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二检作文2017
初一 散文 5379字 1034人浏览 唐婉祺

高三语文二检优秀范文

我眼中的“中国女人”

“在人生路上,将血一滴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乐。” 鲁迅撰道。

动荡时代的文人确乎如此。吃下去的是草,然挤出的却是血,来唤醒愚昧的国民,改变腐朽的国政,以期未来光明。

“改变自己,进而改变世界”是这些文人紧握笔杆,以笔为枪的动力源泉,这似是一片森林里的一条路,人迹罕至,蜿蜒曲折,并无多少人选择,而其不愿用安稳和毫无波澜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去筑起遮蔽远方的围墙,不愿在穷年里碌碌无为,文人们改变了自己在水一方,茕茕独立,清高自守的传统形象,而是融入了网络文化的发展潮流,提升新技能,为文化的传播与发展添砖加瓦。

而文人选择的这条改变世界的路途并非是迢迢坦途,星光大道,大多数的他们都在清贫苦寂中慢慢磨炼他们那颗向善向美的心。他们更愿意将自己想象成一只远方山洞里的蝴蝶,煽动煽动翅膀,在太平洋上形成飓风,然现实一任骨干无情,猜透了文人的心思,给以沉重的寂寞。文人也并无怨意,只更加看他们的脚步并仍前行。这样的文人怎能不令人钦佩?

我欣赏木心的顾左右而言他:“所谓无底深渊,跃下,便也前程万里。”他便隐了那后半句:“所谓至上云端,掉下,便也深渊万里。”女人的智慧即使是身处桎梏也不会有丝毫失色。逆途于他们,不过是雨中漫步,仍觉快意。文人将其幸厄一生化为纯酿,让路过人们回味流连,牢记心头。 伍尔芙的女权主义思想即使在《墙上的斑点》中也略有体现:古斯塔夫. 福楼丁的高昂生命激情在明快的“我注定了要做诗歌风琴的手摇柄,而你要为了你爱的生活而生。”这样一阙情诗中也有流露。文人是将自己生命的改变历程和对世界的呼吁变成流在骨中的血,于书山稗海中钩沉隐觉,一旦发而为文,便是其血的烙印,引人深思。

我不禁想起了快乐王子。在王尔德笔下的功利社会里,小王子卸下了富贵名誉带给他的重重铠甲,释放自己全部的爱与暖来感染他人,给予他人生活的力量。文人也正以这样的姿态,将其精神的明亮一点点释放,照亮世界。

改变自己

王开领在《古典之殇》中如是言:“正是这种华丽的吹嘘和骚动让我怀念一种有形的诚实,正是满眼的浮尘和不实感,让我急于寻找一种有根的生活。”为了适应这个世界,我们改变自己,将自己涂抹得面目全非,毫无道德底线。

这文明与野蛮,现实和道德的分界线,薄弱,混沌,而且一扯就断。世界如此浩瀚以至我们无能为力所以选择改变自己。

生活在这车水马龙的一片滚动的红尘中,华丽的形式迷离了你我双眼;糜烂的生活姿态枯萎了青春盛宴;浅显薄弱的文化,荒芜了岁月浮生。我们紧跟着世界的步伐,改变了自己成为没有道德观的行尸走肉。

从表面上这样的悲哀来自于外界因素的挑衅和诱惑,“毒”疫苗,“假”奶粉,“有色”馒头层出不穷。而实质上是人们缺乏敬畏生命的意识和人性的妥协与软弱。人们改变自己的真善美去更好的在名利场搏斗,是对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坚守。

宫崎骏说过这样一句话:“你简单,世界就是童话;你复杂,世界就是迷宫。”在万象喧嚣中,这样必然会导致人心道德感的丧失,生活价值的利益化和社会价值底座的崩塌。终于,他们在这场癫狂的战争中成了癫狂的人。

