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旧锄头
初一 记叙文 912字 103人浏览 shu_bohu

寻了好久,那把曾经的旧锄头终于在一堆垃圾中现了身。它的金属光泽已不再,长长的竹棒已变成碳黑色,刃也已不再锋利,有的只有一片斑斑驳驳的锈迹。是啊,它已经派不上多大用场了。可我脑海里还浮现着父母田间劳作的画面和儿时美好的回忆,这又该到哪儿找寻呢?

每年布谷鸟一叫,农村便开始热闹起来。清晨,当天空还被蒙着一层淡淡的铅墨色时,劳动的步伐早已开始了。母亲还像往年一样,照例拿出那根旧锄头,取下锄板,沾上水,坐在树下的那块大石头上霍霍地磨着。石头很光亮,银闪闪的,那有规律的“嗞嗞”声在宁静的早晨显得格外好听。

在田里,母亲微微弯着腰,一手按住锄头的下端,一手稳住上端。那把锄头便很听话地往前啃,无数的杂草便在这利齿旁倒下。偶尔,顽皮的锄头也会毫不客气地吃掉一根根棉苗,并在一旁“幸灾乐祸”。母亲则会连忙蹲下身来,去侍弄她的宝贝苗儿,小心翼翼地托着,就像是托着一个新生的婴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是,长大以后,这样令人陶醉的画面却逐渐消失了。在社会进步、科技发展的时代,原来美好的画面是留不住的,它们在悄悄的改变,一阵烟似的走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当轰隆隆的机器声取代了往日的磨刀声,当一瓶瓶除草剂闪亮登场,将满田的杂草清理得一干二净,当一声声美妙的歌曲不再由锄头发出,那把旧锄头似乎再也难以找到它的立锥之地了。它们现在赋闲在家,显得苍老、局促、笨拙。它已快被淘汰了。

一年一年的布谷鸟开始聒噪,父母依然如往常一样早早地便下了田,依然依然黄金在收获中刻下自己在辛劳.机械化慢慢取代了手工,带来了高产和高效。农村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而扛锄头劳动的人却少了。那把旧锄头老得漆黑,就像是一个古董,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野。面对着一个个丰收年,我虽欢喜,竟也有些怅然若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我的心中,那把旧锄头已不再是一把简单、落伍的劳动工具,它更像是一个鲜活的过去,一幅难忘的画面,一串动人的音符。它是家乡的劳动者数几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精神的化身,是儿时对家乡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

看着眼前那把锈迹斑斑的旧锄头,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也有“廉颇老矣”的沧桑。时代在向前发展,时光不能倒流,它虽然没有可能被重新拾起,但决不应该从此被湮没在历史的过道上,它应被我们铭记——那是心灵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