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凄惨惨戚戚
初二 其它 1305字 156人浏览 友川夏言

“半抹红颜笑,姿韵犹存”。这是明蔚的父亲在一幅画中题的字。画中的妇人望着襁褓中的孩子微笑着,随时倦容满面但妇人的眼里却充盈着对怀中熟睡的孩子的爱——妇人任由它灌满眼眶,直至它溢出,流淌在她憔悴的脸颊。画中的妇人是明蔚的母亲,而画中的婴孩便是明蔚。而今她已步入了人老珠黄的阶段。

明蔚每天都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幅由他父亲题字的画,看着画中的母亲,心似歇斯底里地吼叫着,而房间里却只有万籁寂静。明蔚每天都会回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以唤醒自己对母亲、对家的记忆。倏地,房门外“砰”的一声关门声,使明蔚陷入了过往的漩涡里。这总是一个令人战栗的时刻。

1940年抗日战争仍未结束,明蔚一家仍处在日寇的监管范围内。他们一家三口在那段时期就开始深居简出,只为躲避鬼子的搜查。他们本天真地以为只要不犯事,“三光”政策就不会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犹如深囚在地牢中无知的犯人一般等待黎明的到来。但事与愿违——终于,他们大难临头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天,他们家的门被日寇踹开了。“砰”的一声,日寇冲进来了。明蔚的家本来就不大,里面还挤进了一个方队,这只让人能感到威迫利诱和窒息的前兆。当他们推开院子里的门时,发现明蔚正在捏泥人,而明蔚的母亲正在织着寒冬要穿的毛衣,明蔚的父亲则在百无聊赖地抽水烟,优哉游哉。一股着实诱人的烟丝香萦绕在空方的上空久久不能消散。明蔚的父亲看见鬼子离他咫尺之遥时,他慌忙地把吸入口中的烟呛了出来,水烟枪也滚落到地面。方队中的一个日寇喊了句“八嘎”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此刀刺入了明蔚父亲的胸腔,接着又是一刀。随即便是一片混乱。明蔚也被日寇刺了一刀,幸而刺得不深,又被人救出焚屋得到救治。而明蔚的母亲在与鬼子的争执中被鬼子强行带走。她挣扎了一番,只渴望挣脱束缚去抚摸、亲吻自己5岁的孩子明蔚。

她望眼欲穿,但她确是没有这个能力,她所做的完全无济于事。最后她释放出了一声嘶吼:“明蔚,等妈妈回来……”这是一种比余音绕梁还要高的境界。她不知道明蔚是否听见,只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孩子出生前为孩子将来的设想都是杞人忧天,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明蔚还没有死,她撑了下来,她用倒在血泊里的身躯坚持了一分钟,两分钟……明蔚吃力地睁开了她紧闭良久的双眸,哭着喊道:“妈妈,你在哪里?妈妈……”直到最后,都没有人愿意告诉她她妈妈的下场是什么。

明蔚想到这里,不禁潸然泪下。她的眼神中包含了惘然若失和劳累倦怠。与芸芸众生相比,对她来说已是恍如隔世了,自己的一生早已在不知人情的那天匆匆结束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明蔚拂去梳妆台前的尘埃,看了看自己——芳华已逝,不过是残花败柳罢了。在镜子中,她渐渐寻到了母亲——她是一个并没有沦落到妄自菲薄,却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气女人。明蔚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画,或许她不像那些风尘女子一般,在她的身上只存在“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清秀倩影。明蔚心血来潮,拿起书桌上蘸了墨的毛笔,在那幅画上写下了属于她的文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而这,只是明蔚的一时兴起。

“叮”的一声——是瓷器摔碎的声音。明蔚一锁眉,随之便释怀地笑了。那是因为明蔚始终不知道她的母亲是受尽凌辱之后,被绑在木桩上活活被烧死的。