“有多少人愿意在大流中成为少数呢?”徐贲在《犬儒注意横行》中这样问道。然,在这个名利为先,道德为后的竞技场上,总有人跳出烟火,沉浸在自己的道德为上的世界里自得其乐。 三菱,财阀兴起于明治时期,至今兴盛不衰。世界不断在进步,商业利益日益膨胀,三菱仍以他的企业道德坚守自身的品质质量要求,坚守自身的武士道精神,不改变为商的道德心,不流俗,不盲从,不负此生。

很喜欢白落梅的一段文字:“人情有如红梅白雪,世事不过静水清风。也许我们该学习,像花儿在风尘中修炼,看尽繁华变迁,风骨依然。”我们要顺应时代变化但绝不是将自己的道德扼杀,虽然我们可能改变不了世界,但我们也不能改变自己丧失道德底线。

弹指不过须臾,岁月渐染年轮。当我们在顺应世界发展,改变自己却坚定自身道德时,时光将把无用的水分蒸发掉,将最原汁原味的精华呈现出来。

待清风徐来,木俱秀于山林,借一壶酒,对影三人,五分月色,七倾流年,九曲回廊,眉角十里春光,聆听岁月回声。

改变自己进步,坚守道德之心。

世界依旧,何不变己

泰戈尔有言:“即使生命如尘,但愿岁月如歌。

汉霄苍茫间,弯眉凝思,确是如此。世事洪荒,千变万化,我们不过尘世微小的一粒沙,惟有改变自己,方可耀彻流年。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既然我们都无法改变世界,何不改变自己,以己之力敌这不变世界。

挥一袖清风舞明月;

捻一抹花香醉苍穹。

是谁?铁骨冰心,迥出尘埃,深知世界不可变,于是越过苦难,戏言己为“左盲生”,笑谈“一生心事为花忙”;是谁?于不变世事中吟出“独目著寒花”,不畏世事变迁,不断改变自己,这才塑造出其凛冽气节;又是谁?塑造自己坚忍不拔与乐观豁达之品质,大谈“尚留一目着寒梢”,令人敬佩不已。

是你——汪士慎,诚如顾城所言“人可生而如蝼却美如神”。你不断地改变自己处世之心态,于这不能改变世界中耀彻流年。可敬!可叹!

缘何仓央嘉措不愿拘囿于活佛的清心寡欲,愿做这尘世最美的情郎;缘何嵇康愿轻携一曲悠古,翩跹于天涯彼岸,一曲《广陵散》,万丈离别情,缘何米歇尔福柯勇于向权力说不。

那是因为他们无一不明白每个人都是浩瀚宇宙中的渺渺星辰,世界之广阔,无边无际,不可扭转,惟有改变自己方能守住心中一方净土。

然,太多的人仍在此情不关风和月的柔媚中摸爬滚打。反观当下,人们趋于利,避于野,醉于声色犬马之间,在花街柳巷,过得颓靡,在歌舞声处,麻醉自我,却从未想过改变自己以迎这无法改变的喧嚣世界。

禅语有言:“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改变自己,并不是为了迎合世界,迎合他人,那反而会失去自我,失去本真。改变自己是守住本真,即使岁月以荒芜相欺,也要通过改变自己守住心中的一片净土,觅得生命真谛,使自己的灵魂得以安身立命。

泰戈尔有言:“如果你为错过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错过群星。”既然世事纷繁,不可扭转,何不改变自己,品浮世清欢,享细水长流。

这世界,小窗日落,疏影横斜,何不改变自己以敌不可改变之世界。

揽江上清风

苏子登舟举酒,旷然叹曰:“为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是造物者之无尽臧也。”世界是浩渺的,我们微如芥子,只有改变自己,揽江上清风,感造物者之无穷。

世界的变化如手中沙,我们无力阻挡,只能改变自己。

改变自己,并非是失去自我,面目全非,而是将自己的坚守与社会融和共存;

改变自己,并非是变得虚伪,善于迎合他人,而是磨去棱角,让自己处之泰然,以高蹈之姿笑看人生;

