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初二 记叙文 6字 1361人浏览 点横横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2)

“回来吃饭了,小余汤!”青绿的田埂边,久久荡漾着外婆缠绵不绝的声音那一声声呼唤,淹没在清香的麦田里,触动了我心灵深处的柔弦 ——题记

轻风掠过思绪的眉梢,勾起我记忆深处的声音

小时候的外婆家,青砖碧瓦的后面,是那多得快把我吞噬的绿铺面我的眼眶,装点了我的心房,那时的我,无忧无虑,神秘巧妙的大自然,吸引了我不是很宽大的脚步,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每当我的身影渐渐隐没在无尽的绿海中,时光如流水般不留痕迹的走过那时那个略有些弯曲的背影总是在饭时准时出现在田野的尽头,传来“回来吃饭了,小余汤!”

顿时,我意识到自由时光的缩减,心中总有些不愿意,那时的我不理解外婆的苦心,执意的逃离夕阳的影子,绚烂了整个天际,金粉下的却是个小黑点,延伸在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内心莫名的无边无际的恐惧,像潮水般包围了我,直到我的那声“回来了”满脸怒气的外婆闻声追来,怒气中氤氲着柔情,“该打,你该打”,狠狠地拽住我的衣领,扬起的手迟疑的放下年少的我,依然乐趣无穷,并未领悟外婆眼里弥漫淡淡的担忧与无奈,夕阳下的我与外婆,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晃眼的时光,悄悄地从指缝中溜走我却不知何时,高过外婆精干的身体,远远的把她老人家甩在后面老远的地方无情的时光将一个人改变了许多,许多—— 青绿的麦田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变成水泥地,再回外婆家,一切在记忆中淡泊了繁重的作业让我的空闲的时光少了又少,小时游玩的麦田竟在一刻发现时如此珍贵,因为那里有我和外婆美好的回忆,现在的我,独自坐在路边,沉静 又是一次夕阳时,田埂上外婆不知何时矮的许多,劳累的学习生活将我与外婆的麦田“交流”的时光压榨,再压榨漫天的金黄铺满了我眼帘里的外婆,步履蹒跚的她悠悠的走近不知怎么外婆头上星星点点,拨开了我记忆的花蕊她缓缓地坐在我的身旁,与我景观落日轻风拂过记忆岁月的衣袖,毫不吝啬的包围着我与外婆“小余汤,回去吃饭了”那一刻,似乎没有了那股怒气,没有了那股嗔怪,平添难得的温馨

起身,与外婆缓缓走过这段被岁月剪得细碎的时光,思绪飘荡在摇曳的金黄中这一次归路,却是我的大手牵着外婆的小手,缓慢,细长,金黄的尽头,似乎又听见外婆的那声迫切的“回来吃饭了,小——余——汤!”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3)

我撑一支长篙,漾在记忆深处,忽闻一阵声音,我知道,那是栀子花开的声音 ——题记 在我的心中,流淌着一种声音没有前奏,也没有终止;只有一波波的水花氤氲成的涟漪我未曾看见过的音符,好像长着一双隐形的翅膀,在我的心房里飞翔 天好似泼了一把乳白的墨汁,风一吹,便揉成千丝万缕的云展云舒丝丝如缕的阳光俏皮地溜过枝丫,被剪得碎碎的光影折射间,投在屋前的花园,成了满地斑驳门前,你弯弯如月牙般的眸子溢出满满的爱意,温暖了我潮湿的心你温情的双手捧起一颗栀子花的种子,让它在心田拔节

撑起岁月的竹篙,划过年华的长河,停靠在那个栀子花开的溪畔记得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深深地依靠不知是天气太冷,还是自身技术的缘故,溜冰时我不只一次地跌倒,却能一次又一次的爬起可是这次,随着“扑通”一声,我重重地摔在地上,好一个“狗啃泥”我赌气似的不愿再站起,任凭寒风凛冽无情地扑打着我的双颊老天好像嘲笑我一样,忽然间穿上了一件黑斗篷,压抑的我喘不过气来正当我感到绝望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回头,却看见你站在风中,眼眶里盈满鼓励我分明感受到有一束炙热刺破昏沉的空气,射在我的心田

那一刻,我清晰地感受到心中有一阵萌动,栀子花的种子要发芽了吗?蓦然间,心为之动容了

我浑身好像充满了电一般,暖流在我的血液中产生了向上的压强我快速地爬了起来,我又一次清楚地看到,你的眼中,尽是喜悦带着你赐予的鼓励,我试图再一次尝试你的信任是那江南朦胧的烟雨,小心地浇灌着我心中的栀子花 或许是凡尘太快的奔腾,再度回眸时,你仍旧停留在伊始岁月的荏苒让我看到你隐于青丝间的根根华发我明白,不管岁月如何向前,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你对我的爱,不会断你点点滴滴的爱形成爱的合力,让我心中的栀子花拔节 泛舟湖上,不经意间,只听得“啪”一声,我知道那是花开的声音,那是栀子花开的声音你的爱绵延,只是我心灵的旅程进入转战的期间小憩在驿站,剥开一片片栀子花瓣,纯白的花白上书写着你对我的情意,那是栀子花开的声音——“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青青纯纯的爱„„”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5)

砰——啪!”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米花的巨响打破了街道的平静,仿佛要震慑到人的大脑深处去这些年头已经很难在街上看见爆米花的摊贩了,现在听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看见了自己童年的身影

小时候,总能在路边看到几个买爆米花的摊贩那葫芦状的爆米花机,在我眼里仿佛是被施了魔法的容器只听摊主的一声吆喝——“爆米花咯——”,围在周围的小孩子们都会迅速捂起耳朵,接着是一声好似雷神发怒的巨响,那些玉米的小小颗粒,就像是争相炫耀一样开出了一朵朵白花

那时的我很喜欢爆米花,却对刺耳的声音感到十分惊惧,从不敢独自一人去买爆米花

这时妈妈仿佛就会看穿我的想法,她总是带着我大手拉小手儿地在街上闲逛,就为了陪我找到一个爆米花摊贩儿

每当摊主吆喝起来时,妈妈温热的双手就会及时地紧捂住我的耳朵,不时地向后退一些,再退些忽地一响!从我耳中听到的巨响就变为了闷闷的鼓声,不但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还挺好听哩!

每当我问起妈妈害不害怕那声音,她总是会微笑着说:“为什么要害怕呢?那可是让玉米粒开花的咒语”我听了后不禁来了兴致,爆米花的声音在我心中仿佛也变得亲切无比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妈妈独特的“加工”下,被编写成了神奇的乐章,让我的童年生活不再那么单调,仿佛充满了爆米花的“香甜”,让我难忘至今

人生就像是被置于留声机上的一张张唱片,在唱针下奏起回忆的乐曲,咿咿呀呀地倾诉着过去的时光,有的在时间的磨合下音质早已模糊不清 然而,有一种声音令我难忘,它还是那么的嘹亮,仿佛还是昨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