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文章:悠悠师生情
六年级 记叙文 2375字 3181人浏览 youkiwu1982

小编整理教师节文章:悠悠师生情:岁月悠悠,思情悠悠,惦念悠悠。每每回首人生历程,最多的回忆还是停留在老师对我们的启蒙、教诲和关爱的点点滴滴的往事上,那份至真至诚至亲的情谊是有别于父母之外最有蕴意、最为绵长的了,如同久藏的陈年老窖,醇厚、甘冽、清爽、质朴„„

我六岁那年,父亲把我送进村里的小学—汪岭小学。这是山前山后唯一的一所小学,是由一座古庙改建而成的,门前两尊石狮就是孩子们骑上骑下唯一的娱乐设施,老师的办公室、宿舍都是以往摆放佛像、敬香叩头阴暗暗的小厢房,教室是土坯垒的,桌子是石块长条,地面是一坑一洼的黄土地,教师是村里村外喝过点“墨水”的乡下人。

记得是我升入小学三年级的第一堂课,我们教室走进了一位年轻俊朗的女教师,她有着高挑的身材、圆润的脸庞、一双清澈透亮的大眼睛,头发一根根整齐地梳理着聚拢在头顶,显得那般高雅、纯净、清澈。她步履轻盈,姿态优雅,亭亭玉立,举手投足之间富有脱俗的韵味,让我们这些山里的孩子为之“刮目”。

她用甜美的嗓音和纯正标准的普通话介绍自己的名字——王勤,名字与她的个性很相像,简洁明了,亲切真挚,跳跃奔放。那时,身处山坳的乡村小学是分不来正规学校毕业的教师的,绝大多数都是“民办教师”,这可是我们所见的第一位“公办教师”呀。

然而,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山孩子们”是不懂得珍惜这些的,满脑子里装得都是些怪异的想法和更改不了的顽皮。这些野惯了的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商量着捉弄新老师的奇招怪术。

王勤老师踏入班级的第一大难题出现了,她想从班级中选出理想的班干部—班长、学习委员、体育委员。得到这一消息,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们私下集合起来一商量,与老师对抗! 所以相互约定,人人拒当班干部,给她来个“下马威”瞧瞧。

一天下午,王勤老师面带笑容地说明推选班干部的目的、意义和要求,然后,要求大家推举人选。令她惊讶的是,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响应,几番鼓励,仍然鸦雀无声„„王勤老师开始指定人选,令她更为惊讶的是被指定者赫然站起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不当(班干部)! ”。笑容在王勤老师的脸上凝固了,她背起双手若有所思地在教室里来回踱步。然而,她没有让这种僵局持续,她立即宣布推选活动结束,大家一起做游戏。王勤老师与同学们一块玩起了“抢凳子”、“丢手帕”、“捉迷藏”等传统的游戏来,让大家度过了一个快乐下午。 第二天的班会上,王勤老师面带灿烂笑容地走进教室,她突然宣布了我们班的班干部,并让班干部作表态发言。我们眼睁睁地看到曾私下里信誓旦旦地承诺不当班干部的“铁杆兄弟”面向全班同学做了表态发言! 一夜之间,判若两人,让人咋舌。原来,通过游戏和分别交谈,王勤老师瞄准了相应人选,并瓦解了我们这些小调皮鬼私下结网的“防线”。王勤老师也了解到了我们的“阴谋诡计”,但她从未正面批评过我们。

随后的日子里,王勤老师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收入为班级买来篮球、乒乓球、跳绳、军旗、跳棋等,她与孩子们融为一体,成了真正的“孩子王”,她也成为我们最知心最亲近最和蔼的人,我们都非常愿意把自己的心里话讲给她听。

一晃三年过去了,在我们临毕业的那个学期的六月的一天,王勤老师踏进教室的步履有些迟缓、沉重,浑身散发出非常疲倦的神态,我们仔细观察,才发现她的双眼红肿、脸色蜡黄、面带倦容,往日甜美的嗓音今天有些沙哑,还隐隐地渗透出哽咽的余音。这堂课,空气是那样的严肃、沉闷„„事后,我们才知晓,是她相恋五年之久、即将于十月一日结婚的未婚夫在河中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这对于她而言,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呀! 我们暗暗为她落泪,人人担心她一蹶不振。

然而,我们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师依然按时出现在课堂上,强忍着巨大的悲痛坚持上好每节课,帮助我们全面复习,迎接升学考试。还记得一个黄昏的日子,已放学许久,我收完全班同学的作业以后,想到老师太累了,便一个人呆在教室里,以自己作业为范例,把全班同

学的作业批改完毕。

当我轻轻推开老师的宿舍门,我发现她正低着头,抽泣着、颤抖着,用一块雪白的纱布手帕擦着眼泪,竟未发现我走进来。我默默地伫立在那里,泪水涌出眼眶,昔日欢快奔放的老师,与我们朝夕相处、视作朋友的老师,忍受着从天而降巨大的悲伤,我仿佛看到她心头的伤口正在向外浸渗着段红的血„„看着她的背影,往日苗条匀称的身材,今日看上去是那样瘦弱、单薄、倦怠。

我轻轻地放下手中的作业本,颤抖低沉地叫了一声:“王老师„„”,唯恐惊吓了她。她转过头,发现是我,极度勉强地掩饰着自己的窘态,擦干眼泪,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急忙说明情况。老师眼圈又红了一些,泪花涌出眼眶——为了自己的不幸遭遇,为了自己懂事的学生„„她抚摸着我的肩,默默地拉我走出校门,叮嘱我早点回家,别让爹娘惦记。

此时,太阳早已落入西山,半圆的月牙儿远远地挂在天边,忽而钻入云层,忽而竭力挥洒着光辉„„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回村的路上,心里一阵阵地涌动着酸涩的滋味。尽管那时,我不懂得男女之恋,但从亲爱老师的悲痛哭泣中感受着她心中的苦与涩、酸与辣„„ 第二天,天阴沉沉的,上课铃声响过十分钟,仍未见王老师的影子。我们认为王老师请假了,毕竟她从未耽误过我们一节课,毕竟她太需要休息,毕竟她尚未从巨大的悲痛中走出来„„我们是可以理解她的。

教室静悄悄。忽然,有位同学小声地说:“王老师来了。”我们几乎同时抬起头向教室门口看去——王老师一袭黑色短袖衬衣、黑色长裙,走进教室,继续着我们临近升学考试的倒数第五节课„„原来这一天,是老师未婚夫去世一周的祭日,她从未婚夫坟头祭奠完后匆匆赶回来的!

随后,我们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王老师也调离了我们母校。再后来,听说她进城了。再后来,听说她被评为“全市优秀教师”。再后来,听说她再次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成家了——我默默地为她祝福着,祝她一生好运!

时光淡漠着记忆,却淡漠不了心中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