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闲想
初一 议论文 1399字 34人浏览 Xsoul1211

编者按:夜深人静,思绪飘飞:想到自己总在为儿女操心着,却也相信儿孙自由儿孙福;想到儿时那快乐的时光,想起父亲给自己娘的笑话;想到因为一个标点而为友情添加的情趣……让自己就这样天马行空的想着、惬意着,但愿日子会在自己的努力下越过越美好!问好作者!

最近一段日子很少动笔,日子其实还算清闲,三夏热火朝天的紧张忙碌已经属于逐渐淡漠的记忆。不见银镰翻飞舞,碧海雀跃吐金浪。而今,抢收抢种也透着几分悠闲,仅仅几天的忙碌,小麦早已颗粒归仓。无春的春天在有情的蓝天下并未造成明显的减产,那无收的隐忧也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惊愁,依旧笑语飞扬。 眨眼之间,黄灿灿的麦秆丛中,碧油油的欢喜迎风招扬,与儿子两个清晨的辛苦,玉米苗整整齐齐的接受蓝天白云的检阅,轻言浅笑间走出自家田地,疏苗任务已完,不消几天,秧苗会蹿着高的生长,秋季的庄稼总会有及时雨的,老天对农人还算眷顾,私心悠然。看着走在身边比自己高半头的儿子,满足的欢喜着。 夜静更深,常有几只甲虫翻越封闭严紧的门窗无端飞至,盘旋在荧光灯周围,途自使人好生着恼,翻将起来,蝇拍轻旋,室内一瞬间又回归安静。偶尔,远处犬吠勾引家中两只讨厌的小狗凑几声热闹,复无趣的沉寂下来。 夜深无眠,因着线路的原因不能上网,手机早被儿子霸占了去。辗转反侧,素日痴爱的书本许是因着天气的燥热与我为敌,不能静心潜读。无聊的转动女儿带回的挂有各种小饰物的朱笔,望着那憨态可掬的小动物,忽又莫名的欢喜起来。 一个人,在安安静静的帐子里喜怒无常,自己也不由得嘲笑自己几分。望着帐顶四周垂挂的花边,方真正的欢喜。从小到大,对于各色花边一直情有独钟,对淡紫色更是偏爱。如水的波浪托起了朵朵盛开的莲花,怎不让人爱煞。 今年也不知怎么了,对各种灭蚊蝇之类的药物抵触的厉害,些微的气味就使人有喘不过起来的感觉。特特的为自己购置了一顶淡紫色的蚊帐,将自己闲闲的放进去,好像又回到如梦如幻的岁月,轻轻悄悄地欢喜起来,所有的烦恼在一瞬间消失。自己依旧是这么善感的人儿,暗自窃笑。想长长叹一口气的,终是未曾。 想起那句老话,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今晚骤雨敲窗的时候,两位闺中好友笑语喧哗着闯进屋来,闹嚷嚷询问雨夜可留客。呵呵,下雨天,留客天。我可不是那自作聪明文字逐客的人儿,小小的标点符号使自己自讨无趣。那有趣的笑话涌入脑中,说有一个人在朋友家做客久了,主人心有不悦,要逐客又碍于情面,恰巧有一天天降大雨,灵机一动,在门上贴一便条,上书,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便走出门去,回来却看到朋友加了一个小小的符号,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一时啼笑皆非。顾自笑了起来,恍惚又回到儿时,父亲总有讲不完的笑话给我们听。 自己的大脑总是这样,无主题的天马行空,又习惯性的叹口气。好朋友乘雨前来,也是为儿女们忧心,几位母亲各自无助又无奈,绞尽脑汁又如何。前路遥遥茫茫然,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大家叹息着,孩子们长大了,真的不如他们小时候,有口吃的就行了。小时候,总盼着他们快快长大,真的长大成人,所有的烦恼接踵而来,求学,就业,怎样一座座大山横亘面前,难以翻越,又不敢却步,这也是无法逃避的责任吧。 人到中年诸般忙,真的有些累,有些累,也得强自坚持,延续父母迟暮的快乐,撑起儿女明天的晴空,维持些微倾斜的和谐。摇摇头,微微有些痛,不敢再放任自己胡乱思想。夜渐深,默默祈祷自己今夜好梦!好梦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