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年级第三次优秀作文
六年级 散文 5355字 162人浏览 铁院材3

高一语文备课组·春柳文学社

在远方

高一(10) 王可

挂断电话,他棕色的脸庞上流露出了一种欣喜若狂的神色——他的女儿暑假里就要来看他了!于是,几年未曾请过假的他破天荒的向老板请了几天假,老板同意了。

回到他那间窄小的宿舍,他清晰地看到灰尘在透进来的阳光里浮动,水池里堆积着脏兮兮的碗碟,地上是散乱的烟头,而床铺更是凌乱不堪。他立马皱起了眉头:丫头是个爱干净的,这样子她肯定不会喜欢。于是他挽起袖子,着手收拾。

他忙里忙外半天,终于把宿舍收拾的像那么点样子了。但望着有些发黄的床单和被子,又发了愁:这么脏,丫头怎么会用呢?于是他急匆匆地去了商店,买了一套崭新的、印有小碎花的棉被床单等,小心地放在小阳台上晒。而原来那套,自是舍不得扔的,洗一洗,自己用吧。他忽然又想起,这里温度低,晚上睡觉极易感冒,要是丫头生病了可怎么办呢。他有些懊恼的拍拍额头,自己这是老糊涂了吧。他连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便又一路小跑,去商店买了一只暖手袋,就连先前坏了,却一直舍不得再买的好的取暖器也一并捧回了家。哦,还有清香剂,是丫头喜欢的味道。

等到一切终于都布置好了,天已经暗了。他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下子丫头肯定会过得舒服些了。他坐下来,打开灯,暗黄的灯光照在他有了些许皱纹的脸上。他掏出烟,刚想点上,却又想起这劣质烟的味道极是呛人,丫头怎么会受得了!便决心这段时间都不吸烟。他望着窗外暗下去的天,想着,等丫头来了,他要带她去看看这个城市里哪些是他参与建过的大楼,告诉女儿,爸爸也是有出息的,也能做出贡献。他要带她去吃各种她垂涎已久的当地美食,带她去看当地的名胜。晚上的时候,就带她去看夜景······他一定要将这些年未曾陪伴她的时光好好补回来。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穿起刚买的衣服,穿着并不习惯的皮鞋去接丫头。他在火车站左张右望,终于看到了他亲爱的女儿小小的身影。泪水一下子涌上了这个在外几年未曾哭过的男人的泪眶:“丫头!爸爸在这儿!”他飞奔过去,拥住女儿。我把头埋在他肩上,轻轻抱住他“爸爸,我来看你了。”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家去看望爸爸,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爸爸为了我的到来,花费了太多的心思。而我在那里所享用的一切,承载了太多的爱。

在远方

高一(3)班 张小雯

整理完宿舍,归家。华灯以上,公路上来往车辆川流不息。他们去哪儿?归家还是远行? 近半小时的车程,从学校到家。小区里的灯洒下昏黄的光晕,从远看来,再普通不过的居民楼,也似笼上一层细沙。是亮着导航灯的海港吧,等着漂泊的孤舟返航?

我总是忘记带家门钥匙,到家时却发现大门敞开。油烟机“轰轰”的工作声,夹杂着菜遇沸油后的“滋滋”声,锅铲碰撞着奏出厨房专属的交响曲。爷爷一本正经地掌着大勺,奶奶则相以辅助,嘱咐着他,我不爱吃什么,调味料得注意着量。见我回来,奶奶又匆匆向我走来,接过书包,她不太灵敏的腿在此刻却又显得那般灵活。虽有些吃力,可连眼角边的鱼尾纹里都藏着笑意。

餐桌上摆满了我爱吃的吃食,我的回来仿佛是游子回乡,风尘仆仆。不知何时,他们开始称学校为“外面”,不太遥远的距离对于他们却如同天各一方。“多吃一点,外面的比不上家里。”“在外面没有在家方便。”诸如此类的话语变为他们的口头禅。

