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怕爱的围城
高三 散文 1053字 311人浏览 lly730228

钱钟书是个睿智的人。一部《围城》活化出一群落魄知识分子思想意识形态与心理的病态。一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内的人想突出来。‘’便是对人生,事业,婚姻的最好诠释。现在,我想谈谈爱的围城。

大学问家王国维先生认为诗人之于宇宙有入与出。但爱又何尝不是呢?不是每个人都像钱钟书活得如此坦然,真挚,“没有为自己修建围城”。“冲进去”便是入,“突出来”便是出。

张爱玲义无返顾地冲进去了。她欣赏胡兰成的才情而不知不觉地堕入胡兰成为她张开的网。他像罂粟一样蛊惑着她而使她看不到他巨大的人格缺失。有人说张爱玲是能为爱而对一切苦难甘之如饴的。她不远千山去找胡兰成得到的竟是对爱的否定;她要在民族情意中否定胡兰成;她承受着重负把自己交给了另一个人。但她还是走不出她为自己和胡兰成修建的围城。所以她把自己的才情耗尽,放纵自己化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没有走出围城的张爱玲是不幸福的。因为她”只把一生的心托付给一个人”。如果灵魂不死的话,我有理由相信,她还是不愿意却不得不想起那个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有很多人像张爱玲一样固执地冲进为爱修筑的围城,但能像张爱玲一样固执不忘的人却很少,也许翠翠是的,但她毕竟是虚构的。曾听说有一个德国姑娘为季羡林终生不嫁,但愿她也能像张爱玲一样“即使不幸低到尘埃里去,却依然幸福地开出一朵花来”。而能从爱的围城突围出来,同样不易。

有些爱需要突围是因为不爱了。他们也许经得起风雨,但却经不起平凡。像电影《大城小爱》所说的,”我们认识得太快,相恋得太快,却也厌倦得太快”。这种爱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他们需要突出,但灵魂却也要承受太多的重负。有些作家也意识到这一点,比如列夫。托尔斯泰。他在《安娜。卡列尼娜》中写到了这一点。福伦斯基厌倦过安娜。他或许解脱了,但精神却要一辈子赎罪。这样的突围并不容易。

有些爱需要突围是因为他们的爱太强烈了,引体向上要接近太阳。他们要突出爱设下关于阶级的围城。有些爱突不出,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灵魂“太骄傲或是太荒凉”。因为突不出,所以小二黑只能爱同一堡垒的翠翠,王贵只能爱李香香。有些爱突出去了,比如张恨水小说《金粉世家》中的金燕西和冷清秋。这种爱的突围要有对爱的含泪的肯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英国着名的勃朗特姐妹对爱有不同的举动。夏绿蒂的爱能出世,“遵守上天平等的原则”她在自尊面前宁愿不爱。而艾米莉的爱是入世的,“即使被抛入深渊,承受着重负,也要说出对爱的含泪的肯定”,这种爱是任何环境所无法从根本上阻挡的。

我想,对于爱的围城而言,无论是入还是出,都要把持好理智与情感的平衡。

惠安嘉惠中学611高三:王巧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