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懂了经年如水的声息
初三 记叙文 824字 123人浏览 暮光之处心若城

我读懂了经年如水的声息

323罗锦松

梦回间,潇雨蔓延。不知是谁打翻了那砚台里的古墨,泼染出经年如水的声息。旧年我未懂,如今我懂了。

白云悠悠,获卷或舒,那时我同外婆一同去赏那梅观柳,于古道小巷,见那老者,弹唱二胡,或是空山鸟语,或是月夜,都那么动人心弦。他身着旧衣褛,多日尘沙已镶于指缝间,就是这么一位垂垂老者,足以撩拨我心弦。似乎外婆也醺然于此,于她眼里我看见了眀净山岳。我曾问过,为何那经年如水的声息如此动人,可弹琴的老蒋为何依旧过得如此清贫,外婆只是会心一笑地说你不懂。

初秋来了,我匆匆回乡,一路云来云往,花已盈盈轻绽放其素雅飘逸的风姿,一朵朵银白如雪,翠绿旳叶,幽淡的香,清灵的骨。刹那间,熟悉的声息萦绕两耳,风尘裹住的心抹亮了

我拿一串荔枝飞奔小巷。不知今日他是否仍弹唱那几首悦耳的曲目,又不知他是否坐于地边矮矮的石墙边,吸着水烟,身着破褴褛,由于儿时的不解,使关于他的事我是如此向往。 慢慢地,慢慢地,我到了。素日里丰神清朗的他现已身心疲惫,他依旧穿着一身旧衣褛,可是,他于那楠木门前立了一牌坊,蒋氏二胡,可想多年以来他处境窘迫。

芳草斜阳,兰风桂露,人已散尽,唯我独坐堂前。他双眼紧闭,头随曲调摇着,醉了醉了,他醉了,我已醉了。不经意,曲已弹尽,可他双眼眯成缝。他是在回味,醺然于此,慢慢他才张眼。他嘴角一扬,对我说:“瞧你都听傻了,该回家了,别让家里人担心了”随即他拿着一把锄头,霎时间,我看到那满是伤疤的双手,顿时我才明白如此文艺的他亦只是一农夫。我惊叹如此粗糙的手可弹奏如此曼妙的《空山鸟语》,惊叹浩荡的大海中依旧有一株兰草,一抹新绿。

一路回家,细碎夕阳泼洒于小径,只见他的背影消失于麦田中。回家后再问外婆,她还是笑着对我说:“老蒋爷爷是一位出色的琴手,当年还在县城里拉琴,可生活所迫,他最后回乡干农活。”我懂了,我懂了,如期拉琴的他,只因心中拉琴的梦散不了,散不了。 似水年华已流逝,楠木门前,灯影摇曳,忘溟灭,只因梦依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