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埃博拉,我们该有反思
高三 议论文 1455字 40人浏览 林秀美3

中国曾经历过一个不平静的春天,一个陌生传染性疾病——非典席卷全国。然而随着“非典”的平息,我们对疾病的预防又日渐松懈。相对而言,我们的“敌人”却从未示弱。从非典到禽流感,从艾滋病甲型如今埃博拉更是后来居上傲领群雄。

还不知道埃博拉为何物的人,想想“非典”就明白了——同样作为具有传染性、能致人死亡的病毒,“非典”已经让国人印象深刻,而埃博拉一旦感染致死率高达90%。今年埃博拉在非洲的爆发,是发现这种病毒以来最大的一次,引起全世界紧张。

尽管医学家们绞尽脑汁,作过许多探索,但它的真实“身份”,至今仍为不解之谜。没有人知道它在每次大爆发后潜伏在何处,也没有人知道每一次疫情大规模爆发时,第一个受害者是从哪里感染到这种病毒的。“埃博拉”病毒是人类有史以来所知道的最可怕的病毒之一,用一位医生的话来说,感染上“埃博拉”的人会在你面前“融化”掉。唯一的阻止病毒蔓延的方法就是把已经感染的病人完全隔离开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过中国多家媒体报导“国家卫生计生委表示,中国具备应对埃博拉疫情科技储备,包括检测、诊断试剂、抗体生产能力以及疫苗的研发。”大多数读者看这段话,会理解为对埃博拉的抗体治疗已经有效,而中国已经掌握了抗体治疗技术。于是就出现了网友们欢欣鼓舞的反应,让这种反应继续发酵的还有媒体氛围。连日来,中国援助非洲抗击埃博拉的报导连篇累牍;中国的医学家纷纷给出对埃博拉的“辨析、对策”(中国中医药报),“阻击埃博拉,中国有力量”(今日早报)、“苏企仅用时三天合成埃博拉病毒关键基因,为控制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苏州日报)之类的说法频现。

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所谓中国掌握不过是移花接木。

曾有两位美国志愿者不幸被感染,眼看着就活不了了,恰好美国和加拿大于近年联合研制了一种治疗埃博拉的药物虽然还处于试验阶段,但也临时被派上阵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么中国是否掌握这种抗体呢?答案是否定的是新近的研发,目前关于其的公开信息寥寥无几,何谈被中国掌握?从生产角度讲,目前的开发者生产出来的量都极少,给两位患者使用后几乎耗尽,怎么可能“中国已经有了很好的制备能力”呢?

实际上中国更是缺乏研究埃博拉的基础设施,例如P4实验室。

P4实验室即生物安全等级为第四级的实验室。因为害怕病毒传染和扩散,所以对埃博拉这种没有防治方法的病毒进行研究,必须在最高安全等级的实验室里进行。在这种实验室里,科研人员都穿得像宇航员一样来保护自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没有P4实验室,研制所需的试验就无从谈起,何谈“掌握”?我国在2003年被“非典”触动后,提出要建设P4实验室,但是至今还没有建成。

P4实验室不只是欧美有,我国台湾有两个,印度也有四个。那为何中国大陆还没有呢?为什么2003年提出要建设,预计2006年就能建成,可现在还没建成呢?其实正如很多科技工作者所言,中国至今没建成P4实验室,是因为基础太薄弱,也就是重视的太晚,等非典来了才意识到重要性。

长期以来由于宣传原因,中国民众眼里的高精尖就是火箭、卫星、超级计算机……在这上面投入,出了成果民众很有自豪感,所以国家很早就重视。而P4实验室,你说出来老百姓谁知道是什么玩意,所以重视不够也容易理解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今,埃博拉如魔界重楼般越发强大,抵抗埃博拉已经成为目前人类发展繁衍面对的重要问题,我们需要面对的传染病远不止埃博拉。从非典到埃博拉,每次传染病的暴发都像一面镜子,能反映出许多长期被忽视的问题;每次传染病的暴发也都是一次警钟,一次预演,我们不能预测未来的危机是什么,但是我们只要不断反思,不断进步,才能抵挡住更多如同埃博拉的病毒。

高三: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