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以为父亲不爱我
初三 散文 1217字 371人浏览 lbylx

我曾以为父亲不爱我

有一种爱像浓茶,清香醉人; 有一种爱像咖啡,温暖香甜;有一种爱像白开水,平淡无奇。父亲对我的爱就像那白开水,平淡无味,曾让我以为父亲不爱我。

小时候骑自行车,不知道是因为技术不到家还是路太陡,车头突然不受控制,就开沟里去了,我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母亲,母亲向前走了两步,但是,父亲不让母亲来将我扶起,而是用那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目光瞪着我,仿佛在说:“给你一个眼神,慢慢体会”那年,我5岁。

那次期末考试我得了双百分,回家满以为能得到父亲的赞誉,还会有奖励,结果是父亲用平淡的语气说:“这么点成功,有什么好骄傲的?”然后便搬出毛泽东、邓小平等人来教育我。那年,我8岁。

过年回老家玩,寒冬腊月,我穿了两件单薄的衣裳便急着出门去找儿时玩伴玩耍,被父亲看见了,先是用拳头打我肩膀一下,然后问我痛吗?我说当然,然后父亲几乎嘶吼的说:“晓得还不去穿衣服,想遭打啊!”无奈,只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出去玩了!那年,我十岁。

学校不管举行什么活动我都喜欢参加。有一次是手工艺品比赛,我很喜欢小船,所以我决定做一只木头小船,在做围栏时,下刀重了一点,刀片猛地偏离了原来的轨道,突然袭向我的左手,顿时鲜血染红了小船的甲板,我感觉好痛,哭了起来。父亲见状,没有说话,而是起身从客厅的医药箱里找出云南白药给我的手上了药,然后用创可贴把伤口封好,居然又叫我继续完成小船的制作。那年,我十二岁。

我的鼻孔下不知何时冒出了淡淡的黑色胡须,让我原本白白的脸上多出了一条黑线,我想刮掉它,找母亲拿钱买剃须刀,被父亲听见了,父亲用强硬的口气说:“小孩子家家的刮什么胡子?满十八岁再说。”我爱美的梦被打碎了。那年,我十四岁。

这样的事情,在我从童年到少年的成长路上数不胜数,让我曾多少次怀疑我是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子!

今年八月,我到重庆市工业学校读书,十月我报名参加朗诵比赛,知道参赛的各位选手都很强,我每天都会在晚自习后回家的路上背诵,琢磨朗读技巧。有一天晚上天突然下起了小雨,下公交车后路上很黑,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远处高楼上零星的灯光还在闪烁。我边听着音乐边朗诵,突然一不小心踩在一块小石头上,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在地,是一双手扶住了我。我的心里升起了感激之情。等我站定一看,是我的父亲。父亲捡起掉在地上的雨伞递给我,说:“走路不好好走听什么音乐?”这句话,就像冰冷的雨水浇灭了我心中的感激。

这次朗诵比赛后,我被选为红岩讲解员,在训练的时候,黄老师要求我要把普通话的基本功练好。我找同学借了一本普通话水平测试的书,里面的一篇【父亲的爱】触动了我:“爹不懂得怎样表达爱······,会不会是他已经表达了而我却未能察觉?”

啊!会不会是我的父亲已经表达了,而我却未能察觉?如果父亲不爱我,他会在雨夜出现在车站吗?如果父亲不爱我,他会眼睁睁等待五岁的我自己站起来?如果父亲不爱我,他会督促我自己“把一件事做完”?今年,我十六岁,终于明白了:父爱像淡淡的白开水,需要我用心去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