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课]风起
高一 其它 1886字 726人浏览 阿泰尔蒙多

无风时,你不知在何处;风起时,你不知从何处归来,成了我避风的港湾。

——题记

我有一个傻傻的父亲,他不懂得如何表达对孩子的关爱,也可以说他什么也不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得那年冬天,我们身上都裹着厚厚的棉袄,却依旧觉得寒风沁骨。

早上起床洗脸时,妹妹不经意的擤了一下鼻子,父亲听到了,皱了一下眉,说叨了一句:“多穿些衣服。”这么一句带着关爱的责备,在他说来却是敛去了关爱,只余责备,妹妹转过头瞪他,指着我大声说:“你怎么不说她!”我愕然,心里想着妹妹怎么这么不懂事。父亲只是一愣,继而开口道:“我是让你多穿些衣服,又不是让你干活,你喊什么喊!”他的语气并不温柔,而且很强硬,好像跟他说话的不是他女儿似的,不过,我想他也发不出那样温柔而宠溺的声音罢,只有看他的表情,才能明白他此刻无可奈何的内心。妹妹却是不听,指着我喊:“那你为什么不说她。”她的音量比之前的还大,嗓音有些尖细,刺得我耳膜生疼。我偷偷的瞟了眼父亲,他的脸涨得通红,好像很是生气。

我想我真的不明白这场闹剧发生的原因,可我又不能自己的进入了这场闹剧,就像是一个小丑,扮演着一个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角色。呵呵,真好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场闹剧慢慢进入了高潮,父亲抬起手像是要打向妹妹,却生生停在了半空,他咬着牙,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时间仿佛被冻结了,他就这么抬着手,咬着牙,脸涨得通红,狠狠的瞪着妹妹,妹妹亦是睁大了眼睛回瞪着他,双手垂在身侧,用力的握着,生生在手心抠出了几个深深的指甲印,她也是咬着牙,强忍着不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落下,我也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因为我知道,父亲的手绝对不会打在妹妹的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妹妹哭着跑上了楼,父亲的手也已经放下,正如我所料,父亲没有打妹妹。

可妹妹还是哭了,哭得很伤心,父亲也出门了,不知去干些什么,我什么也没做,因为我并不知道我该干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几天后,一切恢复了正常,妹妹依旧对父亲爱理不理,父亲也依旧自己干自己的事,只有我,脑子里还回荡着那天妹妹哭完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爸爸只会对你好。”我想这只是个笑话,因为父亲对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今年,我上高中了,高中时要住校,父亲不厌其烦的对我说了一遍又一遍需要注意的事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保护好自己。”我总是敷衍着应是,但并没有不耐,毕竟我从来没有离开家人超过一天。

在去学校的前一天,父亲对我说:“怕不怕,怕的话咱就不去了。”我有片刻的恍神,不太相信父亲竟是会这样袒护我关心我,但我立刻醒过神来,因为我看到了父亲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仿佛刚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似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个星期的军训过了,我打电话给母亲,说可以回家了,她问我什么时候,我说早上十点,她说问问父亲,看他有没有时间开车来接我,然后就挂了,没有再问别的,我看着手机,酸涩的笑着,心想我就是这么的不讨喜。

第二天十点,父亲准时来了,他看了看我,说了句:“黑了点。”便没了下文,坐上了回家的车,父亲开车,我坐在后座,一路无言,半个小时后就到家了。

接近家门时,父亲也不帮我提行李,看着我下车后就离开去工作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提着行李缓慢的走着,鼻子酸酸的,想哭又不敢哭,怕路上的人把我当神经病。

进了家门,母亲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是我又低头继续干着手上的活,我也不在意,径自放好行李,拿本书看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母亲给我们炒了点面当午饭,就自行出去工作了。

吃完面后,妹妹忽然一脸忿忿的拉着我,说:“你知道吗?你走的这几天吃晚饭的时候,老爸一直在念叨什么你的伙食怎么样啊,你在学校住的习不习惯啊之类的话题,铁定是想你了,我说老爸对你好你还不相信。”我愕然,那样的父亲,真的会对我好吗,实在是想不到,弟弟听到了妹妹的话,也跑了过来,对我说:“就是啊,你不知道吗?你昨天在电话里说是十点放学的,老爸九点半就在那里等着了。”我愈加愕然了,因为我记得父亲的确是十点才来找我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今天,父亲又送我到学校,校门口的车很多,父亲停车的地方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他帮我提着行走至校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他的背好像有点微微的弓了,身形也略显臃肿,原来高大的身材不知在何时矮了一截,但他的背影依旧带给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那是一种仿佛天塌下来,有他在也不用害怕,因为心中坚信,他会为我撑起一片蓝天。

他的头发很久没剪的样子,甚至连梳都没梳过,秋风吹过,带起他乱糟糟的头发,又灌满他的衣服,有种沧桑的感觉,不经意的,我张口喊了声:“爸爸。”他的身子顿了顿,我心里想,我好像很久没这样叫他了,他转过身,憨憨的笑着,若是平时,我肯定会皱着眉头,厌恶的看着他,心中暗暗诽腹他的痴傻,但此刻,我竟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强行按压下欲要夺眶而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