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现象的哲学的探讨
初二 议论文 1271字 2243人浏览 kunlunlunaijun

追星现象的哲学思考

“追星”这个词来自于小虎队。当年小虎队红遍大街小巷,粉丝疯狂追逐,于是就产生了“追星“这个词。追星现象通常是那些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少男少女的行为。当然,也有其他年纪的人追星,不过他们追的就比较高大上了,追作家,追画家,追诗人。

“追星”,无非就是人对于美好,光鲜事物的热爱,这也无可厚非嘛。事实上,追星这件事从古至今都存在。唐代诗人罗隐(公元833---909年),才华横溢,《唐才子传》里说他“少英敏,善属文,诗笔尤俊”。他的讽刺散文成就很高,堪称古代小品文的奇葩。他的诗多用口语,清丽宜人,自成一体,许多精辟通俗、富含哲理的诗句广为流传,成为经典名言。如“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家财不为子孙谋”、“今朝有酒今朝醉”、“任是无情也动人”等等。 当朝宰相郑数的女儿非常喜欢罗隐的诗,常常爱不释手,日夜诵读。她通过罗隐的美妙诗句,经常幻想象罗隐肯定是个英姿勃发的青年书生。事有凑巧,一天罗隐应邀来到郑数家,宰相女儿闻言欣喜异常,连忙躲在帘子后面偷偷观看。这才发现罗隐与她想象中的外貌大相径庭,因而大失所望,从此发誓不再读罗隐的诗。那时虽然没有网络、网友,但这恐怕也算得上是世界上最早的“见光死”吧! 那种狂热的只追求明星的潇洒温婉、风流倜傥、八面玲珑的思想动机是不值得提倡的。狂热追星追到连歌星汽车溅到身上的泥点子和足星的臭袜子都十分欣赏和爱护,那就陷入了病态心理,属于偏执心理的表现。追星族应认识到偶像的利与弊,采取剔除糟粕,吸取菁华的态度,立足于人格的历练,而不是像东施效颦那样,只学其蹙眉掐腰的皮毛性动作,而忽视学习西施内在与外在相溶为一的气质美。如崇拜歌星,可以学习他们执着的敬业精神,学习他们不甘示弱的顽强

的意志,以及他们不摆明星架子,平易近人的作风等。如果对心中偶像的所长,能有清醒的认识,做到多一点选择,少一点模仿;多一点理智,少一点痴情,那就会吸取其菁华,剔除其糟粕,对自己的人格成熟是大有补益的。

不过这些少男少女在追星的反复比较和检验中,会逐渐成熟起来,能够找出比较正确的人格定位的。事实证明,许多狂热的追星族,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阅历的增加,他们的青春偶像会出现转换的。如有一个A 女孩,在读初中时崇拜张国荣的长相出众,英俊帅气,几乎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到读高中时则觉得有些作家、记者很有才华,每每见到这类人,都投注了羡慕的目光,有时甚至偷偷地像欣赏宝物那样,总想从中找寻出伟大的所在来。可是到上大学时,眼界开阔了,思想成熟了,对偶像不再崇拜,而是想自己建功立业,干出一番事业来。彻底摆脱了追星族的狂热心态。可见,这种追星族的心理是可以随着人格的成熟而逐渐降温,以至消退的。

“追星”在现代社会是一种普遍现象,屡见不鲜。然而,过犹不及。“追星”应该追求明星身上闪光点而非盲目的,甚至伤害自身的”追星”。但是这种心理并不应该受到歧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这样做。 基督徒信仰上帝;普通人遵从道德;共产党人追逐共同富裕。每一个人,都需要这么一个信念来战胜死亡,而他们只是将自己的信念放在了明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