碗中的菜逐渐堆积如小山,我是归来的雏雀,也是即将远行的孤舟。短短一天的周末,不过是归来所带的旅行袋浅了又满,衣箱里的衣物多几件厚些的毛衣。

高一语文备课组·春柳文学社

一夜过后,从“你刚回来”变为“你将要出发”,收拾好的行囊整理入后备箱,奶奶仍惦念着我是否需要再备些衣物,以防降温;是否需要再买些零食,如果饿了,可以果腹······眼光里不像是前一天那般幸福,鱼尾纹的褶皱愈发醒目。一一谢绝她的提议,嘱咐她无需担心,她却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不知所措,又坚持塞些零花钱给我:“这些留着,一个人在外面,总归要花钱的!”

祖辈对孙辈,总是宠爱至极。车程半小时,在奶奶看来便是远方,即便年轻时的她四处游历过。

远方,多远?又远至哪里?无人知晓。每个人都有一颗离家的心,我长大,似候鸟般飞去又飞回来,会感叹再美的风景也不比回家的路,脚步向远方迈出,何时停住?

家在故乡,我在远方。

在远方

高一(12)付田蕊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卡瓦菲斯 外公屋后的小河,隔了两岸,一直蜿蜒流淌至今。

河不宽,也没有湍急的水流,波澜不惊地走了不知几年。站在这岸扔块石头,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不沾半滴水地稳稳落到对岸。可那好像伸手可及的对岸,对于我来说却是十分遥远。

河的这边没有什么可看的景色,只有光秃秃的水泥台阶和一块用来洗衣服的石板,显得枯燥无味。而彼岸却是绿阴,郁郁葱葱得茂密了整个河岸,那些树似乎永远是那样,顶着浓密的冠,慵懒地斜伸向水面,密集的绿叶之间,花的白,愈发显得醇厚浓郁,质感嫩滑,跟新鲜奶油似的,让人有咬上一口的欲望。我时常可以看见对岸的妇人弯着身子在岸边漂洗衣服,倒映着树影的河面会漾起好看的涟漪。对岸用红砖砌成的平房,深深地隐藏在大片的绿中,有时能听到对面远远地传来喊哪家孩子吃饭的声音,越过湖面听得不真切,最终又回到曲曲幽幽的用砖石铺就的小径,消失在一片红砖绿影中。

那对岸,莫不是我朝思暮想的世外桃源?

也不是没办法越过小河去往对岸,外公屋后就有搁置不用的小船,而连通两岸的桥远离了屋子,远远地在那边架着。可我始终没有勇气让父母载着我去对岸,也不想独自走过那从未越过的水泥桥。于是,充满未知美丽与诱惑的对岸逐渐在我心中朦胧升华,最终变为“远方”。

在远方,究竟有何种仙境?

远方是什么?是遥不可及的诱惑与期待,是云烟氤氲的人间美景,是充满愿景的伊甸园。而对岸,始终作为心中小小的秘密,埋藏与内心。

又一次站在此岸,遥望彼岸,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落花旋转着顺流而下。终于下了决心,踏上通往对岸的窄桥,金灿灿的阳光纷纷扬扬如温暖雨下,我在心中默默数着步子:二十三步,由此岸到彼岸,从脚下到远方——距离,并不遥远。回首对岸,氤氲朦胧,缥缈迷幻,正如我以前在对岸所看到的景象。

我忽然明白,生活不也正是如此吗?你,在我的远方,同时,我又何尝不在你的远方?我们,都永远都走在通向远方的路上。“远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中的美好期待与在路上的兴奋喜悦。

高一语文备课组·春柳文学社

在远方

高一(3)班 周颖

远方,我曾不止一次地在梦中勾勒它的模样,但它总是笼着一层若隐若现的轻纱,究竟是什么样,我不清楚。我总想揭开那层纱又怕破坏那种未知的美。可是,心中一直有声音在叫嚣:去远方!执拗而坚定。

