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石穿-贺芬芬
初一 议论文 1455字 46人浏览 JUNDAO22

八旬老人每个月向安徽省红十字会固定捐款 坚持了

6年

愿意弯腰帮助他人,你的心灵会得到最好的锻炼

6年来每个月都捐钱

“我老了,不记得从何时捐的,捐了多长时间,也没算一共捐了多少钱,就知道每月都汇钱。”

8 月18 日上午,记者在省红十字会看到一叠汇款单复印件,大多数是500元,也有1000 元的,主要面向贫困学子,有的则捐给灾区。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最初捐款者名为“重阳”,地址填写很含糊,根据“重阳”两字,他们推断捐助者可能是一位老人。后来汇款人成了“程荣荣”,地址也比以往详细,但经过对比,他们判断这些汇款都来自同一处。“6 年来,每个月都捐钱,让我们发自内心地尊重。”

几经辗转,昨天上午,在合肥一个老小区,记者和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了捐助者——一名86 岁的慈祥老太太。老人说最初她不想留真名,就用“重阳”的名字捐款,

后来觉得自己做的事很平常,就用了真实姓名。“我老了,不记得从何时捐的,捐了多长时间,也没算一共捐了多少钱,就知道每月都汇钱。”

老人拿出了一摞摞银行汇款收据,除了助学外,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玉树地震、汶川地震、甚至海地地震,老人都捐了钱。其中有一年,就有16张汇款单。

不想看到孩子贫困失学

“每次在报纸上看到有孩子因为贫困上不了学,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老人说,她每月都给贫困孩子捐钱,是因为上学的不易她儿时也体会过,不想让孩子们遭受同样的困境。“每次在报纸上看到有孩子因为贫困上不了学,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老人出生在南京,兄弟姐妹比较多,外祖母曾卖地支持孙儿们读书。老人回忆说,由于自己是女孩,小学毕业后母亲不想让她继续读书了,幸运的是父亲很开明,没让她失学,一直供她读到高中毕业。“我特别想到农村做教师,但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文教部门工作。”

此后,她跟着爱人转战北京、铜陵、淮北、合肥等地。“我们在安徽一个地质队工作过,队里孩子要到附近一所小学上学,我就提出,为啥不能自己办学?”

老人的提议得到了认可,她如愿以偿地当上了老师。可惜的是,由于爱人工作调动,从教一学期后她不得不离开学校,“跟孩子们待在一起,我特别开心,走的时候心里真不舍得,这是个遗憾。”

虽然离开了教师岗位,但老人非常关注下一代教育。“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不知道怎么去联系贫困孩子,就汇钱给红十字会。”

捐款很大方生活很节俭

“每月汇款要坐两站公交车,再走路,家门口就有一家银行,但那家银行,汇款要5 元钱,所以我不去。

对孩子的爱,延伸到了老人的喜好上。老人家里随处可见很多玩具,猴子、小熊、兔子、娃娃、鱼儿……各种材质的都有。

记者原以为,这些玩具是老人的孙儿们留下来的,但老人却害羞地捂住了脸,“你们不要笑话我啊,这玩具有的是我买的,有的是我捡来的,我消消毒就可以用了。看看这些玩具,我心情很舒畅。”继而老人又转变了口气:“这么好的玩具就扔了,多可惜啊,太浪费了。”

虽然捐钱很大方,但老人的生活却非常简朴,家里所有的家具都很老旧。“该花的钱一定花,不该花的一定要节省。每月汇款要坐两站公交车,再走路,家门口就有一家银行,但那家银行,汇款要5 元钱,所以我不去。”

老伴去世多年,如今老人一人独居,却把生活经营得有滋有味。她热爱劳动,在院子里种上了树和花草,放眼望去,一片绿色。“人活着就是要奉献,劳动也是一种奉献,我把小院打理得好,这就是美化环境了。”

“我只是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关心下一代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义务,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说这些钱也是国家给我的,我也应该用来回报社会。我希望孩子们能好好学习,有所进步。”老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