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下的诗情
初二 记叙文 8字 1211人浏览 昨夜与星空

梧桐树下的诗情

“梧桐引凤”。据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非梧桐子不食。 梧桐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树,我对它神往已久,但一直很少看到梧桐。这次有幸步入清华大学,法学院四周长满了高大的梧桐,使我有机会尽情欣赏其美韵。

放眼望去,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让人耳目为之一新。没有修整的梧桐,树干挺直,高达30米以上,树皮深灰色,薄片剥落,内皮绿白色。嫩枝长着黄褐色星状绒毛;叶长8至16厘米,宽9至18厘米,5至7深裂至中部或中部以下,裂片窄长,幼时被灰黄色星状绒毛,后脱落。而法学院四周的梧桐,大多为至幼修整过的梧桐,树干离地面约8尺至一丈许,然后开始分枝,向四周伸展着,但都直挺向上,每个分枝处都形成较大的突起,虬劲怪异,中间形成较大的平坦空间,远无看去,恍若一把天然的椅子。

每到晴天,课间休息或饭后,我总爱徘徊在美丽的梧桐周围,不时纵身其间,坐在虬枝造就的天然椅子,细品美姿,一任神思遐想。

在我国古代,梧桐被赋予高雅的品格。《诗经. 大雅. 卷阿》中描述:“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诗人在这里用凤凰和鸣,歌声飘飞山岗;梧桐疯长,身披灿烂朝阳来象征品格的高洁美好。唐朝诗人虞世南在《蝉》中吟道:“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这首托物寓志的小诗,以高大挺拔,

绿叶疏朗的梧桐为蝉的栖身之处,写出了蝉的高洁,暗喻自己品格的美好。

梧桐是吉祥之树。家有梧桐树,必引凤凰来。庄子在《秋水》中说:“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

鹓鶵是古书上说的凤凰一类的鸟。它生在南海,而要飞到北海,只有梧桐才是它的栖身之处。这里的梧桐也是高洁的象征。只有自身品格高洁,才能产生强大的人格魅力。

梧桐树也是制琴的最佳材料,与我国古典音乐结下不解之缘。据说,古代的古琴均以梧桐为基础材料制作而成,音质效果极佳。传说汉代文学大师蔡邕的焦尾琴,就是从战国时流传下来的,用优质梧桐制造的。尽管因战火,其尾部被烧焦,但它仍能凑出绝妙的音乐,是当时琴类的珍品。司马相如未发迹时,在成都巧遇卓文君,一见倾心,席间,他用上等梧桐制作的古琴,凑起一曲《凤求凤》,优美的琴声搏动了文君的心弦,司马相如赢得这位才女的芳心,星夜私奔,传为千古佳话。

梧桐给人的情感是丰富的。每逢细雨天,我常常独自漫步梧桐树下,静听细雨滴梧,飘洒叶上,清风徐来,真别有一番情趣。

雨滴梧桐,不禁引发淡淡的愁绪。这与我自幼爱读梧桐雨中情景的古诗有关。李煜在《相见欢》里写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几句词,形象生动地写出了这位亡国之君

幽居在一座寂寞深院里的落魄相。重门深锁,顾影徘徊,只有清冷的月光从梧桐枝叶的缝隙中洒下来,好不凄凉!过去是居万民之上的君主,而今已成阶下囚,万千愁绪,满腔幽愤,尽在其中。亡国之恨何时了?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这是徐再思在《水仙子. 夜雨》)中的绝妙咏叹。每到深秋孤夜,夜雨滴打着梧桐和芭蕉,每一声都引起相思之人的阵阵秋思和缕缕愁绪。这既是一首雨夜相思曲,又是一幅凄风苦雨的秋夜图!面对此景,相思之苦便从词人心底涌起。作者对雨打梧桐和芭蕉的描绘,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凄婉惶惑,意境深远,多么细腻,多么真切感人!

也正是此时,我才对“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意境,有深切的感悟。李清照的《声声慢》中所描绘的愁,是深沉的。丈夫去世,独守空房的她,遭受国破家亡的痛苦。此时,女词人独立窗前,雨打梧桐,声声凄凉,孤独无助的她,在深切地怀念着自己的丈夫。这哀痛欲绝的词句,催人泪下,堪称写愁之绝唱。

美丽多情的梧桐啊,你给我带来许多乐趣,令我神思遐想,感悟到不少人生哲理。但犹其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法学院门之侧,掩映在梧桐树下的那根约一米高的黑色大理石柱,上面用行书雕刻着:“厚德载物,博学明理行天下”。

每当徘徊梧桐树下,我总要静立大理石柱之前,细品其意蕴。德乃人本,学乃人基。只有厚德,方可载物;只有博学明理,才能畅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