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演讲稿
三年级 记叙文 1535字 219人浏览 来妹妹蜀黍糖

马上要到重阳节了,今天我来和大家聊一聊关于感恩的话题,所谓感恩在于一种对于对恩情的留恋与对于行为或者精神美的感动。一个人的感恩体悟,与年纪的大小有着很大的关系,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作为一个年纪连25岁都没有到的人,在这里谈感恩显得有点与经验不相符,但是好在,我会讲故事,所以今天我们和各位老师来分享一篇我的小作文,看一看我说的故事,故事很简单,是我2011年在《扬子》上获奖的微型小说,名字叫不愿换手机的爸爸,今天我特意改了个名字,叫做《深沉的感动》

深沉的感动

直到我把来“探监”的父亲送出晓庄的校门,我才发现他已经五十了。

“当年你爸我一个人喝十九瓶啤酒一点事儿没有!”呷了一口黄酒后,涨红了脸,举着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哼哼地说道。照片上一个鲜亮的长发小伙子,戴着蛤蟆镜,倚着城墙,浮出一丝惬意的微笑,这时我在心中暗自嘲笑:臭美!

可爸终究是老了,尽管他不承认。

老了的最主要表现是守着一部旧手机死也不换。其实之前,我倒是与爸去买过一次,可是到了临付钱时,他却问道:“换了手机,手机里的短信电话什么的会不会没有?”

“可能会没有吧!”我随口答道。

“哦”,爸若有所思地说:“那个最近有几笔生意的记录一定要保留着,就过段时间再来吧。”然后留下售机小姐不屑的目光,拽着我走开了。不过我却能感觉到父亲心理上微小的波动,说不清是留恋还是恐惧,是无奈还是从容,恰似置身于一个十字路口中央,迷惘于进、退或是留。尽管父亲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我明显可以感受到他在说出“过段时间再来”时的坚决与果断,甚至不亚于一个决死的战士。但如果你问我原因?恐怕我的回答仅仅是因为我是他儿子。

之后,我固然是没有等到“过段时间”的到来。母亲甚至公然怀疑父亲手机里有他藏私房钱卡的密码抑或是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母亲终究只是说说。直到那一天,爸正津津有味地看着“西甲”的比赛,突然手机来短信了。

“你过去看一看,是‘卖房子’还是‘10086’!”他沉溺其中,根本无暇顾及别的。

“哦!”我应了一声,缓缓地走过去,摸出那部手机。

漆基本上都掉了,唯一赖着咧开嘴的屏幕不走的银色的幸存者也眯着疲惫的肿眼,希望用黯淡的油光逼走一切入侵者。就这样,我觉得我距离真知只有一步之遥了——然而,我发现收件箱里仅有两封信。我暗叹父亲做事真是滴水不漏。然而下一刻,我看见那一封来自他儿子的只有几个字的短信:“爸,父亲节快乐!”„„

我已经不记得那是何时何地发过的短信,只知道那个仿佛是几个世纪之前东西,真真切

切存在于一部不起眼的手机中!

蓦然回首,发现灯火阑珊处父亲斑斑的白发,深扣的眼窝线扭转变形,举目如放电影一般,影像忽闪而过,先是那个城墙下长发翩翩的小伙子,继而在餐桌上大吃大喝的生意人,之后是彷徨在苏宁柜台前的葛朗台,最后是孤独地翻看着手机中那几个字的失落者,这些就是一个最平凡男人爱的轨迹吧。或许,男人真正的爱总是潜藏在心灵的最深处。

文章到这里读完了。各位前辈们,你们在想什么?

读完了这篇文章,我们大学里的年级主任在下面批了一行字——情到深处,不能自已,恨到痛处,潸然泪下。

重阳节就要到了,我会牺牲掉一点逛街、打游戏、喝咖啡、抄教案的时间,去到爸爸妈妈那里,爷爷奶奶那里,对他们说:谢谢你们!虽然我知道他们的回答绝对是标准的常熟话是:“神经病!”但是我知道他们心中的喜悦,是那种由内而外的开心,是一种穿越界限的感动。其实说到底,这就叫做感恩。太简单了,是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句话。

即便我这样一个经验欠缺的人都知道的事,在座的各位也一定是知道的吧。

最后,引用一首诗来结束我的演讲:

游子吟

唐 孟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谢谢大家。

顾嘉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