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雪痕重
初一 记叙文 1735字 31人浏览 流雪回风忘川

一冬的茫然不止是满地铺着的雪花搭建的舞台,还有一股心绪纠缠着行路人。目光努力探寻着,渐遗忘天使的模样,以为人间恍然若梦。——题记雪花无声地飘落着,像个孩子,在这个世界肆意地玩耍着。它把世界粉刷得雪白,隐藏了道道的旧痕,世界就这样改变了模样。雪孩子似乎很淘气,房子、山峦、城市,还有这校园,尽染了水彩,朦胧了过往,而层层的痕却突然凹现,被串串的脚印清晰了一径方向,唤醒了一段记忆,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心头。雪似乎成了幻化在这个季节里的精灵,踏着轻柔的步子,伴随着风浅吟的节奏,细细斜斜地零丁到了远方,飘到了孩子往常的梦中、飘到了行客依旧的泊心里。而他仿佛看到了那奔跑的雪花,如何缀满了枯枝,如何铺平了路面,如何打断了沉寂的荒野,如何映像了心头埋藏的一段幻想。他跟着雪花一路跑着,跑过新堆了雪人的农家小院门口,跑过犹在林中打着雪仗的身影,跑过飘着独属于此季曲子的孤单路上,跑过湮没了铃声的校园。一路上,他看到那雪人的脖颈上系着红色的围巾,他看到那群孩子身后,尾随着一只可爱的红鼻子狗;他听到曲音中遥寄的思念,他听到铃声中暗盼的仓促。这个季节是令人怀念的,虽然盛载的内容大多是空白的,如这满地的雪花一样,晶莹剔透,但是,留给人的却多是一份遐想与回味。在这个季节,红尘仿佛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或许是圣洁女神夜间撒落的白色花瓣,日出后翩然绽放。而在红尘漂泊着的他,好想触及那份柔软,好想拾起那种美丽,却发觉一切只是梦里模样。层层的浪花开始铺卷着,袭心的凉意蔓延于夜,他渴望着某天能够在那浪尖上驻足、小憩。凝眸的莹白,如一束束光线,穿过幽巷,越过河流,径往北去。他盼着对岸那升起的炊烟会卷起过往的影子,映了隔离在远方的望眼。雪花渐停在夕阳里,他也在暮色中驻了足。回望去,已经是道道的痕,深深地刻印下的渐重足迹,就像一段段往事的记忆。校园的身影一如往昔,打闹着,追逐着,却多是为了在毕业相册中留念。他侧畔,没有了熟悉的影子,更结着莫名的惆怅,原来在这座城市这么久了,他还不曾把这片世界看清。满积的心事似乎已和雪一般厚,他艰难地呼吸着弥漫在一月的空气,想着脑海中稠密了的景象。元旦的欢聚,存留着毕业前的幕幕,想到自己也曾拿起话筒唱起青春的岁月,他微露了笑意;想到自己也曾端坐在装饰得精致的教室,并陶醉在片刻的欢娱中,听着她讲那颇具深思的寓言故事,看着她唱起了歌、舞起了蹈……一切仿佛昨日的花颜,在今冬随奔波的潮水一起凋零与淹没。如今,他总觉有些许的遗憾,毕竟这样的机会已经不是很多,可能明天就要分别。那晚他微醉着,走过热闹的教学楼,错过了今年的浅聚……如今,也只有这满城的雪,能填补他心内日渐的空虚。离校前排了一整天的队,他终于买到了回家的车票。想到能尽早回家,他释怀了许多,毕竟离家已将半年。趁着最后几天的沉寂,他想到了回归。当这场雪化了,他想再登登那座山,看看它曾经的模样;当这场雪化了,他想再走走那水边,找找它原有的感觉。然而雪最终厚了起来,迷离了往日的幻想,此刻的纷扰也更加浓重了几分。大哥突然来了电话,想要他往苏州去,照顾一阵儿小侄子,然后一起回家过年。他只得把回家的票退了,却没有足够的生活费再去买往南下的票了。而期末考试也紧随着到来,看似扑朔复杂的一切,也不过还原了旧时模样。连日的考试已经算不得什么,他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哪怕方向不再是家……这个月,新年伊始。有一整天他都在这座城市徘徊着,却不知道该往哪走;有一整夜他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似乎一宿未眠,似乎又在描摹雪安睡的姿态。他知道路上留下的已经不再是一串串脚印这般简单,还有夜零乱了的点点思绪。纵然思念渐失了方向感,徘徊者依旧孤独守候着那淡淡的痕。一月,本该是年作怪的前奏,却被柔和在雪精灵的眼眸中,陪着一颗泊心结集了些影像,并留痕在往年的情殇中,留痕在依旧游走着的路途中。一月,路上的痕渐重了,迷茫的步子也开始随风零散,踏出了一抹芳香,却凋敝了脂粉般的艳丽;在白茫茫的幽谷,寻找着心可以栖息的恬静。一月,他忽然很想离开,却不再是逃离。这半年来他还是想不透,究竟哪里是南、哪里是北,他又该在何处下脚,往哪里去走?然而,再看看窗外,阳光暖暖地泼洒着。雪融了,渐剩下行行的

离泪,路上的脚印却依旧清晰,绵绵地延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