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去梦不空作文
初三 散文 1230字 71人浏览 韧冰冰

河北省唐山市唐山一中王昱桐 聚碎玉之粉齑,裹圣水之香魂,千年轮回已尽,人间

重又墨色氤氲。宋词好似还是人们心中的一方琳琅纪,美到不可言喻。你可想知道,千年前,

是谁轻拂锦瑟眸光流溢可为等一人等到了指尖花凉?你可想知道,千年前,是谁打马扬尘一

掷岁月只为叹咏春的薄凉?你可想知道,千年前,是谁沙场醉卧笑七情笑六欲笑尘世的叩问

不过一杯浊酒?你可想知道,宋词中世事沉浮,宛若,梦度。抚去岁月弯曲的弧度,重描曾

时惊鸿的丹青,这时候,请跟随轮回的指引,找寻你内心深处有关宋词的,桐花万里路。 庭院深深深几许-----《鹊踏枝》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首词

作者一说是冯延巳,一说是欧阳修,事实早已无从考证,但掩不住词里的辛酸麻木力透纸背。

丈夫远走章台,流连莺群不肯归家,只留家中的女子,青丝扬起,裙带纷飞,香腮挂泪。楼

高不见章台路,但那红尘交错的凉薄,那疼到扼腕的结果,她,终是没能错过。只叹一句,

世道恶,不许人间见白头。 望不断青苔,扯不碎尘埃,最是女子情怀,花开,便

能颠倒黑白。 看了太多悲欢离合,当读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时,

也不禁默然。没什么好说,这世间,谁是谁的因,谁又是谁的果?人间聚散,看透又如何?

削青丝,斩纠葛,这里,又是一阕离歌。 丁香空结雨中愁-----《浣溪沙》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

是主,思悠悠。李璟的《浣溪沙》咏尽了人间珠玑,也咏尽了一位君主面对季节变更而抵挡

不住的春愁。人力挡不住季节变迁,挡不住时间绵延,是否也挡不住历史的磨盘碾碎自己的

江山?答案无穷,他且把目光,隐在了烟柳断肠处。 是谁迎来了飞扬的柳絮?是谁

调出了世界的色彩?是谁道出了玉环飞燕皆尘土?是谁将心事隐在了月桥花院无人处?春愁

断肠之时,一位君主凝眸,回首,霎时间,只见,杨柳飞雪堆烟苍白。 烟月不知

人事改,宋词,当年描出它们的人虽已不在,但却被一代又一代人迷醉着,人醉了,梦也醉

了,醉了多少人的魂?这一醉便是遥遥千年的美丽。 几人黄菊上华颠-----《定风波》 戏马台前追两谢,驰射,风流犹拍古人肩。黄庭坚

的《定风波》,道出了宋词中舒展到极致的豪情万丈,在那个美丽与哀愁并生的年代,穿过迷

离扑朔的乱世风烟,讲述者不是清瘦儒雅的白衣卿相,而是一位在鬼门关外蜀江前的大丈夫。

大丈夫应如是,任凭风浪起,依旧举剑,扬眉。 这样的选择该是他魂牵梦萦

的吧。天下烽烟的四起,远方的白刃血花,而他,青丝夹杂着白发,却看天宇之下,惟他横

刀立马。人生自是白驹过隙,惟有这样驰骋才不虚度,惟有这样金戈铁马战不休,他才会在

晚年反复回想自己飞扬的青春模样,凭栏嗟叹:怎么这么快便过去了呢?我的急景,我的流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