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六年级 散文 1762字 291人浏览 dengsp23

父亲

九(4)班 张书畅

父亲,我该如何谈及他?他对我就像是经受过了风吹雨打、阳光暴晒的荷叶,擎在那里,低头释然打量着“才露尖尖角”的莲。我的每一个脚印都被他束缚,我就像笼中的鸟儿,渴望突破桎梏,飞向我向往的自由的世界。

当我从母体分离到这个世界上时的第一声啼哭,就是对这种被动的抗议。你能忍受当你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时,呵斥你关掉的声音吗?你能忍受当你享受夜晚的安宁时,命令你在8点之前睡觉的命令吗?你能忍受当你在下载着流行的游戏时,让你滚开并夹杂着“滴滴”的卸载声吗?你能忍受耳边无时无刻充斥着的教训声吗?你能忍受在你吃着零食时,说这个不健康并把它扔弃的人吗?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每天都能看电视的人吗?你知道我有多羡慕晚睡晚起的人吗?你知道我多羡慕每天谈论游戏的人吗?我就像是被束缚的机器人,他如何遥控我就如何去做,可是,可是,我并不是机器人啊,我是有血有肉的真真正正的人啊,难道我的路是别人走过的?我就这样被羁绊于尘寰之中?

经过了很长时间,我似乎明白了,随时都会调令自己的父亲,随着初中生活的开始,随着我个头的突飞猛进,随着唇边的胡须的若隐若现,对自己的管束再也没有小学时那样手到擒来、随心所致了。这样的少年偷偷地窃喜着,小小的放肆着。

直到表妹来我家住的那几天,我不经意看到了他写他伯伯(也就是我父亲)的作文,她作文里写的幽默、宽厚、隐忍、伟岸如山的男人,真令我难以想到我父亲。我看到的父亲像是躲在大块大块的云翳里,偶尔会警示性地咳嗽两声,仅此而已。

那时,我的脑海像是在放电影,一点一滴全是父亲的好,就像是荷叶长大他的盘,为娇小的莲遮挡风雨,将伟岸如山的父爱演绎的淋漓尽致。或许,我们的父母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凶神恶煞,只是过于严苛,只是他们在繁忙紧张的生活中的压力面前,给予我们的爱与鼓励,再也没有儿时那样毫无保留了。

我们理所当然的接受着父亲给你的鞭策,母亲给予的爱,甚至不屑一顾、视而不见地排斥着。但是你看不见并不代表这一切的给予没有给予,只是时间和感情在徘挤间沧桑了记忆。

荷羁绊着莲,故束缚着莲,他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仅为了莲。

九(4)班 张书畅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我把过去埋葬在那方矮矮的坟墓,镌刻着的碑铭是我过去零碎的记忆和浓烈悲愤的感受。无论过去是多么的不甘或不堪,现在都已零落成泥碾作尘,消散得无影无踪,没有了一丁点痕迹。像是台风过境,荒草被连根拔起,一片萧索和荒芜,凄神寒骨,悄怆幽邃;而来年春天,春风吹又生,生机又勃勃,全然无了过去的苍夷。

我抚摸着墓碑上的铭文,他像是一件美轮美奂的建筑,由我的悲伤和快乐建成。我感觉我此刻像易安,他随手抬起一只酒杯便盛满了离人的眼泪;而我随手一触摸便体会到了过去完整的心情。我乘搭上时光列车,开始了时光之旅。

(1)

厚厚的云层遮挡住太阳,昏沉的阳光下飘着些小雪花。戴着小帽子的男孩牵着父母的手,故意在雪堆中才出一个个大又深的脚印,在父母的说教之中,男孩满意地微笑起来。这时放炮竹的时节,也只有每年的这个时候男孩才会这样与父母一起在大街上闲情地挥洒着时光而挑选衣服。

我站在他们的后方,看着这影子拉长缩短,看着他们的背影里洋溢的幸福,一切都是这么悠然自得呢?美好得就像一场转瞬即逝的梦,怎么紧握也留不住。

多久没有这样和父母过了?每年的新衣在网上随便一购买便再也没了与父母一起闲逛的时光,只留下了无数的埋怨和无力的抗议。如今,除了父母的询问之外再也没和父母一起闲聊更不用说闲逛了,甚至一张口便会因为成绩或玩乐而和父母大吵特吵,像个张牙舞爪的怪兽,欲罢不能。

(2)

孤鸟的破鸣划破长空,萧瑟的枯枝刺破苍穹。满满的红色大叉刺破了试卷,也刺破了少年的双眼。

风惆惆怅长地吹拂过来,让少年只想狂奔一会儿,让倒流的泪水像汗水那样畅快的奔流出来。这样时光便酝酿成树的墨绿色和泪水模糊的晕染色晕开的一副氤氲着的水墨画。少年落寞的背影在黄昏中落幕,少年的心脏回荡着破碎的声音。

我都快忘记那时的满腹愁肠,被绊脚石所绊的四脚朝天,内心的翻天覆地,酸甜苦辣似翻江倒海的情感。就像是患过的伤风,也会像是从来都没伤过。

我从墓前站起来,把过去无措的自己埋葬起来,离开这片空旷的荒野,对这一年一度的回望说再见。回忆必然美好,可不该过于沉迷而停滞不前。请别握紧信念别忘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