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祥子读后感
高中 其它 4081字 1667人浏览 梦中今生1

棱角

朝阳渐渐从地平线上以极迟缓的速度上升,肆意的打在北半球之巅,柔柔的,金灿的光芒照的皮肤的每个细胞都张扬着北半球冬日独特的温暖。倏尔,柔和的阳光也慢慢的打磨了寒冰,冰的棱角开始慢慢的变得圆滑,体积也慢慢开始缩小,渐渐的原先大大的冰山变成了一块块小小的小冰块,然而,小冰块又在持续的北半球之阳的照射下慢慢地变成没有任何形状的一滩水,能在任意的容器、任意的环境下存在,而不再有自己的棱角。

北半球之极

生产力发展还不能自给、硝烟四起的战乱、列强的入侵,20年代的中国似乎就像一个不确定的定时炸弹,时时都会有各式的危险出现威胁到人们的正常生活。看得到今天的月亮,却不确定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在战乱的时代,活着或许都是最好的正解。

祥子恰好不偏不差正好在这个时代。

如果这一切是命的话。

20年代,中国摆脱了千百年来的封建君主专制统治,开始了中华民国,走向美好憧憬里的人民当家做主、主权在民。尚只能是一个压迫里长时间压抑里人们的一个美好希冀吧。伏尔泰、孟德斯鸠这些西方的主流思想开始东进,思想里的这些人极度希望能在中国也复制一个美国式政权的社会。其实不然,这些我想都是泡影吧。就像质地再好的翡翠,如果没有独具匠心的雕刻,也不过尚还是一块角落里踩着的垫脚石。刚刚结束封建君主专制统治,还没有建立这些民主政权

的经济能力。

北半球之极,北半球的温度零下到让人觉得骨头都有些酥麻,甚至觉得哈口气可能都会变成一串飘动的冰罢。

北半球的中国在20年代就像北半球之极,这个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社会生存环境却是那样没有光明,即使照射着和同纬度美国等长的日照时长,但却总是照不到大社会的底层,似乎就像一直在官权者的头上,息息不落。社会的大环境在官权者视角里,似乎把,已到达了最好的平和状态。

这些是社会的大环境里的视角。

祥子生活的大环境里,人们讲着嘴里的仁义道德。最典型的刘四爷,一开始出身也是不起眼,社会的小混混,然而凭借着一些些的小聪明,渐渐办起了车厂,开始过上了上层社会的一些小资本生活,此刻,他的心里便开始慢慢和社会上的人划开层次。这个旧社会里的刘四爷,也有着分明的阶级观念。当虎妞执意为了爱情要和祥子一起的时候。他却固执的不肯,在他的阶级定义里,祥子的身份不能于他女儿相匹配。尽管,之前刘四爷很喜欢祥子住在车厂,还是很喜欢祥子的勤劳利索,但是偏爱终究还是敌不过刘四爷定义的阶级观念。

最让人觉得痛心的是,祥子处在战乱里,几次被抓去壮丁,好不容易凑到的买车钱也一次次的没了。这是个战乱的流年,没有定义里的宽容平和,似乎对战争狂热下,取得胜利成了圭臬。没有谁来顾及这个乡村里来的淳朴大男孩,怀着无数的美好希望,努力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积攒着一点点的生活琐碎里的零钱。

祥子的悲剧,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人力车夫是个不起眼的行业,卑微平凡,就像街边角落里的一株小草,最真实的反应了当时社会最底层人民的生活困苦。北京尚还是当时在中国经济发展不错的城市,却还是仍然有一些这样的悲哀,其他的一些城市的社会底端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辛酸苦楚难以描述和想象。

