,起跳,在那一瞬间,我仿佛变成了小鸟,然后降落在软绵绵的气垫船上,我十分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又一次爬到龙头上,又是一次倒计时,一样的气垫,可是我的左臂和左脚却狠狠的与一个十分坚硬东西来了一次碰撞,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便不知发生什么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我再一次醒来是在医院的门诊室里,看到医院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总有一种害怕的感觉,这时我发现我的母亲正坐在我旁边一直安慰着我,正在这时一个医生走了过来,看了看我的胳膊,用手按了按,我又一次感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可是我咬着牙,眼泪已控制不住,我只能忍住让自己不叫出声来,可这时,一旁握着我右手的母亲却不停的颤抖起来,温热的泪水滴落在我的手上,我又一次疼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母亲坐在另一张病床上,我对她微笑,可母亲的眼圈却红了。

过了一会给我按胳膊的那个医生又来了,对母亲说什么手术,我耳朵不太灵,等到医生走了,我用微弱的声音问妈妈:“妈,怎么了,什么手术啊?”母亲摇摇头勉强笑道:“不是,你听错了,不是手术,是走路啊,等你好了,妈妈带你去北京玩。”我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过了几天,早上被几个进入病房的医生抬到了另一个床上然后带我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一个医生在我的左手上画了几条线,然后我就晕晕沉沉的睡去了。

而再一次醒来是第二天的下午,我一睁眼就是母亲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正十分担心的看着我。我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我哭了,哭的天昏地暗。而母亲一边安慰我也边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的无言,母亲的慈爱,让我深深的感觉这便是家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