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情 青花梦
初一 记叙文 2字 28人浏览 lixipeng2001

黄山情 青花梦

徐玄晔

“不是在黄山、景德镇,就是在去黄山、景德镇的路上”。在微信圈,这是画家刘越胜长久以来呈现给我们的生活状况。他是艺术之路上的行者,一次次从金陵到黄山,再到景德镇,奔波的足迹折射出他的艺术追求:痴迷黄山、最爱青花。 刘越胜出生在安徽,成长于金陵。自幼受老学究——石城翁金老耳提面命,又得画坛巨匠张文俊、李小可的悉心指点,名师们的带领,令刘越胜的艺术之途少了一些弯路。在金陵画界,刘越胜是一副典型的江南士子模样——待人谦和、温润如玉却也不乏豪爽之气。正如他的山水画,雄浑大气却又充满灵性。

“画黄山的人很多,我希望成为不一样的那个”,记得刘越胜曾这样动情的说起自己在绘画上的理想。想实现这样的理想,苦功自是少不了。刘越胜是一位能真正经得起吃苦的人,他的每一幅画作、每一件青花瓷瓶,都在展现着他执着的近乎“执拗”的艺术追求。点开刘越胜的微信“朋友圈”,你会发现这个中年男人的生活很“乏味”,除了闭门作画,只要一有空闲,便前往黄山、景德镇,成了他生活中的一种常态。正是十多年如一日的苦功,令刘越胜不仅完成了两千余幅以黄山为主题的画作,更从中汲取了这座文化名山独有的灵气——他的作品无论是细节还是整体构思,无不饱含了刘越胜对生活、对自然、对艺术的虔诚。 最近几年,青花瓷瓶成为了刘越胜除了宣纸外,最主要的创作载体。相比起传统的宣纸绘画,在青花瓷上创作的难度显然要大得多,传统山水画中的皴、擦、点、染笔法,在宣纸上运用很自如,但在土陶上就相对困难,因为土陶的吸水性差,很多效果出不来,这就对刘越胜的创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釉上作画确实有难度,也正因此,每一个青花瓷瓶作品才会显得无比珍贵。”谈到青花瓷的创作,刘越胜的眼中闪烁着光芒。除了绘画上的难度,“釉上作画”的出品率低,是青花瓷瓶珍贵的另一个原因,“成品的青花瓷,就像一只涅槃的凤凰,经过一千三百多度的高温,从松软的泥土转变为坚韧不腐的瓷器,是一种质的转变。”望着手中由自己绘制、已烧制成型的青花瓷瓶,刘越胜显得无比的自豪。据悉,以刘越胜创作的青花瓷瓶为主题的邮票,已先后两次在全国范围内公开发行。

董其昌在《画旨》里写道:“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随手写出,皆为山水传神矣。”在当下这个“速食主义”盛行的年代,总有极少数画家,他们不理会俗世里的眼花缭乱,只是默默前行,注定要在毛笔和水墨中苦行,直到完成对精神的追求。刘越胜,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作者系中共南京市委机关刊物《金陵瞭望》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