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尘埃
初一 散文 1121字 386人浏览 咪莎sha

“啪!”又是一声脆响,被子伴随着父亲愤怒的声音被狠狠的摔到茶几上,一阵震动。我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耳边清晰的叫骂声源源不断。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责骂了,只是记忆中的我,无论如何努力,换来的始终是责骂。也许,我长大了,我不会再被责骂时害怕,亦或者是哭泣,我只是坐着,我的眼神空洞而无力,一遍遍描摹着指甲的轮廓,我认真的盯着茶几上反射的灯光那或许是我的眼泪在闪光。是的,我想哭,嗓子压抑的难受,眼眶平白无故的温热起来。我是个骄傲的女生,同学们这样评价我;我是个骄傲的女生,我亦如此评价自己。在父母面前,我没有哭,只是感觉着呼吸的气息,在心里反驳着对我不公平的言论。

我想,这是个叛逆的年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妈妈的一声“回卧室去吧”使我如释重负。我回到卧室,没有关门,因为父亲的咆哮,也没有开灯。看着窗外射进来的灯光,月白色。妈妈进来了,开了台灯,我感觉有些刺眼,原来,只是为了逃避,逃避什么呢?我不知道。胡乱的翻看着桌上的课本,平时亲切的字母,全变成了奇形怪状的妖怪;课堂上耳熟能详的语句,看得我头脑发昏;数学卷上,选择题的争着、抢着说“选我”,它们身后,是四条漫长的路,该怎样走下去?我第一次这样问自己,但摆在面前的,是成堆的作业垒成的大大问号。

我想,这是个迷惑的年纪。

我们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我经常哭,只因为小磕小碰,只因为男生起外号,但却没有一次是真正因为悲伤。我的世界里,有阴雨,但他们早被深深地埋藏在我毫无形象可言的大笑里,埋藏在我心底的最深处。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在这个钢筋水泥筑起来的城市里生活,我已不知不觉学会了接受,学会了虚伪,学会了假意微笑。但是,我的心底常常会有一丝缥缈而坚定的声音告诉我:“你不会生存!”可不,我不会生存,不会生活。我可以对周围的同学慷慨激昂地讲一番大道理,最后加上一句:“我相信你!”却不能,也不敢对自己抱有很大的希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这是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年纪。

外面起风了,我的心被带到了遥远的地方。今天,我终于看完了我借的一本书《踮脚张望的时光》,笔触很优美,文中一再的提到了巴塞罗那这个地方,很梦幻,就像我心目中的普罗旺斯一样吧。普罗旺斯,和它的结识很偶然,那段时间,不知怎的,疯狂地爱上了花。薰衣草,一个美丽的让我心碎的名字,还有那神秘优雅的紫色。我喜欢紫色,娴静而令人心怡,于是,理所应当的,薰衣草成了我最爱的花,对薰衣草的喜爱延伸到了普罗旺斯,经常梦见自己站在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田中,安静祥和,那幅画面,每每想起,都令我陶醉。

我想,这是个梦幻的年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深了,眼镜下的双眼疲倦起来,也禁不住呵欠连天。就此停笔吧,我说。席慕容讲过:“只要是成长,就会染上尘埃。”我想,也许我正在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