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刀削面
六年级 记叙文 782字 244人浏览 mayaya918

每次吃刀削面的感觉都是不同的。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都有不一样的感觉。依然记得第一次吃刀削面的情形,那是大约二十年前,那个叫生明的人在小镇上开了第一家刀削面馆。母亲把碗里所有的肉夹给我,却又抱怨老板太抠门。但我着实迷恋上了那面的味道,以至于以后有小伙伴宣称生明家的面里加了鼻涕,我也全然不会在乎。如今我依然喜欢吃炒刀削面,甚至在某一段时间里天天吃。但是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味道了。多少年之后,再回想如今的选择,是否还像现在一样激情澎湃?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伴随失眠的除了我,还是我。我曾经以为的,已如烟消散,弥留心头的已经分辨不出往日的容颜。于是便点了一只香烟,企图寻找些什么,但即便香烟燃尽,也一无所获。兴许是 再一次的作贱了自己,在灵与肉的斗争中苦苦挣扎。临近天亮的时候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似乎梦到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什么。只觉得睡了一觉,反而更累。如此这般,也便没了吃早饭的心情,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循环。这种循环,在我看来,却又像是一次次的轮回。所不同的是,这般的轮回是心灵深处最为歇斯底里的呐喊。那声音如扎藏寺里喇嘛的诵经,伴随着深沉的法号,还有藏族老阿妈手中的转经筒发出六字箴言。父亲的一位朋友曾是寺里的喇嘛,如今收于活佛门下。他曾带我在大殿点灯祈福。看到一位慈眉善目的活佛照片,便问:“他是谁?”喇嘛笑着告诉我是十一世班禅大师额尔德尼 确吉坚赞。我虽不知道其为何人,却觉得顿时开朗,未曾收到点化,但心灵早已如沐春风。可是如今,又譬如今夜,唯恐糟践了这一触即破的睡眠,便诚惶诚恐起来。越是害怕越难以收拾这可怜兮兮。越是想回忆什么,却是如此空虚,似乎曾经丢失了什么,又不曾想起。越是想不起什么,又越是害怕。今日再吃刀削面,物是人非,而又飘忽不定。我想这刀削面亦是如此吧,丢失了什么,怎可能吃出当年的味道呢。2013.9.19凌晨 谷人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