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我的车夫
高一 其它 1820字 105人浏览 verjteaa

一直伴随着公车的马达噔噔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售票员一阵呼唤刺破众人睡意。

我侧头望着车门口挤在一起的三轮车,便知道到了。

一阵阵成年男人们的吆喝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来来来,来这里!”

“嘿,快上来!”

于是一件件校服匆匆上车,扬长而去,那些人得到他们想要的,便一哄而散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所在的地方是车站,而我的高校在穿过一条街,拐过几道弯的另外一方。这给那些车夫提供了稳定的收入。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抢,我只是看着他们争夺,末了再姗姗下车。因为我削瘦,我抢不过他们。

每每到了没车的境地,代替车的方法只有步行,我需要与与我同样遭遇的人沿街而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一条街,几条拐弯的路程实在不好受。我一步步的走,看来往的人,把他们当做被操控的木偶。望前方的天空,臆想天堂在那云的后面。所有所有。用来试图压缩这段时间,可最终还是高估了自己。我以前,不都可以专注于一件事情的么。

是程救了我,他的车子是崭新的,唯一完整的红漆,程亮的车牌。就连人也是,估摸着二十出头。碎碎的头发。穿着棉黑背心,里面套一件长袖白衬衫。

他从人群的外围到暴露在我视线里,我走过去,登上车,他也便一脚一脚的蹬了起来。两面风景渐渐地往后退,加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个装饰单调的街道之夜。两侧绿化带从我这里向远处延伸,直到被黑暗吞没。完美的透视。程的前进驱散了黑暗,鳞次栉比的房屋显现出来。街头那座商店是我等车渴了才去光顾的。那个婆婆很好,但只会说本地话。

可笑的是,在我幼时看到小学的“请说普通话”直到学会了普通话后。我把我的家乡话弄丢了。只能残碎的听懂一些,要是那个婆婆知道我这样,怕也会一脸惋惜的。于是我很少去。

但至少程不会笑我,他并非这里的人,也没听我讲过本地话,所以一概不知。但我担保,他仅仅是这一点不知,他是邻近这座城市的大学毕业生,他是来体验生活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还只是高一的新生,定不会了解他的想法。就如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所入不了别人眼的学校,别人也是不会理解的。

我走下来,往灯火通明的大楼走去。回头,看到大门口角落露出的半个偌大的前车轮,他还在。我不紧不慢的踏上阶梯,向右时瞥了一眼,那个车轮还在,我走进班级,不愿到那车轮消失的场景。

现在冬天已经来了,这一周仿佛被裁减,总觉得过的如此仓促,以至于我记不清那些细节,譬如我记不清我同桌是在早上还是在中午连打了六个喷嚏。记不清到底是谁向我借了笔记。但我却记得很清楚那些公式,单词,古文的后置与前置。我又拥有以前的能力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空因乌云覆盖而显现一股灰白色。下雨了。人们需要搭车,共同到达来时的那个车站,再各奔东西。

我如往常背着那很重很重的书包,提着装满衣服的袋子。去找那半个车轮,他总是停在那的。

我徒手徒脚的跑过去,他等候多时。他说,你来之前,有好几个高三的来搭车,我拒绝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没有忘了我们最初的约定。我笑了笑,他开始蹬,我们的对话总是这样有头无尾。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路很漫长,车轮子像是垫了海绵,他蹬了几步,停下来检查车轮。

他蹙了蹙眉,说轮胎被扎了。然后也苦笑了一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天我牵着伞走完这失落两公里。我恨那些痞子。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中那些发暗的片段在此时萌芽,汲取我的能量。画面混乱的播放,伴随密麻模糊的声音。

糟糕了,我连忙动用那股能力,不让愤怒占据我的身体,屏息片刻,那潮水消了。

我知道,我决不能让被情绪左右,我要冷静,镇定,专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眼又是星期天,这车又在城市的血脉里飞驰。下了车,我急忙去找程的车子,他的车子是新的,没有脱漆的。完好无损的。可是我只看到那些破损的车子。还有它外向,能言,庸俗的主人。

我被人拉上一辆车,我的目光还在搜寻程。不坐了,我不要坐车。恐慌是一阵风,灌进我的喉咙里。

你说他啊,早被一群高三的打了,进医院了。**,有买卖不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是第十九个字母与第二个字母的污言秽语。

我遽地跳下车,无所顾忌的跑。

你知道吗,程,当初我为什么要你只做我的车夫,当初为什么,我会来这所学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呵呵,我原来的分数是不用跑到这里来的,只是我所中意的学校,和骗了整整初中三年的流氓是一个学校。那个我曾很爱很爱的人。那能力失效了,我做不到冷静,镇定,专注。

我决定在这个周六去看程,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把这个星期想象的太长。

洁白的医院里,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床和被子。我倚在床前,呆呆的看着程。我接过医生单子,检查的很全面,心理也检查了。我惊讶的睁大了眼。这次我没有抑制,让它放任自流,疯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原来我们都一样。程,我只要你做我的车夫。活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