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爱你
初三 记叙文 970字 767人浏览 邹美嘉

我在这里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脱了自己

月亮像明光在漂浮的水面上发光

白昼日复一日彼此追逐

我在这里爱你

而且地平线突然隐藏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

我仍然爱你

陈冠宇的钢琴曲,原唱penny ,那个站在街角的女孩,《街角的祝福》。却异常喜欢那个读“我在这里爱你”的女声,看了资料,只知道她叫“vivian ”,模糊不清的名字,但是又那么清脆和纯粹。

她最后说,“我仍然爱你”。

有时候命运太过华丽,一转身,已经记不起你的容颜。

一直在想,感情对我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许不止我,有许多,许许多多和我一样的女孩子。记得才说起,太聪明的女人又过于冷淡,那么怎么一瞬就委婉起来?

其实半瞬就够了。

企图用一种感情来弥补另一种感情,总是徒劳。如同食物对寂寞的人,填饱了胃,填不饱心。于是一直开着这首钢琴曲,听见一个执着的女声在风吹过来的时候轻轻地说,风解脱了自己。

我坐在高脚凳上,在钢琴声音涌上来的时候,也开始轻声念,我说,月亮像明光,在水面上发光。我按照自己的方式,用并不清脆甚至孩子气的声线,渴望迸发动人的效果,于是最后我只好也说,我在这里爱你。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住,听时钟在房间滴答滴答的声音。躺在窗帘背后的床上,感觉时间像某种利剑,横穿了心脏。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喜欢上了对这镜子里的那个女孩说话,那么自言自语,是不是可以算是一种病?只是我不唱歌,从不。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闭着眼睛站在舞台的中央,用我的歌声,抵抗黑暗。但是倔强比黑暗还要坚强,沉默是最好的自我保护方式。直到有一天悲哀地发现,自己再也唱不出一个字。

人鱼在失去歌声的刹那,是不是更加渴望陆地的阳光?我只知道我从此喜欢上了在太阳的照射下睡觉,而在夜幕中醒来,于是拉开了房间所有的窗帘。

我看见过满天的星光,在地面一千八百米的山顶。于是你对我说,会带我去见更加广阔的天空。

如果承诺只是因为没把握,那么在我听来,这语言却是如此优美。

其实你可以许我承诺,也可以许我谎言。只是承诺太重,谎言太幻,而你又太聪明,于是到最后,我什么都不留。

可是我的身体在哪里我的心又在哪里?只是突然明白过来,不必再说什么。摊开手心,发现什么都没有。

我还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念完了“我在这里爱你”,最先感动了自己。

其实,许我一个谎言,只是一个谎言,也好。

地平线突然隐藏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

我仍然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