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感悟
初二 记叙文 1419字 1886人浏览 jeep3981

有一天,灵魂脱离了躯壳,像羽毛一样悬浮在空间。虽然它怎样努力都感觉无法和别人交流而感到孤单。但是当它俯瞰躯壳的时候,还是为没有与躯壳随世俗人走在同一道上而庆幸。 躯壳平和安详地仰视着天空的灵魂。躯壳想:当灵魂不能改变社会又不能融入社会的时候,不随波逐流也不去追求它的理想,就会像所有以梦为神马的诗人一样渐行渐远,肯定是不会找到有另外道路可走的。只因灵魂事事都想力争追求完美,既然与自己格格不入,离开自己,也算是灵魂选择的一条道路吧!

灵魂则用有点不屑一顾的眼光看着躯壳,它从心里看不惯躯壳寻找物质当情人的做法,虽然它知道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这种时代背景下,同流合污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常态,这种精神常态正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而成为一种时尚,躯壳需要物质,如果身不由己的不得不和世俗人走在同一条道上,这一点灵魂非常能理解。可是,当物质成为大众情人的时候,自己所依托的躯壳也选择物质当情人,就有点让灵魂耿耿于怀了。现在呢?当灵魂终于脱离了躯壳,与躯壳分开的刹那间,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舒服的感觉将他包围。

躯壳在灵魂没有离开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它们不和谐了。躯壳知道,现在的世界一切向钱看,早就不再是一个有着理想和精神的世界了,灵魂那种美好的理想甚至连立足的空间也没有。经济发展并没有让人们有享受成果的轻松,社会价值观的转变、让人们在追逐利益的同时逐渐丧失了信仰,缺失了信仰的人们呢?只会为利益而奔波,这也使大家普遍陷入了焦虑之中。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还有谁能在物化的世界里擎起美好理想的旗帜向前走呢?灵魂的想法只不过是做梦罢了。躯壳觉得灵魂还处在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精神世界里,用超越现实世界的思想,生命昂扬、充满力量与激情地审视生命的终极价值,质疑生存的本质和存在的理由,充满着对自由的呼唤,对理想的追求,拷问生命的意义,这已经在现在的物化世界里没有出路可走了。

灵魂呢?则认为自己与躯壳的不和谐是从人们信仰缺失,只为利益奔波那时候开始的。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下,当人们思想里不见了“理想”,只剩下“房子”、“车子”的时候,对于人们来说,当上了“房奴与车奴”,就等于自己给自己套上了紧箍咒。灵魂知道人是社会的人,更是经济的人,人的感情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受制于经济基础,套上了紧箍咒也情有可原,只是躯壳把把物质当情人与自己为伍,让灵魂无法忍受。用辨证的眼光看事情,机会就是成本,选择一种机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成本。为情人投入成本、产出的只是私利上短暂的浪漫情调,不会换来恒久的温馨,并由此会给个人声誉带来负面影响,这是灵魂与躯壳分歧的根本所在。自己追求理想虽然选择完美当小三,这只是理论上的追求,与躯壳选择物质充当情人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

世界上的事很难说清楚,说爱情的世界很大,心中可以容忍很多委屈;躯壳知道在物化的年代里,喜欢的人那么少,碰到了就赶快说我爱你,可是你现在碰不到你喜欢的人,当大家都选择物质这个当情人的时候,你不选择物质这个大众情人,错过时机岁月却不会再回来。要说爱情的世界很小,容不到有第三者的拥挤。一个人身边就那么一个位置,有人要进来,就得得有人离开。当它与灵魂身边的位置都有人挤着要进去,躯壳知道它与灵魂迟早总要分开的。

本篇文章来源于 www.hdz8.cn[好读者吧--读者文摘爱好者的精典网站].源网址是:http://www.hdz8.cn/Html/?14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