分开的冰块

第一块分开的冰块的便是虎妞和刘四爷。

父女之义分割,血浓于水的亲情或许就淡薄在了刘四爷的阶级观念里。曾经的车厂,父女二人齐心协力,虎妞也帮着父亲打理车厂,车厂蒸蒸日上。刘四爷很得意女儿的能干,慢慢的把虎妞培养成了一个像男人一样的女人。虎妞泼辣而有心计, 生就一副男儿性格, 很会打理事物。颇有心计的她安排好了一场骗局, 却没料到早早的被父亲——刘四爷——拆穿, 但他还是骗取祥子和她结了婚, 但却没料到父亲会狠心抛下她不管, 卖了厂子到外地去了。

到了故事的最后,拥有大笔财产的刘四爷,悲哀的最终连虎妞的坟墓都不知道哪里。空守着一大笔财产,却什么也不能做,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些什么,只能默然地活在回忆之中。任凭回忆拉扯的余温,也只能活在回忆里怀念。

浓于水的亲情最终也还是在物质的权衡之下破裂。

第二块分开的冰是祥子和小福子。

错过,是最大的悲哀和遗憾。总有些不得不去承担的现实阻碍了一起,而等到阻碍不在,回头的时候,当初的守候已然不在。

小福子的母亲被父亲打死, 父亲二强子又酗酒成性,终日回家问女儿要钱。生活难以持续下去,家庭的重担瞬时都落在了小福子的身上,而祥子又不得不去面对此种重大压力,如果开始和小福子展开二人生活就必须也意味着要承担着这些烂摊子,承担着背后的种种的责任。失去了虎妞,又一次次的丢车买车,祥子已经慢慢的开始对生活失去了原有的动力感。

祥子和小福子的悲哀是是这个时代里的注定。北极之光照射,北极之巅的冰块开始慢慢的消融,渐渐把集合体开始慢慢的消融,然后直至消融。

人人都说水是最好的一种状态,能在任何容器里、任何的状态下存在,那么的无限制、自由。不论是哪种温度,它都恰如的存在。0℃,它结成了冰,100℃它沸腾了,继而消失在空气里,自由自在。

每一种状态而能营生出与之相应的人去适应这个状态。

祥子所特有的那个20年代的北平生活锻造了不一样的祥子,也彻彻底底的改变了祥子。

在故事的开头,祥子从农村来到北平,怀揣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就像初升的朝阳一样。全身打扮的干干净净他的腿长步大,腰里非常的稳,跑起来没有多少响声,步步都有些伸缩,车把不动,使座儿觉到安全,舒服。说站住,不论在跑得多么快的时候,大脚在地上轻蹭两蹭,就站住了;他的力气似乎能达到车的各部分。脊背微俯,双手松松拢住车把,他活动,利落,准确;看不出急促而跑得很快,

快而没有危险。就是在拉包车的里面,这也得算很名贵的。祥子就像最年轻的野豹,刚刚冲出山林,浑身都是能量和满满的负荷。

故事的开头,祥子就像温水,恰好的存在着。

他似乎很好的适应了乡村与城市的转换。来到了城里,努力的拉车,想着积攒人生的第一笔金,然后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最后,从一辆车到2辆,最后慢慢的变多,像刘四爷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车厂。在车厂里,刘四爷也很喜欢祥子。祥子不像别的车夫一样,沾染些不好的习惯,抽烟、喝酒。祥子一空下来,就开始打扫院子,扫扫院子里的落叶,擦擦车,把车擦得锃亮锃亮的。祥子总是很乐意干活,就好像很享受其中的快乐,虽然已经疲乏一天,却还是很自在的享受着空闲时光里琐碎的快乐。

而后来祥子好不容易攒够了买车的钱,却被拉去了做壮丁。祥子冒着生命危险逃离,还拉了几只骆驼,从此被叫做骆驼祥子。于是祥子又开始了第二次存钱买车,他依旧和第一次一样,卖力的拉车。这一次,他更卖力了,他更早出去拉车,然后更晚才能回来,常常到黑夜,连刘四爷都有些担心自己的车被祥子这样卖力的拉,会坏。第二次,眼见着快存到钱了,买车的希望快又有了,又被满口仁义道德的孙侦探抢走了。起起落落,已经让祥子一次次的有希望,然后又绝望。祥子不知道该拾起怎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生活。最后,虎妞和祥子结婚,虎妞买了车,可后来虎妞去世,祥子为了办葬礼又卖了车。祥子彻彻底底的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路。好占便宜,麻木潦倒,自暴自弃,行尸走肉 。

