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
初二 散文 876字 69人浏览 我是X学生

笔墨安然,典藏如水岁月;舒云浅洇,品味荏苒时光。十三载年华匆匆,尽染诗尘。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我和容若的故事,是从花柳繁华的帝都相府而始的。在那浓荫曳曳的藤架下,他一袭素衣蹁跹,清隽的面容被暖色艳阳打出一片淡金的光晕。对面有如水伊人倚桌临帖,娴雅温淑。敛眼,他于醺然中静静凝望着那挚爱的女子,眼角眉梢情意绵延。“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香尽,人逝。卢氏的死,让得那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日子一去不返,茫茫后路只留容若孤身一人独对阑珊。酒醒何处,无论今宵。悼亡,是一种追念,回忆越深情越刻骨。正是这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成就了容若在清代词坛上的巅峰,而他从此簟纹灯影的寂寥,更是惘然了我的整片柳绿桃红。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提到容若,就想起那名震一时的木兰词,继而又忆了玉环和唐明皇。“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骊山一行,是相遇的初端。因失去武惠妃而黯然神伤的玄宗,在行宫之畔,被那一个百媚横生的回眸勾去了所有的心魂。烟雨陌巷,半纸韶华。“后宫佳丽三千人,千宠爱集一身。”谁说英雄铁血?不过是未到用情深处罢了。而面对如此倾世容颜,即便是唐皇这天纵的英才,也沦陷了。爱美人,不爱江山。开元盛世的辉煌过后,又是由谁来主掌沉浮?“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蛾眉马前死。”三郎,我此般爱你,又怎忍你皇图霸业瞬成灰?也只望千军齐发,护你早日回京!“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一曲雨霖铃,半冢红颜骨。大明宫宠盛之时,又有谁料到了这生死如河,悍然相隔的结局?惋惜,悲叹。命运伸出手来,我,无能为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见过义山和华阳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感慨过柳七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亦是惊异于少游的“伤情处,高楼望断,灯火已黄昏”……以字承情,以纸载忧。于诗词翰然中体味前人的情仇爱恨,离合悲欢。毕竟,在俗世里翻滚的人们,又有谁不是心带惆怅的红尘过客?

弦音碎了古韵,升起一缕风尘。指尖拂了霜痕,惊醒一夜梦魂。华灯初上,水墨青花。不究世间潮起潮落,我只是在古风蕴漾中知礼识世,在词海诗香中,成熟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