改变自己,并非是改变最初的单纯的视角,而是在变幻无穷的世界中发现美的存在。

阿德在他的《纳尔杰维克传》中开篇第一言道:“纳尔杰维克,这是个让人闻之心灵刺痛的名字。与父母分离,妻子病重,幼子夭折,这世界给了他太多理由去痛苦,去怒吼。然而,他却选择温柔笑对。

诚然,世界给纳尔维杰克的痛苦是不能改变的,他选择了改变自己,与其痛苦地哭泣与怒吼来增加自己的不幸,不如温柔笑对,终能见到拨云见月的光辉。

改变自己不是对世界的屈服,而是在经历沧桑后心灵的成熟,是人生境界的提升。

少好鲜衣怒马,好美婢香茗,而最终难逃苍颜白发,从那个富家纨绔子弟到那个湖心亭看雪的痴人,他终于改变了自己,获得心灵的成熟及人生境界的提升。

古代文人大多活在自己的作品里,以“不变”来显示自己的高洁不屈,而张岱却悟出了真正的自己,并最终与世界的步趋于一致,达到人生的高蹈。

在这个以娱乐至死的心态演绎喧嚣与苍白的时代,人们变得虚于应付,面目全非,将自己的坚守与尊敬践踏于地,这样的改变并非真的改变,让人可怖可憎。

改变自己,无需我们虚怀若谷,无需我们屈服于世俗标准,无需我们在他人的目光中改变模样,流于庸俗。像苏子一般,一扁舟,一杯酒,感悟人生的无穷,揽一袖清风,泰然以对。

改变自己,纵世界苍凉如寒水,亦不委屈自己。

改变自己,纵世界施以苦难,不过是心灵的历练,终能达到心境的提升与人生的高蹈。

千年流水见归心

雨水冲刷着行人的足迹,我依稀看见了千年的罗隐。他改变着穷途的步履,改变了良渚肩并吴越的文化气质。

五湖兴亡今朝叹,白骨森森构筑了官场的阴霾,罗隐身着蓖麻,改变瀛台高筑的文人士气,寻访良诸古老的足迹,在钱塘历史的脚印里改变了他江东狂妄的傲气,用良驻古文化的烟月点化词章世界的东土,在拘于一时的文字里,融铸古今相同的文化气韵。

混沌中,不知是水声,还是涛声隐隐可闻把讲述着罗隐改变自己虚妄的文气,踏足良诸文化工地的故事。

独自面对,吴越文化的世界由此没有了与朝代并行的附庸意识,开始转向自我兼诚的脚印。 钱塘数十载,随处可见罗隐十年流水的心,岁月跃岩起伏,赤裸裸的良诸伦理清晰的展现在这个奋力改变文气的士人心上,改变着良诸文化世界里的时空观。、

文气在江渚打湿的衣襟里蜕变,罗隐在袅袅中的一盏茶,与良诸的生命对饮,轮回交替的江风吹过他的肩头,生疼之间不知扛起了多少文化转眼的分量。

良诸的水土文化得以改变,罗隐在昼夜漂泊的百姓家园里,抚去朝野的飘思之气,洗涤出吴越百姓真实的文化记忆与生命气息,改变着王民春秋岁月的仰止。

数十年间,罗隐,系小天下的狂气改变为接通良诸的天地的文化生气,改变了埋藏在吴越文化固有的时空观,奉之以史前文明的超越,浮沉出生命里最真切的价值。

客店中人应未眠,停敷在旅店里,不知是谁叹气了一千年前的那盏萧,那盏罗隐为良诸所麦响的故萧。订风送来,是他为良诸采蜂文化的谱曲。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在江水倒影。

变,从我开始

整理旧书,目光猝然被康·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所绊倒。

“当我们为心灵涂上亮色调,世界亦会改变阴暗的表情,还之以一个微笑„„”

