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文明
初三 记叙文 3123字 605人浏览 嘿你是逗比对吧

《失落的文明:古罗马》读后感 烈日当空,在古罗马的哥罗塞姆斗兽场,正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角斗。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层层上升的扇形看台上拥挤着成千上万的观众,他们全都疯狂地嘶喊着,恨不得自己便是那位角斗士。古罗马人认为角斗能激荡出人心中最本真、最宝贵的勇敢精神。他们崇拜这种精神,把这种精神奉为“国魂”。区区一座斗兽场 为什么在罗马人心中有着如此崇高的地位呢?它存亡为什么能象征一个国家的兴衰呢?难道就是因为一座斗兽场,罗马人就能疯狂地占领如今欧洲超过三十个国家的领土?这一切得从头说起。

课后之余,我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失落的文明:古罗马》。文中开头介绍了古罗马人所敬仰的神明——母狼,这信仰来源于一个神话传说,传说中古罗马正是由母狼建立起的。这是缘何?历史上溯到公元前八世纪,台伯河畔一只母狼的怀里安静地躺着一对正在吸吮着母狼奶水的孪生兄弟罗慕路斯和勒慕斯,后来他们被一位牧人所收养。当他们长大后才得知自己原来自己的父母是贞女雷娅•西尔维娅和战神马尔斯,而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就被篡位成功的阿慕利乌斯杀死了,愤怒的兄弟俩最终杀死了阿慕利乌斯,恢复了外祖父的王位。罗慕路斯和勒慕斯决定在他们获救的地方建立一座新城,以母狼哺乳双胞胎的图案作为城徽。但在建城的过程中,兄弟俩却因为争夺新城的最高权力而产生了矛盾,这时他们决定让神灵来裁判,谁先看到占卜的飞鸟,谁就统治新城。但在结果出来之前,双方就爆发了激烈的争斗,最后弟弟勒慕斯在这场战斗中被杀死了,改成以哥哥罗慕

路斯的名字命名为罗马。罗慕路斯为争取和维护罗马城的统治不惜手足相残的故事激励着每一个罗马人都应为维护城邦或国家的安危竭忠尽智,随时准备牺牲自己或自己的亲属。然而,古罗马的建立并非与狼有关,罗马人仅仅是古代拉丁人的一支。古罗马人之所以将国家起源与母狼结合在一起,主要是因为罗马刚建立时国立十分弱小,在无休无止的战争中,人们以自己是战神的后代,而狼正是战神玛尔斯所驱使的野兽,因此有了这个说法。

这便是罗马历史的开端。而这种对于权力的渴望,对于国家的忠诚,由始至终影响着罗马的发展。但值得质疑的是这种强烈的权力欲望是每一个国家都具备的,那为什么罗马帝国在其鼎盛时期国土面积覆盖如今的希腊、意大利、瑞士、法国、英格兰等三十多个国家呢?在谈到这一点时,邦雅曼贡斯有一段经典论述: 古代的尚武民族把他们的好战精神主要归功于他们发觉自己所处的形势。罗马亦是如此。罗马兴起于拉丁姆平原上的第伯河下游的东南岸,处于该河流渡口的位置。此地距海岸远近适中,土地肥沃。生活在这种自然条件下的古代居民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因而自然形成以农业为主的经济。在那个时期,农民经济和专门从事谷物生产是拉丁姆一般经济生活的主要面貌。此处还是第伯河上游居民到海边取盐的必经之地和意大利许多天然通道的聚合点,是意大利中部地区陆路交通的枢纽。但三面环海的意大利半岛极易遭到海上民族的侵扰。公元前10- 9世纪,伊达拉里亚人和希腊人先后来到意大利半岛进行武装殖民。罗马优越的地理位置更是让其成为殖民者首要选择的目标,这就使罗马人从定居