是夏,我深居钢筋水泥之地,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颓唐。屋外的炎日,我畏惧,怕被它照得无处遁形,去远方这个念头在蒸人的暑气中消亡。

然而,父亲实在受不了我的无所事事,让我随表姐去那个所谓的远方——丽江。

在远方,我在丽江,这个久负盛名的远方。极目远眺,四面环山,古城似天上的一块璞玉坠落人间,镶在了这云贵高原之上,经过几百年风雨的琢磨,愈发地温润而明丽。这里离天很近,举手便可摘星辰。这里的天是空明清澄的,纯粹得不像话。

这是远方,不同于家乡夏日的酷热,它是由春花的秋天。漫步在古城的青石长街上,小桥流水,恍惚间我看见了江南的水乡,有锦簇的花丛,有玉妆的垂柳。

不,它不是家乡,它只是远方。家乡此时正值盛夏,大雨过后绵长缠人的潮湿,总是令人格外闹心。这个远方,要下雨只会是泠泠细雨,撑一把青伞,听雨打石板,描一幅山水人家,格外诗情画意。

已至薄暮,雨可算是停了。然,一阵微风吹过,一股寒意从脚底漫过胸口,似溺水的弱者般,我不由得寻找人多的地方。

可是,逆着人流前进,并没有感受到丝毫暖意,形形色色的人似潮水般包围着我,各地方言如冰川过境榨干我仅存的余温。冷,彻骨的冷,两头心扉,仿佛一下子掉入冰窟。

到处充斥着陌生的空气,清冽得像一把祭酒的刀,凌迟着我心尖的肉。耳膜被刺得生疼,喉咙像咽了木炭一般,呼吸都是疼的。站在一个孤独点上仿佛站在时光之外捱着一场盛世的刀光剑影,我那心底的声音不再叫嚣,远方早已扯下它的面纱,露出它的青面獠牙,凶神恶煞地说:“回家乡!”

在远方,我的心没有带去,滞留在家乡。远方的远方,是家乡,兜兜转转,我的心渴望远方,但它生根于家乡,拔不得,会疼。

在 远 方

高一(1)班 贲悦

多少次,我站在乡村口的车站牌下,泪流满面?

在我的面前,是一条平坦宽阔的柏油路,悠悠地向前绵延,看不见尽头,哥哥拉着我的手,语气中充满了向往:

“那是远方的远,在路的尽头,是大大的城市。那里有雄伟的高楼大厦,闪烁的霓虹灯,奔驰着的名牌汽车。世间最好的东西都在远方。”

哥哥手指着远方,笃定地说。

在我们的身后,显眼地蜿蜒着一条泥泞小路,在泥泞小路的尽头,是我的家乡。

望着贫瘠的家乡,想象着城市中的种种,心中泛起一阵酸楚,我讷讷地望着柏油路的尽头,泪盈满眶。

我多想在远方,那个我手指着的方向。

终于,我得到了在远方上学的机会。上学的那一天,我几乎是以逃离的姿势离开了我的家乡。我想,我要去远方了,去那个数不清在我梦中出现了多少次的城市了。

欢愉,雀跃,溢满心房。

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漫长。我急不可耐地坐在公车上,百无聊赖地朝窗外看。窗外的景

高一语文备课组·春柳文学社

物随公车的行驶变幻着,渐渐地,我看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独属于城市的大厦、霓虹灯。

哦,我在远方呢,一想到此,内心禁不住的兴奋。

到了新校园,我明显地意识到自己与同学们的格格不入。他们步伐矫健,衣着光鲜,鞋子上印着我只在电视中看过的安踏标记。而我,因长期待在乡村,有一种无法掩盖的自卑感,走路习惯性地低头,身上套着土布衣,脚上勉强穿着一双帆布鞋。

在远方,有种感觉叫格格不入。

课间,我正打算和同学们找点话题聊聊呢,却发觉自己已然被排斥。同学们热烈地讨论着市场上的苹果手机的价格已上涨到多少,某某男星又有什么新动向了,我插不上话,无奈,暗自嘲笑着自己的俗气。

在远方,有种感觉叫孤独。

突然,我想家了。突然好怀念和我一起上树掏鸟蛋的邻居弟弟,好怀念奶奶做的葱油饼。那是城市里没有的味道。我从未想过我还会想念家乡,一直以来,我不都是向往城市的吗?