书页上铅笔留下的稚嫩字迹已模糊不清了,但那份“改变自我就能改变世界”的童心至今触及,让我眼眶湿润,那声“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豪情似在耳畔。

重翻书页。指尖划过,恍然又回到了俄罗斯战火纷飞的年代。当索尔尼琴嘶声力竭地控诉着古拉格群岛约束自由思想的罪恶;当托尔斯泰翻卷着社会灰暗无度的书页时„„康·巴乌斯托夫斯基却始终带着童真的眼光捕着美好,同样怀揣渴望改变世界、停止战火的美好愿想,但康·乌尔托儿夫斯基却选择以温情的笔调却感化沉睡的人性,他坚持着:当我,当你,当千千万万个“个体”用温暖的目光去看待世界,世界又怎么不会春意融融,繁花似锦?

暂掩卷,沉思。

巴氏无疑是睿智的,或许有人言其背叛了俄罗斯母邦的苦难基因,但我却要说,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叛离,一种精彩的改变?

改变世界,与个体似乎太过空旷渺远。但改变总在发生,微小的改变或许只是“自我的世界”,但无数个“我”的组成便是世界。

不禁想起那老蓬陈洪绶,饱蘸前贤画作之滋养,但他始终寻求着生命的突围与转变,以求中国山水画的突破,不顾他人目光,他一改常人山林亭榭的画法,将时光差错开的夏荷与秋枫组会,于是乎,沉寂已久的中国山水画得一记生命清响,画坛因老蓬之创而重获新生,旧貌换新颜。

莫不是鲁迅改文言而作白话,才有今日文坛源源不断的新思想;莫不是梅葆玖一改京剧的古板,配以现代元素,又怎会有京剧的名扬海外„„莫不是一个个勇敢改变的“自我”,方使每一个小小世界具备不竭的活力,“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

而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改变,其实都从每一个“我”开始。

在翻开那印着小小金蔷薇的书卷,我想我是懂得康·巴乌斯托斯基的吧。

变,从我开始。

乱世中的坚守

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谈到“一旦坠入笑骂由人的尘世,威猛有力的羽翼使寸步难行。”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不是我们随波逐流改变自我的借口,“事修而谤兴个,德高而毁来”自是人生常态。既然只凭一己之力难以改变世界,又何必改变自我,与世同流合污呢?不如坚守自我,载一抱素,不为世界所改变。

“只有保持内心世界的坚定有力,才能避免外部世界的干扰和裹挟。”托翁如是说道。而托翁也正是通过对他生命本真的坚守,为我们谱写出一部部荡魂摄魄的华篇巨著。

托翁出身贵族,却死于羁旅之途的驿站,而对俄国贵族的沙龙,夜生活,而对丑恶的皇权,权贵的中伤,托翁选择了坚守,他将生命种植于真正的麦田,笔耕不辍。

在人人追求进步的年代,多数人沉浸在将传统一股脑扔进历史“垃圾桶”的“豪迈”中,为了更加光明的明天,他们对昨天毫无眷恋,甚至残忍异常,而钱穆却是少数对旧世界衷情的“顽固派”,他始终坚定以为没有比古籍更能寄托中国的智慧和情感的。

钱穆心知,通过改变自己来换取内心的宁静,虽然有效,却会让人麻木,所以“宁肯枝头抱香死”,所以“拣尽寒枝不肯栖。”

当然,当周围尽是改变自己的人时,改坚守自我或许非常困难,臂如逆水行舟,有时还没开始便要结束。但仍请牢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的信条,于得意处便早回头,于拂心处便莫放手,当一回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甚至以担当的精神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以将倾。

我们心知先觉者总是先行的,先行者总是孤独的,孤独者总是忧郁的,但在犹豫中抉择,在孤独中恪守自己的理念与信条亦是古往今来一切成大事者的基本历程,毕竟“不遇盘杯根错节,何以别利器乎?”

所以······

纵使所有的青藤都到了,我也要站着。

纵使所有的人都睡了,我也要醒着。

世界难改,我自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