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作文展示(两篇)
初一 散文 2415字 118人浏览 丑就罢了还穷8

成长作文展示(两篇)

成长作文展示(两篇)

1. 去往前方

初2015级1班雷桂英

那一瞬间,四周的景物都在我的眼中斜晃出一道弧线。车辆、信号灯、行人、桥„„都化作一抹被拉长了的光影,在我忍不住闭眼的刹那,颠倒的影像戛然而止。

身体如离弦之箭被仍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我听到了一把瘦骨头的哀嚎。

缓缓睁开眼,双手努力支撑着地面,好容易站起身,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头重脚轻,眼冒金花。扫视了一下后面,赶紧挪动右腿,把躺在地上的自行车扶起,一瘸一拐走到路边。身后那一片汽车的鸣笛声这才消停。一辆辆汽车漠然从身旁飞驰而过,留给我一片飞扬的尘土。交通信号灯闪闪烁烁,刚好由绿灯转换成红灯。清晨的风呼呼地掠过我的脸庞,热情地追随那一辆辆汽车而去,它刮过树叶,引得树叶点头哈腰尽职地鼓掌。本来疼得龇牙咧嘴双眼泛泪光的我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咬着牙重新骑上自行车,骑到交通信号灯下,等它放我通行。

自行车在路上极其缓慢地移动,路边的树林、楼房依然被我抛在了身后。我眯着眼睛看向模糊的前方,有一瞬的恍惚。长这么大,还没摔过这么惨的呢。

小时,也常常摔倒,一颗石子,一个凹凼,一阶石板便能把我绊倒在地。小胖小胖的我总爱趴在脏兮兮的地上赖着不起来,装着哭腔用乞求可怜的小眼神向外婆传递着一个信息:抱抱。在下一秒外婆便会把我轻轻抱在怀里,双臂圈起我的小小身体摇啊摇,嘴里念叨着我听了不知多少遍的话:包包散,包包散,回去不拿妈妈看。那时的我天真地以为摔倒了只要外婆朝我伤口“呼呼”吹两下,再念念这句比仙药都灵的话,我的伤就会很快好。

只是现在,外婆在老家,我在路上。

没有她温暖的怀抱,没有她的“呼呼”,更没有她那句神奇话。

只有风,只有树,只有我和路。

我突然感到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寒意,它呼啸着袭入我的四肢百骸,在我的心中回响:孤独,孤独!

是啊,没有谁能陪我走到尽头。有些路啊,得自己一个人走,有些苦啊,得自己

一个人吃。

就像现在,没有了外婆在身边,我也能在摔倒后原地爬起继续前行。

“ 赤子孤独了,能创造一个世界。”傅雷不是也这样鼓励他的儿子吗?

脚下似乎更有力了,我不顾疼痛,加速骑向前方,而那模糊的前方,烟雾被驱散,如画轴般一点一点在我眼前展现,渐行渐清晰。

2. 距离

初2015级1班 黄越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在合中,你却在汅中。

--------题记

我站在你面前,背后是车站,四周有高楼,没有蜻蜓,也没有溪流。微风一拂面,往事便乘着回忆的小船涌入我的脑海。

四年级,你转入我所在的学校,成了我的同桌。上课时,闲得发慌的我习惯揪着你乌黑却不柔顺的马尾,而这时的你总会转过头小声地骂我:“吃饱了撑的啊!”然后轻轻地踢我一脚。“你居然敢踢我啊,看我的!”于是我又还了你一脚。咱两都使出“无影剪刀脚”,你一脚我一脚的,场面不忍直视,最终招来了黄老师。

“你们两个有本事到外面打去!”黄老师火冒三丈,教棍“啪”的一声打在讲台上。

课后黄老师严肃地找我们说了半节课聊斋,不过你我都没听进去。当时你还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要不是黄老师打扰我们练武,我们以后肯定能成武林高手!”

五年级,你家买了电脑,我家却只有电视。一到放假你就邀请我到你家玩“4399”小游戏。过了游戏瘾后,我们就会丢下电脑,跑出家门。我们有时会去大人们挑水的“叫花子洞”,用双手捧起天然水就直接灌进肚里去;有时气喘吁吁地攀上虎头崖的山顶,朝山下像个野人一样的乱吼,常常引起山里人的愤骂。夏天的时候,我们穿着凉鞋去浅溪里踩水,有一次你溅了我一身水,害得我回家还被数落了一顿。第二天,你笑得合不拢嘴,故意嘲笑我:“这个别怪我啊,你自己笨!敢不敢改天我们再比试比试?”我的心中猛地生出一股豪迈之情,冒着再次被家人批评教育的危险一口答应了下来。

六年级毕业,面临别离。“你还在这儿读书吗?我就要去合中了。”其实我真不想走,因为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又相见。

“我小学在这儿,初中在这儿,高中也会在这儿。”你面无表情,连每一个字也都

面无表情。

我呆呆地站着,汅中的红旗似乎正微笑着向你招手。可我讨厌这面旗,因为它即将把你从我身旁抢走。

“放心吧,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你也要记得回来啊!踢过来踢过去的都踢了两年多了,还没分出胜负呢!”你的笑容极浅极淡,话语轻快,可惜我看不到你的内心。就这样别了,而且是两年。

此刻,我们面对面,然后一起走在喧闹的城市里。

“你现在成绩还好吗?”我对此时的你感到未知和陌生,你也不说话,和我保持着一段距离,所以不善言辞的我只好用这种老套的话来打破尴尬。

“还行。”你说着,头也不抬地说着。

“你还老是踢你同桌吗?我记得以前„„”我想说说那些美好的回忆,就从上课的打斗开始。

“没踢了。”你盯着平坦的路面,眼光无暇顾及你身旁的一排行道树。

“哦„„我们要去哪儿?”我望着你,你稍稍迟钝地想了想,然后回我一句:“不知道,随便吧。”

于是我们向着前方迷茫地走着,很少说话。我低着头,你也垂着头。明明你就在我的右手边,可我却感觉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星河。

回家的时候,坐在702公交车座椅上,窗外的行人在不断变化,风景也在不断变化。我多希望可以不再见到你了,因为我不想让一层层厚隔膜将最初的美好打翻,我宁愿将这温暖原汁原味地存在心底。现在的你,有新环境,新朋友,新的心情;现在的我,不知道你处在哪一种新环境中,有哪些新朋友,也不知道你新的心情是忧伤还是喜悦,是愤怒还是感到„„

夜晚,天上没有星星,没有热闹的喧哗,到处是一片寂静。踩水、登山、打斗、玩笑„„我安慰自己,你一定都记得这些,只是说不出口。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了距离,因为每个人和同伴一同前行的道路上都会遇到岔路口,一旦选择的方向不同,距离难免就会产生。不过我也庆幸,至少有一段溢满欢笑的路是我们一起走过的,并且永远不会消失。

后来,你的空间有了动态:有些人,有些事,可以有距离,但绝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