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初一 记叙文 2059字 274人浏览 xiaodd688

真相

其实,汉字和它所形成的汉语,是最为科学和霸道的语言。可是,后世不屑子孙不识货,拿着青铜宝剑当木棍耍,有一个时期竟然还差点被废了,真是混帐!

清末,中国传统文化走入死胡同,缘于以清政府为代表的封建统治阶级极端愚昧的压制。清风本来就不识字,可他们竟然让人也不识字才好!只是,他们压制得了国内,却压制不了蛮夷!在他们自鸣得意为自己的压制感到成功的时候,满意却在中国已有的技术基础上,大力发展科技,产生中国封建统治者所不能想象的工业文明。这就是中国在建国前,中国人愚昧而又崇洋媚外的根本原因。

封建王朝的这些愚昧的行政经验,要求我们今天以中国共产党为执政党的各级政府,必须站在文化、科技等方面发展和应用的最前沿。否则,就会有两种结果:要么被先进的科技所愚弄,最终被社会抛弃。也就是哲学上所讲的生产力的发展,引起生产关系的变化,最终引起上层建筑的变化。要么是当局对科技的发展因不能有效驾驭,而将它定性为“奇淫巧术” 而将它压制(已有苗头),最终走向自欺灭亡。在哲学上讲就是,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当生产关系足够强大的时候,它会压制和约束生产力的发展。

2012.11.2

在人类的认识史上,达尔文的进化论也许是最毒的一剂毒剂!在它诞生以来的一百五、六十年间,地球已知物种灭绝了近三分之二!也许有人会问,这和进化论有什么关系?人们期待着物种以及自身有着更好、更高水平的进化。可事实是,这些物种因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毫无所谓进化的灭绝了。而每一个物种都有着我们至今无法探知的逻辑系统。今天的要务,就是尽快、尽可能的清理进化论的流毒,重新树立科学的生物认识观。

作为科学的组织主义的倡导者,怎样才能实践科学的组织主义呢?

一、在军事方面,以国防部为代表,尽快实现指挥成军。只有实现指挥成军,才能实现海、陆、空、天、电等各个兵种在后勤保障、军事工业的科技发展、生产以及部队的日常管理、战时前线指挥、战略战术的确定和实施等方面的最大优化。这就要求军队建设必须依靠现代以超级计算机为代表的所有尖端科技技术为依托,将整个军队科学的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有机整体,以适应和引领现在和将来的军事发展。

二、在经济方面,以财政部为代表,尽快实现全国所有大中型企业(包括跨国企业)及个体经营者的的经营状况、财务等方面的即时监控与管理,分行业、类型、规模等,建立尽可能统一的财务核算电子系统。

三、在政治上,大力提升现有各级政府人员的知识水平,以同样以超

级计算机为依托,大力提升他们以信息化为代表的执政水平,最先进的科技进步,要在政府的行政管理中尽可能的最先应用起来。

四、在党的建设上,尽快建立中国共产党党员网,给每一个共产党员都有一个参与国家建设发言的机会。记住,在所有诸如“神舟上天”的巨型工程当中,都有参与其中的哪怕一个普通士兵的才智贡献,而不是某一个人能够独自完成。

这里再说明一下什么是科学的组织主义:一块布,它是由许多根线在织布机上纺织出来的,横向为组,竖向为织,他们的有机结合才能织成一块完整的布料来。再如一张网,组成这张网的每一根线、每一个节点都不可或缺,这张网它有中心、有边缘,但是,任何一个部分都不可或缺。中心的任何颤动,边缘既有感应,同样,边缘的任何变化,也能产生感应到中心以至整个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任何一个节点都是平等的、开放的,他们既独自发挥着每一个节点所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时,它的发展也及时为整个网络提供着不可替代的生机。相对于以上所述的党员网,如果给每一个党员都有一个信息化的平台,让他们积极参与到涉及党务和社会管理的方方面面,让这个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的集团来形成合力,共同管理集团本身以及整个社会,让这个集团化的管理,来防止独裁、约束无政府主义的所谓自由、民主,让整个社会在有序和充满生机的氛围中走向永远。

对社会的本质没有明晰的认识,政权的更迭将永远走不出兴衰的圈子。

仔细探究近、现代西方社会所提出的自由、民主等理念,其实是针对着以中国封建社会为代表的极权、独裁体制所产生的另一个极端化的社会治理模式。只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极权、独裁在社会治理手段极为落后的情况下,是有其合理性的,要不然,中国的封建社会何以存在了两千多年?而它的恶劣性也在元、明、清尤其是清朝末年充分暴露出来,已如秃子头上的虱子,最终令人所唾弃。今天也只有今天,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才为社会管理的崭新样式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显然,无序的、盲目的自由、民主不是他的首选项。

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大家都知道吧,文化对一个民族来讲,就是一锅温水,在这个民族之中的每一个人就是青蛙。

从清王朝统治中国的历史事实来看,一个文明的民族誓死也不能向暴力低头。

从种种迹象来看,西方的政治体制似乎就是针对世界的独裁体制而

设。只是,他们真正搞清楚独裁体制的弊端了吗?依本人之见,他们也没有搞清楚。纷繁而复杂的社会现实,让他们针对独裁的社会表象做出了另一个极端的社会追求。

社会的发展需要理性,热情要以理性为基础。只有客观公正的去回顾历史,才能做到以史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