我身在我心心念念的远方,心里却牵挂着远方的家。原来,人是这种矛盾的生物体,时刻牵挂着不属于自己的远方,当终于身在远方时,却又不自觉地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似乎永远都得不到满足。

我在远方,我看到了自我。

在远方

高一(14)班 张亚敏

在远方,你倾听灵魂的独自延伸爱与美好。

一个人,背上行囊,独坐车中,环顾四周,一张张陌生面孔,增添了心中的几许慌乱,远方本是充满迷茫,新奇与挑战,这种刚坐上车的萌动的心绪也逐渐衩时光磨淡,随着车的缓慢停止,上海到了。

因对上海的好奇与向往,我来到了居住在上海的姐姐的家,她热心地招待了我,可却又抱歉地说:“最近我可能比较忙,你可以自己到附近玩一玩,你也这么大了,可以照顾好自己吧!”一个人吗?十六岁的我是该独立了。“可以。”这不仅是对姐姐的允诺也是对在远方的我的挑战。

听姐姐说,下面胡同有许多小吃店,禁受不住美食的诱惑,我一个人下了楼,沿着石板路走了一会儿,果真两旁不少小店敞开大门似乎欢迎我的到来,听说上海的馄饨不错,便选了一家进去,老板一开口就是地道的上海话:“吃什么?”我开始想念乡音来。曾经也没觉得它有多好听,而如今我却以为它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一碗馄饨。”我用普通话回答,他似乎意识到我不是本地人,就改用普通话说:“好等一下。”气氛那么尴尬,空气似乎都凝结起来,没有人帮你 ,你只能一个人面对,一切的不自在,一会儿馄饨上来了,那热气熏得我有点睁不形象眼,心切地拿起筷夹一个放在嘴里,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在故乡,我和父母也常吃的,可那都是她们亲手包的,想到这儿,也许地是热气太大的缘故,我的泪竟下来了。耳边交织的是各地方言,人来人往,你的感受无人知晓,再多的依恋也只能深埋心底,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要坚强。

作为一个路痴的我竟然在繁华的商业街迷路了,霓虹街灯在我的瞳孔中折射出迷茫不安,脑中一片空白,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父母,而他们在远方,不会有一双手一直牵我走到最后。我开始寻找方向,虽然也许只是徒劳,每条路都是那么陌生,再这样下去,肯定无法回家。一个大胆而又新鲜的想法从我脑中蹦出,要不问路吧!羞涩与腼腆只会让你陷入困境,我观察了一下旁边的人。发现了一个面善的中年人正想买点什么,我便小心地上前问路,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他会不会理我,出乎意料,他耐心地指正我路的方向,甚至用手机地图指给我看,一股暖流溢满全身,几句指点把在深渊的我拉回来重见光明,我不停地说:“谢

高一语文备课组·春柳文学社

谢!”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激,他挥挥手表示没什么,原来远方并不都是孤独无助的,它还延伸了爱传递了温暖,有了方向感,心理也不那么紧张了,拐来拐去,越来越熟悉,心理越来越冷静,脚步越来越沉稳。“找到了!”似见到光明一般,我奔向姐姐家。

门开了,她看见我担心地问:“没什么事吧?”若是之前我一定哭闹着诉说我的遭遇,而现在不知为何,所有的不满委屈的情愫都烟消云散了,只因为那个声音不断地告诉我:“在远方,要坚强!”

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行者,在行走的过程中慢慢变得坚强。

在远方,享受孤独遇见成熟,用一颗平和的心去行走去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