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初一 议论文 4字 148人浏览 ady314

当我刚刚敞开记忆的闸门,朦胧地睁开双眼注视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双腿无法站立的“小儿麻痹后遗症”患者了。

我的童年,是在怀抱着枕头,呆坐在窗前,看着同龄的小朋友,口唱着儿歌,跳着皮筋,踢着毽子度过的。我的学生时代,是在班里“学雷锋小组”的同学们风雨无阻的接送下度过的。和许多残青朋友一样,不管我们怎样努力,也摆脱不了命运的捉弄,初中刚毕业,我就光荣的成为了一名“家里蹲”大学的成员。那时的我们将面临着升学、就业、婚姻三大难题,平等的参与社会只能是我们的奢望。不甘平庸的我,当时很迷茫。就在这个时候,我有幸结识了我们残青事业的带头人和许多残青朋友。

由于那时的残青事业才刚刚起步,条件十分艰苦,连个聚会的固定场所都没有,大部分老会员都是肢残者,行动十分不便。然而,每当我们接到通知(那时叫活动),就风尘仆仆的从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四面八方、风雨无阻、相扶相牵的聚到一起。

记不清多少次,我们相聚在吕世明同志曾经工作过的“锅炉房”、李扬同志工作过的大工“传达室”、相聚在街头、广场、小树林,甚至残青朋友的家中。那时的我们激情满怀,热情高涨,我们献计献策,不遗余力,规划未来。

我们创造了全国第一个残青协会,创办了全国第一本反映残疾人精神面貌的自强杂志。我们是投稿者,也是最忠实的读者。因为,我们从中找到了自我,找到了自信,学会了坚强。共同的命运,共同的事业,共同的心声,把我们的心拉得更近,情更浓。

每当我们中的哪位“倒下了”,我们都心痛不已,哪位生病了,我们都茶饭不思,忧心忡忡。哪位遇到了困难,我们都倾囊相助,伸手相帮。我们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往来,相互谦让,甚至相互包容。我们早已成为了朋友,哥们,闺蜜,挚友,不,我们是亲人!

曾记得,多年以前,张磊大哥代表残联几次到我爱人单位去找工会主席商谈,能否从照顾残疾人角度出发,给我们家分套房子,改善一下我们的居住条件。曾记得,我曾三番五次到市中心医院寻医问药,每次求到刘勇德大哥时他都费心费力的帮我找专家,楼上楼下的跑,从不嫌麻烦。我爱人握着他的手,过意不去的说:“兄弟,请你喝酒吧!”而他却平静的说:“不用客气,我和桂玲都是残青协会的老会员,我们已经认识好多年!”曾记得,在我生病或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陈丽、刘堃总是在第一时间冲到我的面前。曾记得,在我老父亲去世的时候,董志武老弟起了个大早,开着他的无障碍“大奔”分文不收的把我送到了殡仪馆,让我和老父亲见上最后的一面……

是啊,许许多多的曾记得,述也述不尽,讲也讲不完,每当想起,我的心啊,就会很暖,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