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校长的一封信
初一 散文 1353字 2862人浏览 XY啦啦啦啦

给校长的一封信

尊敬的郑军校长:

您好!

我是今年刚刚入学的高一新生。很冒昧打扰您但是在这里,我想就学校资源的开放提几点我自己的看法。

以前在培才就读的时候,我就从学长口中了解到很多关于一中的事情,并且后来被一中录取后也认识了很多艺术生朋友。一直以来,我就对一中十分向往,因为她是湛江中学学子的最高殿堂,我想一中在学习上一定很拼搏进取,在思想上也会兼容并包吧。

可是,开学这一两周以来,我却发现一中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好。这一点,在艺术馆的使用上显得尤为突出。

之前有一次,一个艺术生朋友和我一起走进雪卿艺术馆,本来还有说有笑的,突然间被门卫喝住:“你干什么的?”我便解释一下,想在我朋友旁边看她练琴,但是和门卫讲不来,闹了很大的矛盾。最后我朋友只能和我告别,那一刻我觉得,在别人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穿着一中校服的外校生。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普通一中学生进艺术馆却被看成是一个小偷了?

我从朋友的口中了解到,以前雪卿艺术馆是对外开放的,至少有一楼的空教室,二楼的卫生间和三楼的小琴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雪卿艺术馆就开始查人了,甚至一有不是艺术生的学生走上楼梯就会被赶下去。我在想:难道我们学校连自己的学生都信不过吗?如果真的有人想要进艺术馆偷东西,他怎么可能从正面进去?艺术馆有这么多窗户,一个门卫又怎么阻止得了真正的盗贼?在红五月、年级开会期间,来来往往这么多人,要真有小偷,怎么防?

我觉得问题并不出在是否阻止学生进入艺术馆这件事上,而是学校对于校内资源是否对学生开放的这件事上。譬如实验室,学校难道会因为害怕实验室中贵重的氯化银、硫酸铜等药品被盗而从此不让普通学生进去吗?譬如会议室,学校难道会因为害怕投影仪或桌子椅子被盗就不让任何学生组织使用吗?譬如塑胶跑道,学校难道会因为害怕那重铺一次几百万的费用而不让学生在上面跑步吗?我想一中一定不会!因为一个把“树人”放在第一位的学校,绝不会把每个学生都看成是校园设施的偷窃者、破坏者。

私以为,解决问题的关键不是一昧地堵,“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堵住了好像学校花费的成本很小,但是省下的钱是万万堵不住我们对学校信任的流失的。学校要做的,应该是建立一种严密却有序的规章制度,保证每个人都享有使用学校公共资源的权利同时也承担着责任,但是它会在问题发生的第一时间找到肇事者,给予严肃的处理。

要是本身的责任制度都漏洞百出,却把每一个普通的学生都贴上“小偷”的标签,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很心凉!这样是行不通的。

此外,我认识很多学生,正取线进一中,但是钢琴小提琴古筝也过十级,我相信很多人当时也有一条考艺术生的路,甚至很多人都比部分艺术生还要厉害。那么,为什么就只有艺术生才享有使用艺术馆的特权?为什么不是艺术生的同学只能站在艺术馆的门口望眼欲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三年都没有机会享用的雪卿艺术馆?

我觉得所有一中的学生,都享有有序使用学校资源的权利。学校不应该对学生分门别类地看待,更不应该因为一时冲动而让一中一直以来的办学理念成为一纸空文! 校长您说是吗?

看到一中一直以来的优秀成绩,作为一名新生,我真的觉得很兴奋、很自豪!我看到那些前辈,仿佛就看到了我自己。我真心希望能在一中享受到学校的公共资源,能在一中度过丰富多彩的三年,能在一中留下一生难忘的回忆!

此致

敬礼

湛江一中2019届某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