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
初二 记叙文 606字 232人浏览 zwzwzzw00

铭记

岁月像一条河,再过苦涩的痛也会被冲淡,只使人留下一些似是而非的回忆,因此想记住一些事情是很难的。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连时光也冲刷不去的,也就只有爷爷的一头白发了。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一年的深秋。

枯叶满地,深秋凝重的露水结成了霜,金叶上渗出了一层苍白无力的冰晶。风已有了冬的魔力,它的彻骨之寒足以将雁群吹向南方。

闲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爷爷打来的,叫我去他那边。我并没有问,只是去了。

街上无人,风行则叶舞满天,却又使人无可奈何。 到了爷爷家,停下自行车,径自向屋里走去。

奶奶仍是那样坐在轮椅上,只怕头上又添了几根银发,少了几缕青丝;爷爷则更是受了岁月摧残,面容更加憔悴了。他们见我来都很高兴。

爷爷这时对我说明了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是叫我割去菜园里还剩下的些许菠菜。

我应着,一同出去了。

爷爷和我各拿了一把小镰刀,仔细地割着一棵棵在深秋的风中已挺不起腰的菠菜。不经意间的一抬头,看到了爷爷竟是满头的白

发。我颇有些怀疑——因为爷爷的头发就在前年还是大片乌黑的——怀疑是下了霜,落到了头上的缘故。尽管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但还是叫爷爷拭一下。

爷爷果真拭了一下。

可是,头发依然是白的。

我心中一震,却强颜说道:“好多了。”爷爷也察觉到了我的表情,报之以凄笑。

人生的路终会走到尽头,但尽头是什么?

岁月的河终会注入大海,入海口却在哪里?

人终究会离开这个世界,又怎样证明我们曾生存在这个世间? 这都是些大问题。

2013/6/10

铭记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