老舍以五四的现实主义精神批判了这个社会是一个吞噬理想的社会。那么对这种理想对个人主义老舍又是抱什么态度呢。老舍至少肯定了这种出于个人主义的奋斗目标是一种理性的信仰。我们可以从小说中祥子对夏太太的拒绝,对虎妞的反感,与对拉曹先生摔倒后的主动承担责任看出,祥子还是保有者淳朴与忠厚的。祥子的个人主义是与阮明资产阶级式的个人主义有本质不同的,是积极向上的。但是老舍认为这是保持不了的,随着离开了土地,一步步的融入城市。这种理想是一步一步在堕落的。可以说祥子的奋发向上正是其生命堕落的轨迹,祥子的出场是美好的,“像一棵树,坚壮,沉默,而有生气”,他与其他的车夫是作对比的,随着“三起三落”他开始逐渐为车夫们同化。直至成为堕落的、自私的、不幸的、社会病胎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末路鬼。而这一切正基于祥子对洋车的追求。老舍为主人公设置这样一个结局,并不是个人的突发奇想。如果我们去探索一下五四所留下的精神遗产的话,我们可以发现五四的文化先驱们鼓吹科学与民主要求张扬个性,但是其实他们是不赞成个人主义的。他们更倾向于以批判个人主义来达到鼓吹团结一致的目的,(当然也有例外的这就是张爱玲和鸳鸯蝴蝶派之类的,这也是城市文学,但却不是贫民文学因为那是写给有闲人士看的,当然左翼作家的作品也不是真正的贫民会去读的。此为赘笔不谈。)从老舍对于祥子命运的设置我们可以看出左翼作家们对于劳动人民的美德首先是肯定的,但是他们认为这种美德的来源并不是先进的而是小农意识的附着物。他们的美德是建立于个人奋斗可以改善生活这一个梦想。

可是随着梦想的受挫,这种个人奋斗的自私与狭隘就会与城市的罪恶交媾,,以至于分不清是敌是友,彻底从人转变为畜生。从祥子身上我们可以看出人民还是认识到了“独自一个是顶不住天的”可是他们最终选择的却是回到人和车厂,把自己交给了刘四父女。从此死了心,认了命,变成一个“仿佛能干活的死人”。可以说左翼作家对于这种社会现实下人性的反思是深刻的。这的确是无数下层人民命运的写照。为人所欣慰的是左翼作家们除了批判对于这种个人主义有的更多的还是同情,老舍在叙述祥子堕落悲剧时的又同时总是帮其找出现实给予的各种借口为其开解。只有在祥子像败家子一样彻底不肖了以后才给以批评,可以说老舍对于这个人物以及全天下的劳动人民不只是怒其不争更多的是慈父般的爱护。可以说这也是新文化运动留下的人道主义传统,左翼作家对于个人主义的认识可以归纳为:他们的悲惨命运是必然的,但是如果换一个社会他们会是完美的,原罪不在他们,在于社会。当然值得声明的是《骆驼祥子》并不是一部讨论个人主义者在当时社会必然失败的小说,小说中小马儿的爷爷和小福子都是能为别人牺牲自己得人,但是没一个有好下场。祥子的三起三落与虎妞的难产也并非是直接有祥子的个人主义导致。仔细推敲祥子所遇的事件其实无论祥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其结果都不会好的。

本文只是借小说来阐述三十年代左翼作家对个人主义的理解。 最终没有了棱角,消失在北极之巅的汪洋。

“谁能救祥子?”其实谁也救不了祥子,包括祥子自己。

骆驼祥子读后感4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