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逝水流年
初二 散文 1240字 96人浏览 liangpan0719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蚕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正值三月莺飞燕语,花草如星潮涌上了大地。冬天的孤寂与萧索漫溢的双眸,此刻被融化成楚楚春水。都落了一身寒气,暖暖的春风像脱了线的风筝,肆意的牵着我的心天涯海角。美好的时节,给遇见它的人带来了一份份快乐的心情。跟随着春的脚步,坐拥粉色的花中,世界安静的像海。静静的,几缕春风起了,堆满枝头的花朵,像一只只呼啦啦的风车,转动着粉色的风翼。只是这满树春醉了我的心,却伤了她的情。自古悲秋常见,却唯独她见春而悲。我常常想这是怎样脆弱而又敏感的人儿。姑苏林黛玉,一个终身以泪水为伴的女子“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分悲画扇”(壹)遇见他是一生只一次的缘,她本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边,一颗终年孤独的绛珠线仙草。在千年如一日的西方世界里,活在无人知晓的寂寞角落。没有情感,没有念想,没有牵挂,日复一日,静如碧湖,却不见秋波乍起。他是赤霞宫的神瑛侍者,一个温柔的人,用他的耐心日日为绛珠浇灌。是他让绛珠在那个无依无靠的日子里盛放如初。不见情致,却以牵肠挂肚,绛珠因他而得日月精华,换的人形,终游离恨天外。灌溉之恩恰若草长莺飞的三月,绵绵如春风,让她患得患失。他因凡心偶炽执意去凡间游历一番。他此去前尘隔海,风月缠身,她亦愿随他同去。她说:“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干他,也偿还过他了。“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贰)凡间他是众星捧月的宝玉,她是寄人篱下的黛玉。注定又是千丝万缕般的牵连,再次相见,虽不识,却以觉如故人。只是这尘世间,太多的阴谋;处处为局,时时设计,自苦了黛玉,本为仙草的的她,注定生性孤傲,遗世独立,即容不了,便遭排斥。倒过来在这浑浊的世界里,却孤显她的刻薄与自私。似正应了天意,自从黛玉与宝玉相遇的开始,黛玉的泪水就如绵绵春雨般不断。黛玉在凡间的匆匆年华里注定只为宝玉而活,她为宝玉忧,为宝玉愁,为宝玉而快乐。上天似乎是怜悯他们,动了恻隐之心,匆匆年华里藏着他们几丝微微的快乐。这些细微的幸福,只若如寂寥的秋风般,匆匆而逝。“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悲凉”(叁)铺天盖地而来的红色,灼伤了她的眼睛。每个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而她却只能在角落里啜泣,这红色恍若她身上流淌着的鲜血,在眼前静静的流动。喜乐响起,在她的院外。只是这红盖头下的如花美眷并不是她,并不是她。她的眼泪似乎是流尽了,流干了。这人世间似真的那般狠毒,欢天喜地中,他们忘了她的存在。他们忘了一个叫黛玉的人此刻正在生死挣扎。她想她的恩是还尽了冷风凄凄,她孤独的躺在坟墓里,带着她一生只一次的的爱恋,终日长眠于黄土之下。不知道有谁还会记起她,去心疼她一生一世的悲苦。她灼灼其华的报恩。千里孤坟上,开出了一朵天荒地老的花。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若不会遗忘,只会记念,只感温暖。那么你宁愿一生只作一季,一个笑容带走一年。是谁说过“愿双胁下双生翼,随花飞到天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