的那一天起,就不得不为了保卫自己的领土而投入到军事生活之中去。四周也是强敌林立。北方强大的伊达拉里亚城市虎视眈眈; 东南部山区强悍的山地部落经常入侵骚扰; 位于意大利平原和阿尔卑斯山之间勇猛的高卢人,也不断挥师南下进行掳掠; 邻近的拉丁城市也常与罗马发生摩擦。这种状况给罗马带来了极大危险。刚刚步入国家状态的罗马,面对时常爆发的掠夺战争和如林的强敌,它首先要解决的便是集团的独立生存问题,若不能克敌制胜,就只有受别人奴役,古代奴隶制国家间的掠夺与生存法则,就决定了罗马必须时刻警惕外来掠夺。扩充自己实力的同时,不断地对外征战,方能以攻为守,求得本集团的生存与发展。渐形成了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群体精神。罗马良好的地理环境还极大地吸引了邻近居民到这里定居生息。据统计,早在公元前6世纪末,罗马的公民人数就达13万,而当时的罗马领土却只有800平方公里。光公民的人口密度就达每平方公里162人。在古代,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数目。稠密的人口不仅对有限的土地造成了严重的压力,使罗马人民始终只在2至7犹格的狭小土地上勉强维持生活,而且还对古代文明形成了严重的威胁。因为古代文明的整个制度都是建立在人口的一定限度上的,超过这个限度,古代文明就有毁灭的危险。为了保存自己的文明,摆在罗马国家面前的唯一办法就是向外扩张。他们被分割成小小的部落,靠武力去争夺一片狭窄领地的所有权。他们为了生活必需品而相互为敌,不停地相互打击或威胁。甚至那些没有征服野心的人,也不能放下自己的刀剑,否则他们自己就会被别人征服。对他们所有人来说,他们的安全,他们的独立,

他们的全部生存价值就是战争。

文中提起尚武的罗马人时,说道,

“或许古罗马人的血液里真的掺入了狼性的成分,亦或许他们真的传承了战神的秉性,因为后世人所最不能理解他们的,就是他们的‘嗜血成性’。他们似乎缺少最起码的同情心,竟把杀人当成了一种娱乐和游戏!”

在古代罗马,人们特别喜欢看角斗士在竞技场上相互残杀,喜欢以角斗士们淋漓的鲜血和死亡的痛楚来取乐。据说,这种堪称真正意义上的“残酷游戏”,是早年曾统治过罗马的伊达拉里亚人的一种葬礼习俗。罗马人之所以保持它,同样是出于对自己先辈的纪念。不过,这种纪念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殉,而是为了以角斗士在格斗中所体现出的勇敢,来向先辈的在天之灵表明,他们绝不会做没有勇气的懦弱的不肖子孙。何等残酷的表达方式!怪不得人们成罗马人为尚武的罗马人。在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搏斗、残杀之外,还有人兽搏斗、兽兽搏斗。

“我踏上罗马广场的废墟,走过每一块值得怀念的地方……当我坐在卡皮托山岗废墟之中沉思冥想时,赤脚的托钵僧人正在朱庇特神庙中唱晚祷诗,撰写一部这个城市的衰亡历史的念头第一次涌上我的心头。”

这是英国近代伟大的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在罗马访古时产生的感想。到底是为何,这个伟大的帝国,会成为过去?

有的人想象,罗马毁于铅中毒。这是因为罗马人用铅作材料制造输水

管道,致使他们饮用水中的铅含量过高,久而久之,引起了铅中毒,导致罗马人智力水准下降,罗马帝国从此衰微,无力抵抗日耳曼人的进攻,最终为日耳曼人灭亡。也有人说,罗马帝国的灭亡归咎于公民理想的丧失。元老院的腐败,人民被排斥到国家政治之外,百姓的心与政府分离,自然而然国家凝聚力不在。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可以有许多好的历史学家,但却不可能有好的历史评论家。这话我颇为赞同,历史一旦过去,便很难回看到真实,所谓历史的真相,也只是现代人的研究成果,成为现代文明发展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不需要给历史假设,这是毫无意义的,就像“人生没有如果,但有很多但是”,但是我们可以从历史中看到未来。这里的探讨不会对历史有什么影响,现实是历史的积分,历史是更早历史的积分,未来对历史是没有影响的,相反的,历史却深远地影响着现在与未来。我们不可能没有过去而拥有现在和未来,人类世界发展到今日,又将发展向何方,一直在沿着历史的脉络演进。辉煌亦或衰败,痛苦或是欢欣,宠也罢,辱也罢,我们没有选择历史的权利,但我们可以把握未来的方向。人类世界好似被驮在马车上,行走在历史的年轮中,一圈又一圈,一圈一个轮回。所幸的是,这年轮是往外扩展的,越往外周期越长。我希望我们能在历史的指引下,在正确的道路上,将循环的周期走成无穷大,一直走向我们光明的未来。

参考文献:

[1]郭长刚著《失落的文明:古罗马》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1

[2] 爱德华·吉本著,席岱岳译《罗马帝国衰亡史》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