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剪影
初二 散文 425字 155人浏览 Rybulove

我们来过,我们走过。

——题记

时间是最让人无法捉摸的东西,它让我们都变得面目全非。那些愉快的,都太快。让我来不及去想现在。从呱呱落地到现在,再到未来的黑色葬礼,我们会经历多少?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很确定,那时的我已不会再是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条经历风霜雨雪的船,在出场后,一次次地更换自己的零件。只是到后来,这条日趋完美的船还会是那条船吗?这是个很深奥的问题,没有答案,没有教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我们来过,我们走过后,总会留下一些类似海水蒸发后留下的大抵似盐一样的物质,它会证明,会宣告。我们,来过,并已经走过。我们的人生无法掌握自己的长度,不知会去向何方。不过还好,我们还可以改变它的宽度和厚度。让它成一个看似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在落地的刹那粉身碎骨。这就可以在我躺下后,在他们或真或假的悲伤中得到我的印迹。在那一句句或许真诚,或许虚伪的悼念诗中,微笑着结束我的此生。而我的一切都只由后人来渲染,我不知,别人也不想。是应该亦是讽刺。

那就这样吧,结束。或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