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时光
高二 记叙文 1326字 61人浏览 素心蝶衣

唐和几个朋友在芳草街PUB组的乐队叫做童党,这使我想到多年前的自己,不谙世事年少无知。那些儿时的伙伴,那些刻着稚语痕迹即将坍塌的围墙。如今,留做年华里的种种过往。嘉陌说,白驹过隙,如是而已。我总在想后四个字,该感慨的是稍纵即逝的流年,还是多愁善感的自己?

在冬日庸懒的午后,捧着黄澄澄散发着丝丝香味的橘,吮吸着缕缕阳光,总感到不再存在于世。总会在不经意间念起,“我的小时候,吵闹任性的时候,我的外婆总会唱歌哄我……”F说:“当对眼前的事物失去好奇心,对往事追忆不停,这就进入了衰老期。”然后拿斜眼瞄我,我含笑侧身想起多年前自己写过的句子,年华疾速苍老且毫无征兆。“17岁看莉莉周,18岁就该是梦旅人了。”其实早在学会成长之前我已经学会了苍老。蓦地将手中的橘子瓣塞进嘴里,咀嚼着,舌间所触及:甘甜而酸涩。仔细回味,唇齿间遗留的一抹香气。

我总是在恍惚间想起奥黛丽·赫本经典的黑白裙装,在《罗马假日》里未曾修饰干净的面庞。我总是在想若是当时她未曾遇上纪梵希,可能那些经典的剪影便不会出现;若是三宅一生不曾去过巴黎或是没有联想到埃菲尔奇特的造型,一生之水也不会有如今令人啧啧称奇的轮廓;若是梦露从未尝试香奈儿5号,也不该有“我只穿香奈儿5号入睡。”这句令人难以忘怀的语录。F说,所有的假设针对现实又都是不成立的。我只是在说偶然,在想机缘,在猜经典。所有经典的造就都归咎于巧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至今日,我绝不会再在半夜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袭白衣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游荡;绝不会再在半夜偷扯上铺同学垂下的被子还一边高歌着“拔萝卜”的调子;绝不会再在钱包丢掉以后,和XX死皮赖脸的到处蹭饭吃;绝不会再和哥们儿几个约好集体缺席扫除,留下卫生组长可怜巴巴的一人值日;绝不会再在忘带校牌的时候,昧着良心在登记本上写上令人倒胃口的隔壁班XX的名字。如今想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如此邪恶……F也感叹到,若是这样,以后我也绝不灰再往你帽子里扔瓜子壳,绝不会再往你桌子上粘嚼过的泡泡糖;绝不会再在做操的时,趁你不在往你豆奶杯里塞我吃过包子的塑料袋……

每次画水粉,我总会犯下同样的错误,把所有的东西都画的清清楚楚,凡是眼所见的能够触及都尽可能的画下。老师说,这是个高智商的错误,凡事都有虚实,远景就像是往事犹若隐藏,时而清晰又时而模糊。我总是把所有的都看的太过透彻,正如自己死抓着过去不放总是凭空吊念一样,这是一种隐晦的关于朦胧的哲学。

曾经的他们离我远去,淡出我的视野。在世界的某个地方过着再也和我没有交集的生活。习惯那些“后生”用调侃的语气唤我作老麽麽,身在高四,所有的心气都大不如前。一接到身在异地念大学的朋友打来的电话,首先是激动的说话说道哽咽,然后又旁若无人的摆出“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气势,酸涩的应着:“姐们儿我活的倍儿精神。”我真的很孤独,我空白的高三,我惨淡的生活,反复纠结着那些缠绵的情感在某个难以触及到的角落里晦涩的可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还玩游戏,简单的Q版三国。不关心升级与否不关心装备优劣,奉行着“不会别的会砍人就行”的原则。在拥挤的线路里,一到紧张时刻就会卡机,像是按上发条,机械化的僵硬,旋不休。然后就像时光倒流,回到原点。我反复享受着这样的过程……

发条的时光,收不住的过往。

如是罢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