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自己的记忆
高二 其它 1892字 225人浏览 weiqiumei0

我叫丁泽英,男,汉族。1997年2月19日22时55分(农历正月13)出生于河北省唐海县第三农场二队一农民家庭,属牛,父亲是个体司机,母亲靠四处打工维持生活。

XX年的我身高172厘米,体重65公斤,身体健康。XX年9月至XX年7月在唐海县第三农场中心小学学习,届时六年,一年级光荣的成为少年先锋队队员,五年级曾担任班宣传委职务,并荣获三好学生奖状,在小学学习期间,美术、体育方面比较优秀。XX年9月至XX年7月学习于唐海县第三完全中学,成绩一般,只担任值班组长及宿舍长。XX年8月升入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第一中学,高一任数学课代表及组长。如今是准高二学生。

现在我把我生活的一小部分分成了四篇(成长篇、生活篇、学习篇、兴趣篇),与大家共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成长篇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有一个平凡的名字,但我出生的地方也是丁家的大家族,所以我的辈份很大,有很多年纪很大的人都叫我叔叔,因此也是个不平凡的我。

听妈妈说我小时候很黑很黑,比非州人白不到哪儿去。我很怀念还没有步入学校的时期,那时候每天跟妈妈去上班,每天早晨六点起床,然后蹲在妈妈的摩托车前面的脚踏板上,开始了跟妈妈上班的路线,就这样每天看着车来车往的人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渐渐的我长大了,其实也算不上大,只是到了上学的年龄而已。那时上幼儿园,妈妈没有空,只能爷爷每天接送我上学、放学。在幼儿园里我过得很快乐,没有作业也没有压力。可是我慢慢长大了,也必须学习知识文化了,接受新的教导,就这样我转入了小学。小学一年级的功课也比较简单,每天学生字,学算数,作业也不算多。在“六一”那天我们入队了,加入了中国人民儿童的行列,戴上了鲜红的红领巾,这标志着还拿尿和泥的我们已经过去了,那天的盛大和隆重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放着国歌,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举起右手和宣誓。就这样欠在小学过着美好的生活,有朋友、有老师,第一刻都不曾孤单。唉!最让人发愁的是我的成绩,总是不能名列前茅,这么多年来我对我的成绩总结了一个规律,比如,第一次考试考得很不好,那第二次考试却可以考得很成功。除了学习成绩,我还有很多事情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小学的我跑步很厉害,老师看到我跑步特别快,就让我参加了每天运动员的锻炼。唉!真是可惜了,我恨我自身的懒惰,练了两年都没有什么成就,只因为我每天都逃掉,第二天老师问起我又感觉非常尴尬。

在小学这段时光里也有一件是事是我值得骄傲的,那就是我对美术绘画的爱好和兴趣,为此妈妈送我到专门的绘画补习班去学习,我的绘画水平有了一定的功底,也对我在学校有了一些帮助,我当上了我班的宣传委,也许我天生不是一块当官的料吧,当了一学期的宣传委,也没把我班的黑板报做的太优秀,自己感觉一踏糊涂。因为绘画好,老师还推荐我参加绘画比赛,但因为自己不争气还是被刷了下来。

对家长来说成绩当然是最重要的,在前面我提起过我的成绩不好,但在我五年级的时候,我也拿过一次三好学生奖状呢,这是我最值得骄傲的了。其实到了中学我才知道小学我的成绩也算是不错的了。唉!也许是我妈那种要争气和望子成龙的心太强了吧!我就这样糊糊涂涂地过完了我的六年小学生活,在这六年里我有很多次的欢乐、悲伤、害怕和尴尬。我经常回味我小学的生活情景,很是怀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开始踏入我中学生的生涯,中学的老师很亲切,从不打人,我们也从不挨打,这时的我显得很叛逆,当然和我同龄的同学们也是一样的,因为我们从我们的课本里读到了我们这个时期正是我们的叛逆时期。在学校里,我们为了“为什么只说我”这个问题和老师争论不休,在家里每天都能听到我和妈妈的争吵声,也许对于我的邻居们来说这就是家常便饭吧!在中学我的学习成绩没什么改变,虽然高一我被选为数学课代表,但也是按照我的那个规律行事的。

我的学校很不太平,经常有打架的事情发生,我的哥哥就是打架的常客,但也因为有了他至今没有人敢欺负我,所以我倒是很安稳的过着我的中学生的日子,在中学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自己感觉混得还不错。

中学的日子很无聊,也很无奈,每天有着规律的生活,上课了盼望着快点儿下课,回家了希望妈妈少些唠叨。上了中学我也染上了一个坏毛病,那就是上课睡觉。唉!这也是我不情愿的呀!也许感觉自己还没长大吧,总是管不住自己这个坏毛病。中学的生活有了压力,因为这是人生重要的时期,妈妈对我要求很严,在人生这个重要时期,好好学习成了我每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是事与愿违,我从来没有按照嘴上的命令行事过,我也希望我能认真地把这重要时期以非常优秀的姿态拿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想过去,面对过去的一切,闭上眼睛,象电影一样历历在目,然后面对自己没有收获的收获报以残淡的微笑!我长大了,觉得小时候的一切也太幼稚和天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